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馬拉松的人


大相不是我,右頁二號相作跑步狀才是我
大相不是我,右頁二號相作跑步狀才是我

薯按:早前接受U Magazine訪問,關於長跑,前日出街,現擇錄有關內容如下:

也不用把跑步放在一個高人一等的位置,很多人都有與別不同的習慣,跑步只不過是其中一種。何況一個人之所成為跑者,往往不是基於甚麼叫人仰望的理由。問了三位跑者當初持續跑步的原因,他們一個說是為了減肥,一個是想在體能測驗中取得佳績。

首先要衝出球場
還有一個,他本身根本不想跑,只是因為踢足球時經常被「射龜」射中﹝即是輸掉球賽的一方在龍門前一字排開,讓對方來一球遠射,誰給射中就要受罰﹞,被罰跑圈。「那時中三,大概九七、九八年﹝薯按:應為九五、九六年﹞,每天放學跟朋友到又一村附近的草地場玩。」他叫謝毅,他跑圈的草地,由三個足球場和一個欖球場組成,「跑得多,又覺得幾過癮。」當年他家住太子,跑圈成癮,會自己一個人到球場跑。一個圈,兩個圈,三個圈,愈跑愈多,都在草地上。

很多香港跑者都有同樣的經驗:他們的世界本來只有運動場的幾條白綫,跑圈跑到悶,就有到外面走走的衝動。謝毅也倒抵得住悶,後來搬到粉嶺,還繼續在家附近找球場跑圈,進步至能夠每次跑四十多個圈才跑街。初期在粉嶺和上水來回跑,到悶了,又想:「不如試下跑吐露港。」於是開始沿單車徑由沙田跑到大埔。

過了一、兩年,連吐露港的美色也留不住謝毅,他每次跑到大埔後,會再向粉嶺進發,尚有餘力,便在粉嶺和上水兜一、兩個圈,「全程有三十多公里,景色不斷轉。在沙田是市鎮,吐露港像鄉郊,大埔是市鎮,之後跑一段鄉郊,去到粉嶺和上水,又是市鎮。」

開始接近馬拉松了
他每星期跑這段路一次,都在夜晚,八時開始跑,大概跑兩個半小時。那段路,大白天會碰見很多踏單車的人,但他跑的時段,單車很少,人迹更是罕至,至於跑者,除了他和他的一個跑友,「只見過一個鬼佬。」新界夜色,幾位跑者在數小時內盡覽。

不需羡慕,他們是有代價的,不止是體力,從大埔跑往粉嶺,由於必會經過一些多狗的鄉村和露天停車場,謝毅不乏被狗追的經歷,「跑得多累也精神晒。」他渴望跑馬拉松,「不過慣了晚上跑,早上跑的狀態很差。」

要成為馬拉松一份子,說難不難,看看另外兩位跑者的經歷就知道。其中黃意強﹝二強﹞零三年為減肥而跑步,開始時要拖著一百七十八磅的身驅和三十六吋的水桶腰上路,但到二零零八年,他已經是一個一年參加十七項賽事、每月平均跑二百四十二公里的跑者。而任職消防員的李耀祥﹝Raymond﹞,當初為了能夠輕鬆通過體測而練跑,不知不覺如「中了毒」般愛上,至今跑了十三次香港國際馬拉松,試過少於三小時就能完成賽事。

不方便的真相
跑馬拉松不是他們的初衷,結果二人都成為這類賽事的常客。他們的練習路綫十分相似。「不外乎北潭涌、港島半山、荃灣來回屯門等路綫。」大概只有局外人,才會對路綫吻口而感到出奇,二強解釋:「香港人多車多燈位多,很少適合練馬拉松的路段。」二強的其中一條練跑路綫,是從順利紀律部隊宿舍,沿清水灣道經壁屋到將軍澳,然後經秀茂坪跑回順利:「要經十多數馬路。香港又多修路工程,連馬路也凹凸不平。」

Raymond也覺得香港的道路設計不適合跑馬拉松:「香港的行人路很窄,車不禮讓。沙田來回大埔以前要跑單車徑,現在雖然增設了行人路,但單車會走上去。」由北譚涌跑到萬宜水庫是好,沿路平坦,但晚上跑就不好,Raymond的太太說:「我們試過下午四時去跑,入黑時有狗吠,周圍又是山墳,都幾得人驚。」想稱心如意地跑馬拉松,可能要跳出香港了。

原文刊於《U Magazine:Life》20.02.09,第四至五頁。

Advertisements

跑馬拉松的人” 有 11 則迴響

  1. Cool. I really admire people who run marathon.

    My friend and I talked about running a marathon. Of course, with me, I have been just talk no action, while my friend has run a few half-marathons already. And doing a 17km run in -10C condition is bit too much for me. 🙂

  2. hevangel:

    我只聽過波士頓馬拉松,未聽過夏威夷馬拉松,後者有幾聞名呢?

    不過波士頓馬拉松不是一般人的玩意,要達到一定成績,才有資加參加。好像要在別的賽事中, 以三個半鐘頭內跑畢全程。

  3. kempton & 明:

    長跑的確是一項需要意志力的運動。

    記得早期,我也幾經掙扎,才克服「厭跑情緒」。當時,我還是中學生,定了每星期跑三日,例如一、三、五等,到了那日,「厭跑情緒」特別高脹,一如現在逢星期一返工,抗拒到不得了。

    每次我都迫自己去跑,絕不享受,感覺像做苦工,如是者一、兩年,「厭跑情緒」開始減低,繼而enjoy,開始想挑戰自己,跑下又多一圈,跑下又多一圈,直至今日。

    不過,跑步跟返工不同,前者的厭惡感與日俱減,後者的厭惡感與日俱增,且成幾何級數,所以我非常佩服那些返工返了幾十年,到六十歲才退休的人,如果換著是我,一定早已瘋了。

    當然,我雖然佩服他們,但無意效法他們,決定用盡一切方法,盡快逃離辦公室的魔爪。

  4. 夏威夷馬拉松與波士頓馬拉松﹐同樣名例全球十大賽事﹐不知那個難入。不過我有個同事跑過波士頓﹐下個目標是跑夏威夷﹐所以我印象中認為夏威夷勁過波士頓。

  5. 印象中,香港曾辦過超級馬拉松,好像是一百公里,又好像是球場跑圈,那是七、八年前的事了(如果真有其事),現在無聽聞過有同類賽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