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無價


Bruce Head香港藝術節後日開鑼,今年是三十七屆,經過多年努力,早已打響名堂,在亞洲享負盛名;平均入座率為九成以上,門票收入超過三千萬,佔成本一半,成績非常驕人。

當然,數字不代表一切,行內人都知道,藝術節一如書展,趁墟者為數不少。若撇除藝術節的名牌效應,本地藝團大多艱苦經營,特別是粵劇界,只靠長者支持,恐怕捱不了多久。

有人建議,政府應該提供更多場地,例如將新光戲院買下,供粵劇界永久使用。但空有場地,沒有觀眾,一樣無用。根本問題,是觀眾不斷流失,以致供過於求,是以為難。

如果藝術是商品,任其自然淘汰,完全無問題,一如哈迪斯不敵麥當勞,沒人會可憐。但藝術不是商品,也沒有代替品,若遭淘汰,實在可惜。我身為自由派,也認同推廣藝術,政府有責。但責在何處呢?若由政府包底,恐會助長苟且之風。

可行之法,是引入等額配對,即私人捐一元,政府配對一元。此舉既可鼓勵藝團自力更生,又可推動民間的捐獻風氣,可謂一舉兩得。提倡等額配對,非要排斥直接資助,而後者對中小型藝團尤為重要。我只相信,兩者若能並行,有望打破現時的悶局。

不信的話,可以參考大學界,自從有了等額配對,捐款數字屢創新高,動輒以億元計,值得藝術界借鏡。

原文刊於AM730 09年2月4日號P.2「新國富論」欄。

廣告

藝術無價” 有 13 則迴響

  1. 有場地沒觀眾,只會製造更多的大白象。粵劇等小眾藝術所需要的,是現代化的包裝。推廣藝術,政府可能有責,但這個責任應該外判給4a廣告公司。

  2. 香港管弦樂團於去年聘請歌手李玟的胞姊李思林擔任市場推廣總監,後者在流行樂壇打滾了超過十年。但幾個月來,未見有任何新搞作,就連舉辦了兩年的「港樂‧星夜‧交響曲」也停辦了。平時入座率亦未見有大改善。

    早前港樂上演馬勒、布魯克勒及華格勒的音樂會系列,我沒有買飛,聽聞入座率麻麻。以上三位老兄已不算太「難聽」,但本地聽眾仍不太接受,何況前衛樂派的甚麼無調性音樂?

    講開如何普及粵曲,可能要走古典音樂的crossover路線,像昔日的三大男高音,或今日的sarah brightman、Il Divo等等。不過,肯定有粵曲老前輩反對。

  3. 真係日頭不要講人,今日看報紙,李思林剛亂職了。有說她上任時,撞正金融海嘯,入座率下跌,她承受好大壓力,最後離任。不知是真是假。

  4. 市場推廣總監最重要的工作,其實是管理預算。有創意的推廣意念,都來自廣告公司。要有效推廣古典樂,需要的是有能力將將古典樂與流行文化融會貫通的人。有這種條件的人,在流行音樂界未必找得到。

    馬勒、布魯克勒及華格勒,對未接觸過古典樂的人來說並不「容易聽」吧。大部份的香港人對音樂的文化和歷史背景不熟悉,也是另一道不容易逾越的門檻。要在香港推廣古典樂,我覺得交響情人夢的選曲,絕對有參考價值。另外,也應該考慮多找找gustavo dudamel等年輕、有型又有料的人來指揮和表演。雖然港樂的edo de waart非常有料到,但他實在沒有擴大古典樂聽眾層面的吸引力。

    要普及粵曲,crossover是一個可能性,但我實在看不到在廣東的戲曲學院裡面,會收埋幾個像Il Divo那樣靚仔有型的小生、文武生。或者,廣東會出現一個像陶吉吉那樣,自少受傳統戲曲薰陶,能夠把古舊音樂風格重新包裝變成流行樂的人吧。

  5. Dear 薯,

    Sorry to trouble you. And so sorry for posting this message under a totally unrelated post.

    I don’t know if you or your readers/friends watch or like Korean TV shows. But a dedicated fan of Korean TV drama and a fan of Park Shin-yang (朴新陽) has created a blog, Facebook group (both under the name: Counter Ban for Park Shin Yang), plus email campaigns to try to reverse an unjust permanent ban preventing Park from working in future Korean TV productions.

    This permanent ban was initiated by the Corea Drama Production Association (where many Korean production companies are a member, sometimes referred to as Korea(n) Television Drama Production Company Association (KTDPCA)).

    Please help spread the news of the site ’Counter Ban for Park Shin Yang’ if you can. The blogger has been putting a lot of time and effort in organizing a campaign to try to help 朴新陽 to be able to work in Korean TV again.

    The site has recently been reported in Korea Media: DongA and one of the biggest portals: Naver! (See below blog for more details.)

    http://cb4py.wordpress.com/

    Thanks a million.

    Please delete this comment if you feel offended, I just feel so bad by how unjustly Park (朴新陽) has been treated by the Korean producers association and felt that I had to try to help more.

    Again, so sorry for posting under a totally unrelated post. My bad.

  6. hi kempton,

    我諗呢個世界上韓劇如果消失,薯會係其中一個最開心o既人。

    btw, we know nothing about this Park, what I can do is merely let your post stay, sorry.

  7. tzigane:

    哈,我還以為市場推廣要兼顧廣告創作添。

    你說得對,推廣古典音樂這項工作,不能交給流行樂壇的人去做。沒有深厚的音樂修養,不可能肩負這項重任。

    講到樂風,華格納雖然複雜,但旋律不俗,特別是序曲,真係幾好聽,即使不了解其內涵,也不怕悶親。馬勒比較冗長,但也有感人片段,不過,我不太懂得印賞。至於布魯克納,真係無能為力,只能敬而遠之。但相比之下,我也寧可聽上述三位,也不要荀白克之類。

    Edo de Waart真係有料到,我近年少聽港樂,由他指揮的,只聽過一場,還要是新伊館的交響情人夢音樂會,但當晚水準令我留下深刻印像──樂團工整,層次分明,銅管更是一流。特別是貝七的第四樂章,我竟然聽到平時沒留意的聲部,令我想起Celibidache。

    戲曲crossover是可行,但有點難度,人才不足是其中之一,主要是華人比西人保守,很難接受crossover,覺得是離經叛道。

    至於古典音樂crossover,其實早已有之,即輕音樂,或情調音樂,例如上世紀有三大樂團:Paul Mauriat、James Last、Annunzio Mantovani。還有我的偶像Richard Clayderman,他是我的古典音樂啟蒙老師之一,我夠膽講,我所擁有他的唱片,在全港應是數一數二。

  8. 荀白克當然不行了。華格納的音樂其實不難入手,但他的曲目對香港聽眾來說實在太長了。如果只奏序曲的話,就連基本的context也失掉。馬勒不但太長,也太有深度,趕客的機會遠比留下聽眾的機會高,布魯克納就更甚。讓我選的話,我會選比較平易近人的rachmaninoff和柴記。

    n年前edo de waart曾來到我參與的樂團當客席指揮。只能說,整隊樂團的級數,好像突然提升至另一層次。此中起碼有一半是因為大家仰慕他所以特別落力,但他對樂曲的詮釋、各樂組的指示和vision,明顯的是非同凡響。那一天我才發現,指揮的角色究竟有多重要。

    古典音樂crossover已經是很成功的format了,但中式藝術在這方面還是不成氣候。除了保守之外,老化也是另一個大問題。你看八和會館,十幾年後還要請阿姐出山領軍。沒有新人,又怎會有新的改變?

  9. 柴記可以,但拉記太沉鬱,旋律又不及柴記吸引,一般門外漢未必喜歡。老實講,我也不太喜歡拉記的音樂,當然,論易聽,總好過馬勒或布魯克納。

    我估計,Edo de Waart應該是樂團訓練大師,不論風格,只論技巧,有點像Karajan、Szell、Reiner、Kleiber﹝父子二人﹞等等,有本事將一隊平平無奇的樂團,在短時間內提升至另一層次。我有一張Szell指揮LSO的水上音樂及皇家煙火的唱片,第一次聽,我完全不相信那是LSO,銅管像Cleveland,弦樂像Philadelphia。

    講到普及粵曲,相信比普及歌劇更困難,因為歌劇有動聽的詠嘆調,撇除唱腔,單聽律旋,跟流行曲分別不大。但粵曲沒有詠嘆調,且唱腔比歌劇更「古怪」,年輕人很難聽得入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