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療法


Bruce Head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明表示,美國汽車業遲早式微,政府干預,只能治標,不能治本。克魯明是新凱恩斯主義者,一向支持政府擴大支出,刺激經濟,如果連他也對援助方案有保留,可見汽車業已經病入膏肓,無得救了。

好明顯,援助與否,是一個政治決定,與經濟效益無關。如果車廠倒閉,數百萬人將會失業,要靠救濟過活。他們永遠都會記住,是政府見死不救,自己才會落得如此下場。下次大選,就是報仇的時間。站在政府的立場,這個潛在威脅,比萬里之外的北韓導彈更甚。

不過,受失業問題困擾的,又豈止美國?即使經濟增長冠絕全球的中國,失業問題一樣嚴重,據「最保守」的官方統計,今年底全國將有九百三十萬人失業,其中不少是民工,他們沒有戶籍,也沒有社會保障,生活非常艱苦。跟美國工人比較,誰更可憐?

中國名義上是「社會主義」,其實比美國更加「資本主義」,起碼遵守遊戲規則,願賭服輸,不像美國,輸打贏要。所謂「美式資本主義」,根本就是掛羊頭,賣狗肉!

美國若想改善形象,就要拿出勇氣,接受當年強加於東歐的「震撼療法」。不是說笑,「震撼療法」一敗塗地,是因為東歐缺乏社會保障,無法承受改革的「陣痛」;一如做手術沒有麻醉藥,結果如何,大家心照。美國不乏麻醉藥,可有勇氣一試?

原文刊於AM730 08年12月10日號P.6「新國富論」欄。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