奇珍異獸一鹿頸


秋高氣爽﹝其實已經入冬﹞,又家住新界北,放假最好踏單車。昨日原本約好昌哥及龍哥於四點半出發,直入大美督看日落兼吃晚飯。但因為昌哥事忙,延至五點半才出發,趕不及看日落,而龍哥又要早走,真有點掃興。

一如以往,我們經村路到大埔,再轉入汀角路往大美督,總共用了一小時十分。到達時已入黑,龍哥稍事休息,又要馬上回程。我與昌哥則在著名的「忠誠茶座」吃泰國菜。我們點了三個菜,分別是波羅雞肉炒飯、泰式炒金邊粉,及豬肉生菜包,都好吃。埋單只是一百五十,不算貴。

由於昌哥奉老婆大人之命,要在十點前回家湊女,沒時間上大霸,唯有沿鹿頸歸家。這是一條崎嶇路,有上有落,非常吃力。我之前未踏過,但昌哥是識途老馬了。想當年,他跟戰友踏著GT,由上水出發,經大埔到大美督,再由鹿頸到聯和墟,全程高速快放,個中體能,等閒之輩休想企及。

由於我前日才由沙田跑入粉嶺,體能未完全恢復,今次挑戰鹿頸,事前也有點擔心。但考慮到沿路折返,真係有點悶,走新路,有新刺激,於是硬著頭皮一試。好可惜,在第一個長命斜已經頂不住,要落地推車。無辦法,真係太斜了,如果一開波就用盡體力,恐怕之後連推車的氣力也沒有,要call白車。

推了大約七、八分鐘,到了平路,於是上車再戰。我一邊喘氣,一邊問昌哥:「之前的長命斜排第幾?」他說:「論斜度,排第一;論長度,排第三。」「Oh,My God!」幸好我有長跑底子,體能超乎常人,加上那碟炒飯開始發揮作用,到了第二個長命斜時,我已經不用推車,可以一鼓作氣踏上去了。

當然,講到速度,自然快不到那裡,始終我踏的是普通消閒車,不像昌哥那架,是名廠GT,唯有請他放慢一點了。過程雖然辛苦,也絕對值得,因為夜色實在太美,即使過了十五,月亮仍大而圓,在山嶺而出,把一片湖面照得銀光閃閃,令我想起貝多芬的那個「月光小故事」。

我們走在馬路上,因為夜晚,車極少,尚算安全。在過了最長的一個長命斜後,是另一個長命斜,不過是向下,昌哥一馬當先,絕塵而去。我無經驗,在彎位時稍為收油,但速度仍極高,時速起碼五十公里,非常過癮。如是者衝了差不多五分鐘,可見長命斜之長,如果是逆走,恐怕會踏到斷氣呢。

就在長命斜的盡頭,有近十頭牛躺在路上,牠們見昌哥迫近,立刻四散。我跟昌哥有五十米距離,也開始減速,此時有一個黑影以極快速度在我面前閃過,再消失於叢林中。據其形狀,應是一頭大野豬,比平時在新聞片段中見到的更大。感謝主,牠只是「路過」,沒有襲擊我,算係執番身彩。

我們繼續出發,過了烏蛟騰,進入鹿頸。此處的路較平坦,我們將車速提高,且共肩而行,希望趕及十點回家。突然昌哥「嘩」的一聲叫了出來,車頭一晃,幾乎向我撞過來。我立刻剎車,問他發生甚麼事,他說剛才輾過一條大蟲,非常嚇人的,我們回頭察看,果然發現一條足有半截手臂長的大蜈蚣攤屍在路上,近頭處有少許凹陷,不知是死是活。我用碎石擲牠,見仍有動靜,怕其家人前來報復,於是用手機替牠影張遺照後,立刻離開。

一路上,跟昌哥談起童年往事,他表示以前住在坪石一帶,每日清晨都跑到山上呼吸新鮮空氣。那時候,大陸還未開放,沒有廢氣隨北風南下,不像現在,終日不見藍天﹝最近一年好像有點改善,或許是中央的環保政策初見成效﹞。我又問他是否拍狗,他說不怕,因為幼時經常被狗圍,最激一次,是八歲那年,被十幾廿隻狗重重包圍,他只手執一塊石頭,跟惡狗對峙,最終和氣收場。哈,難怪他現在那麼大膽了。

一小時後,我們轉入沙頭角公路,由於路面多車,我們改踏行人路。沿途不時有狗吠,不理了。在經過一枝燈柱時,我們又剎停,昌哥話見到一隻甚麼東西依附在燈柱上,走近一看,原來是一隻樹蛙,可能牠把燈柱當成一棵樹了。因為時間關係,我們怱怱影過一張相又走人。過了十分鐘,我們已隱約見到「聯和墟三寶」,終點近了,但已過十點,昌哥又要先去上水鎖車,我們唯有分道揚鑣,各自回家。

期待下次三人行,夜遊單車河,或許是十二月尾吧。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