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展望


Bruce Head前日是除夕夜,有近四十萬人到維港兩岸觀賞煙花,送舊迎新。從新聞片段所見,街道滿是倒數人群,場面熱鬧一如往年,未見金融海嘯有何影響,實在難得。新年到來,有幾件大事值得關注。

今年是「建國」六十周年,也是「六四」二十周年,加在一起,是一個大挑戰。中國有十三億人,穩定壓倒一切,是可以理解的。問題是,金融海嘯餘波未了,經濟增長不容樂觀,萬一「保八」不成,隨時引發社會動盪,後果可大可小。

另一方面,中國是五千年文明古國,但「建國」至今只有六十年,比亡國二千年的以色列還要少一年,而中國從未亡國,又何來「建國」?到底「國慶」應該如何計算?是「解放」後?是辛亥革命?還是秦滅六國?這個問題非常有趣,大家有無想過?

放眼世界,今年也是別具意義。遙想二十年前,柏林圍牆一夜倒下,鐵幕不再,冷戰正式成為歷史。由那時開始,私有化大行其道,把不少國企殺下馬來。世人以為,社會主義已經玩完,將來是資本主義的天下。殊不知二十年過去,時勢逆轉,竟然有跨國企業主動獻身,要求國有化,如此奇事,事前根本不能想像。

不要忘記,今年也是二戰爆發七十周年,回顧這場浩劫,我們學到甚麼教訓?將來還會爆發世界大戰嗎?有機會一定跟讀者詳談。

原文刊於AM730 09年1月2日號P.4「新國富論」欄。

Advertisements

新年展望” 有 7 則迴響

  1. 辛亥革命推翻了帝制,把中國帶進了全然不同的共和國體制,也可以說是「建國」吧。不過,現在這個「建國」紀念,可是本質上有所不同的東西了。

    二十年後的「六四」,中國大學生大多有手機、用互聯網,資訊流通比當年好一百倍。如果再引發出類似社會動盪的話,結果一定開大。到時相信第一個被暴力震壓的目標,會是電信網通移動聯通的機樓?

    以後的世界大戰,模式應該和以前那兩次都不同。除了借別國為戰場的proxy war之外,還有在互聯網上的cyber war吧。

  2. 現在的國慶,以「解放日」為準,實在沒有道理。辛亥革命是分水嶺,但政治不正確,不太可行。退而求其次,以秦滅六國那一年為國慶,最有說服力。

    其他的,遲些還會再談。

  3. 中國歷代一向沒有國慶﹐以皇帝登基的日子作識別。共朝先後有四個皇帝﹐先有老毛幾幾年﹐然後小平幾幾年﹐然後澤民幾幾年﹐同埋現在的胡溫幾幾年。

  4. hevangel:

    所謂年號,始於漢武帝。《漢書武帝紀》說:「武帝建元元年,師古曰;自古帝王,未有年號,始起於此。」

    年號象微皇權,充滿「家天下」的意識。辛亥革命前,以年號紀年。辛亥革命後,以民國紀年,這是「家天下」的遺毒。今年國慶,我自會為文贈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