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問責


Bruce Head醫管局發表報告,指明愛醫院見死不救,有兩名高層須要負責,即時凍薪凍職,為期十四個月,到時若無改善,則會延長處分。據蘇利民所講,這已經是「嚴厲懲罰」了。

若在私營機構,因為疏忽而失去一單大生意,輕則降級,重則炒魷,絕對無情講。但在公營醫院,見死不救的懲罰,竟然只是凍薪凍職。不禁要問,在官僚眼中,人命到底值幾錢?

我明白,官僚也是人,也會犯錯,但錯就要認,打就企定,像今次事件,由於涉及人命,更應嚴懲,藉此殺一儆百。可怒醫管局偏袒自己友,低調處理,企圖大事化小,如此問責,真是天下奇聞。

要令官僚真正問責,關鍵在於民主。香港沒有民主,所謂選舉,都是小圈子,除非五十萬人上街,否則官僚話之你死。不過,民主不是萬能,美國有民主,但無礙布殊連任;台灣有民主,也無阻阿扁誤國。

民主以外,還要靠市場,因為效率較高。當然,市場也不是萬能,一樣會犯錯,但市場有樣好,就是賞罰分明,即使強如雷曼,也可以一夜破產。若不是政府幫拖,三大車廠亦早已歸西。

高舉「小政府,大市場」,非要趕絕政府,只想政府少做少錯。現在港府為了救市,大灑金錢,本來無可厚非。但我們要有心理準備,日後審計署發表報告,肯定會觸目驚心。

原文刊於AM730 09年2月20日號P.2「新國富論」欄。

廣告

如此問責” 有 16 則迴響

  1. BHK

    講到政府,如果是45-60歲的低級公務員,他們不怕凍薪凍職,因為都只知冇得升等退休就更加爛命一條

    升得到高級的話都就快退休,都自知極限是甚麼級數一樣不怕凍薪凍職

    只有30-40歲的中級公務員才會覺得冇得升等於判死刑,因為升又冇得升走又走唔到

  2. 就算有真正的民主制度﹐罰都係罰政黨委任的部長﹐公務員一樣有防火牆﹐罰唔到埋身。

    殺一警百是中國人才有觀念﹐有違西方正義論中的公平理念。賞罰必需要有規則可尋﹐而這個規則必需要事前公開﹐不能事後追加。而且對每一個人也相同處理﹐不能第一個人犯就罰重些。就算今次有死人又點﹐可以用什麼理由去罰﹖

    另外如果動不動出重罰的話﹐只會令公員不做不錯﹐更加抱實指引當護身符。

  3. BHK:

    其實中級公務員都幾爽,月薪起碼有二、三萬,地位亦比較鞏固,不像初入職的低級公務員。不過,後者在商界亦沒有甚麼優勢,打政府工,始終是較好選擇。

  4. 醫院因循苟且,見死不救,事後總監拒絕認錯,指為「符合指引」,沒人要負責,直至群情洶湧,才打倒昨日的我,承認錯誤,如此表現,只是凍薪凍職,你認為合理?

    見死不救,是否官僚得有點冷血?

    事發之後,初則抵賴,抵賴不了,才肯認錯,是否誠信有問題?

    加在一起,就算不革職,也是否應該減薪降級?

    不過話又說回來,政府跟商界始終是兩回事,不能動輒將商界那套賞罰制度用在政府,所以才要「小政府,大市場」,只求政府少做少錯。

  5. 總監衰低能o者﹐一早就應該將隻鑊瀉落指引到﹐一於拉全世界有份制定指引的人落水。指引錯晒﹐人人都有錯﹐咁就即係人人都冇責任喇。最多咪討檢指引﹐寫一大堆冇人睇的報告囉。

    制度本身就是冷冰冰的東西﹐見死不救是那個黑仔的前線員工﹐同高層沒有關係吧。高層衰事後傳媒公關做得不好﹐不用減薪降級咁嚴重吧。

  6. Clayton

    一篇報章,事發後起碼一個月說
    「當時如果有人不照程序做事,救到人就好;救不到又被炒了有誰同情」

    指引不就是總監寫的?

  7. 寫了篇正經的回應﹐轉貼過來。

    醫管局發表早前明愛醫院見死不救事件的報告﹐裁定兩名高層需要為事件責任﹐接受未來十四個月凍薪凍職的處分。網上對這個判決有不少異議﹐認為事件做成人命損失﹐只是凍薪凍職刑罰太輕。他們認為至少也應該要減薪降級﹐有些人甚至認為應該要革職殺一警百。也許人命關天難免群情洶湧﹐也許事發高層的詭辯的確令人髮指。只是因為我們看不過眼﹐便對犯錯的高層處以極刑﹐又是否合乎公義原則呢﹖

    殺一警百是嗜血的中國人獨有的觀念﹐這有違西方公義原則中的公平慨念。根據公義原則﹐任何賞罰必需要有規則可尋。這個規則必需要事前公開﹐不能事後因應民情去追加。若果對賞罰規則作出改動﹐加重某些行為的刑罰﹐也只適用於改動後的犯錯﹐不能追逆至已經犯了的錯誤。最重要是對每一個人也相同處理﹐不能因為是第一宗案件便罰重些﹐又或者只高調針對某些犯事者﹐必需要給所有犯事的人相同懲罰。今次事件很不幸有病人失救﹐但是根據醫管局的內部指引規條﹐又可以用什麼條例去重罰高層呢﹖

    嚴格來說高層並沒有見死不救﹐犯下見死不救大錯是那個不知變通的前線員工。誠如醫管局報告所言﹐高層犯的錯誤是處理緊急事件的表現及管理手法有問題。說白了便是他們久缺傳媒公關常識﹐堅稱醫院按指引辨事沒有什錯﹐出事後胡亂說話引起公憤。其實高層當日只要把矛頭指向指引﹐承諾會檢討和改善指引彊化的問題﹐便可以避過這一場公關災難。把犯錯的責任全推在指引身上﹐把所有曾經參與指引的人拖下水﹐於是所有人也有份犯錯。不過人人犯錯等於沒有一個人犯錯﹐於是沒有一個人要負上責任﹐把問題歸咎制度是最好的辨法。改革指引的善後工作﹐其實與醫管局報告的要求差不。﹐倒不如一開始便自己提出來做了﹐不用現在給醫管局責罰才做。

    其實群眾要求重罰﹐恐怕最後會弄巧反拙。若果動不動犯錯便要革職﹐醫院員工為求自保﹐只會少做少錯不做不錯﹐更加抱著指引當護身符。

  8. hevangel:

    他不但將責任卸給指引,還卸給消防處,因為死者家屬報警後,消防處未能於指定時間內派救傷車到達現場。而消防處解釋,由於路面擠塞,根本不可能準時到達。

    換言之,有人在醫院外暈到,與醫院無關,總之你打九九九,叫消防處遠水救近火,如果遠水未能及時到達,就是消防處的責任。此等官僚,真係罕見,應該列入極度瀕危絕種動物,送到動物園裡好好保護。

    話說回來,你認為殺一儆百是嗜血的中國人獨有的觀念,那麼美國人為了捉一個拉登,先後揮軍阿富汗及伊拉克,又算不算殺一儆百,做場戲給其他恐佈份子看﹝包括伊朗及北韓﹞?至於以色列最近狂轟加沙,又算不算殺一儆百,做場戲給其他中東國家看?

    所謂公平原則,政府可以參考,但不一定會跟。最常見的例子,是棄車保帥,不是炒你,而是迫你「自動辭職」。由於你是「自願」,也就談不上甚麼懲罰,更加無須考慮是否違反公平原則。這些例子,中外多的是。

    作為一個明智政府,最忌護短,例如日本財首中川昭一因為失言,「主動請辭」。其實麻生首相最初無意「炒他」,還要他好好保重身體,直至群情洶湧,才暗地裡跟他說,你識做啦。

    醫管局或許如你所言,考慮到甚麼公平原則,覺得他情有可原,於是把他留下,後果是,醫管局的明聲勢必進一步插底,繼而連累整個特區政府,這是極度愚蠢的行為。如果我是醫管局CEO,我不會炒他,但一定會迫他「自動辭職」,你死你事,不要連累我。

    反而那個小職員,可以免死,畢竟她所做的,確實「符合指引」,而指引不是她有份定的。

  9. 官僚本身是中性﹐清楚介定責任也是官僚的作用。若果因為塞車救護車來不及﹐那死者便是死於意外了。不論如何計算責任﹐以事發時的機制度計算﹐總不能算到醫院頭上吧。

    美國揮軍阿富汗和伊拉克﹐是出於戰略考慮。前者是中亞有重要戰略位置﹐後者則是中東的大油田。不過以色列狂轟加沙﹐和美國出兵也不算是正義吧。外國也有Machivilian﹐不過沒有人會說The Prince高的是公義吧。

    當然棄車保師是權術運用的一種方法﹐但你也不想醫管局變成政治是非之地﹐醫管局始終是技術性官僚機構。今次貪方便迫人辭職﹐換取一時的掌聲﹐下次還有人肯幫你辨事嗎﹖醫管局的權力來源並非民意﹐其權威是基於客觀的醫學和科學啊﹗一時的名聲與醫管局有何用﹐又不是popularity contest。

    就算西方民主國家﹐政府官僚系統也是如此運作。外國公務員有工會保護﹐賞罰更加要公正公平﹐政府不能拿公務員出來當政治羔羊。

  10. 有人在醫院門外暈倒,醫院沒有派醫生直接前往救援,而是叫病人家屬自行打九九九,要消防處遠水救近火,當遠水未能及時到達,你認為,這是「死於意外」,且「不能算到醫院頭上」?

    美國揮軍阿依、以色列狂轟加沙,不論背後有多少理由,都不能否認,其中一個理由是殺一儆百﹝特別是前者﹞,而你認為殺一儆百是嗜血的中國人獨特所為,反觀西方人最講求公平公正,未免過於以偏概全。

    再講,你強調「西方正義論中的公平理念」,但你又說,「指引通常是committee寫的﹐一大班人你推我﹐我推你﹐咁就大家就冇責任……人人犯錯等於沒有一個人犯錯﹐於是沒有一個人要負上責任」,敢問一句,這是那門子的「西方正義論中的公平理念」?

    相比之下,殺一儆百更加公正, 起碼那人確實犯錯,而你認為,只要牽連甚廣,就可以既往不咎,這是姑息養奸,既不「正義」,亦不「公平」。

  11. 唔~ 看來你完全不懂學術上“正義”與“公平”的定義。(其實不同學派有不同的定義﹐不過主要常用的來來去去是那幾個)

    我說committee寫就冇責任﹐是一句descriptive statement﹐不是normative statement。同樣美以出兵也是descriptive statement。根據主流的西方正義論﹐commitee寫就冇責任同美以出兵皆不乎合正義公平原則。

    殺一儆百本身是選擇性執法﹐並不乎合公平的原則。否則小市民犯法就殺一儆百﹐皇親國戚犯法就是不用殺的九十九﹐那公平公義何在呢﹖

    另外committee寫就冇責任﹐嚴格來說是同一個責任﹐一個人頂會罰得重﹐但如果分開一百個人頂﹐雖然每個人依然要負他那部份的責任﹐責任分得太細就變成追究也沒有用。總不成原本罰一個人凍薪一年﹐現在罰一百個人每人凍薪一個星期吧。

  12. 哈,如果你是那個醫院總監,事後以這番「學術言論」來回應記者,看看會有甚麼後果。

    做得高官,就要有「承擔」,因為手握重權,呼風喚雨,所以公眾對他們的要求會較高,即使小錯,也不能輕饒。像日本那個失言財相,最終被迫辭職,你可能覺得罪不至此,但日本人不是這麼看,因為財相代表國家外訪,一言一行,足以影響國家形象,其他人失言無問題,他失言就好大問題。

    同樣道理,醫院高層有份制定工作指引,現在指引害死人,這是人命呀,高層怎能卸責?但那個高層偏偏卸責,不但將指引僵化的責任卸掉﹝即所謂合符指引﹞,還將自己的責任卸掉﹝指消防處手腳慢﹞,這樣的無賴,絕對是官僚之最,如果不嚴懲,其他官僚就會有樣學樣,那還成世界?

    此外,殺一儆百並非你所謂的選擇性執法,而是某人犯錯,不是一般錯,而是犯大錯,又或明知故犯之類的錯,總之不能等閒視之,對於這些人,就要殺一儆百,其實就是殺給後來者看,又或殺給潛在犯規者看,警告他們,如果有人夠膽再犯,就會好似之前那人一樣,遭到重罰,絕不輕饒。尺度絕對是一致的。事實上,你應該聽過「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殺一儆百,當然沒有排除這一點。

    我舉美國及以色列的例子﹝前者出兵,是繞過聯合國的單方面決定﹞,都屬於我所謂的殺一儆百。還有美國當年向日本投擲原子彈,其中一個原因,也是警告蘇聯不要輕舉妄動,按你的所謂公平正義的標準,又是否屬於殺一儆百?

    只有中國人嗜血?只有中國人才會殺一儆百?只有西方人最公平正義?你不要跟我講笑了!

  13. 中國文化中從來也沒有公平正義的慨念﹐這個東西如科學和民主一樣﹐是從西方傳入帕來貨。

    殺一儆百之所以不公義﹐是因為用來懲罰第一個犯事的人的規則﹐是在犯事後追加的。換一話說在犯事的時間﹐這個懲罰並不存在。犯大錯要重罰本身沒有問題﹐合乎公義原則的做法是修改規則。下次若有人犯同樣錯誤才重罰。今次的過錯要照現有規則去罰。當一個人在決定做不做一件事情時﹐他必然會考慮到犯錯所受到的懲罰。他不可能預知以後規則會如何改變﹐只有跟據現有的規則去作出決定。殺一儆百的問題﹐就是出在執法的隨意性﹐刑罰輕重不能在事前估計﹐這徹底摧毀了法治的精神。從rule of law變成rule by law。

  14. 你講的原則,我認同,但今次事件,並非第一次發生,指引僵化,普遍見於各大衙門,審計署也不知批評過多少次了,而官僚卸責,更是無日無之。

    況且,再詳細的守則,也不可能列出所有潛在犯規,只能籠統警告,如犯有嚴重過失,會被開除之類。而作為一間醫院,見死不救是大錯,事後砌詞狡辯是錯上加錯,如此簡單的道理,三歲細路哥都知,所謂「不知者不罪」,根本說不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