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關島遊記


前言

這篇遊記遲了一年有多,破了以前的紀錄。主要原因,是回港後不久,即在am730寫稿,每星期三篇,花了不少時間,難以再抽空寫遊記。原本希望在結婚一周年完稿,但最後因為稿債未了,無奈再次押後。藉農曆新年有幾日空檔,下定決心,要一鼓作氣把它寫完,再加反覆校對,又過了一個月,拖到今日才告完成。以下是遊記的正文(那時還未買單反機,否則可以拍得更好)。

關島之旅

薯淘同閨,為免香港的繁文縟節,決定遠走他方,在海天一色的關島舉行婚禮。不要以為花費倍增,實情跟香港相差無幾。當然,錢還是其次,最重要的,是確保婚禮的神聖與浪漫,不用擔心親戚好友過份胡鬧,把一生人一次的盟誓變成一場鬧劇。

此乃St. Probus Chapel,即薯淘結婚之地。
此乃St. Probus Holy Chapel,即薯淘結婚之地。

雖說一切從簡,但準備工夫還真不少,由選擇婚禮顧問、婚紗禮服,到一系列手作仔如喜帖、花球等,斷斷續續,總共花了半年時間。說來有點尷尬,大部份工作都由淘一手包辦,我只負責執頭執尾,實在幫不上甚麼忙。

正所謂「吃得鹹魚抵得喝」,既然選擇旅行結婚,就預了沒有多少朋友前來贈慶,但仍然按照慣例,廣發請帖,當係知會一聲。不少朋友在收到請帖時,都表示有興趣出席,部份更言之鑿鑿,不禁令薯淘有點喜出望外,殊不知到了最後,幾乎全部甩底,只有淘的好友Roy最夠義氣,言出必行,還帶同兩個朋友來撐場,場面才不致於太冷清。謹此再向他致以衷心謝意。

且說出發前一晚,我特意返回北區,跟薯媽一起前往機場,淘「單刀赴會」,其親友則各自行動。當巴士去到青馬大橋前,收到淘的電話,她說剛過了橋,於是約好在機場門口會合後,再找她的親友。我們一行十多人,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搞不好隨時有麻煩,幸好其中一位阿姨是經驗豐富的導遊,有她在場,我們就放心了。

辦過登機手續,我們在一間上海菜館小吃一頓,然後往閘口登機,期間一直沒有見過淘的朋友,直至登機後,才跟他們相遇,簡單打過招呼後,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等候起飛。今次我又有幸坐在窗口位(淘按:有人搶位。),心情十分暢快。由於是搭夜機,可以居高臨下觀賞維港夜景,但當飛機進一步爬升,我看到香港上空彌漫著一層煙霧,市區一帶尤其嚴重,想到平時活在其中,不禁有點嘔心。

不用多久,窗外變得漆黑一片,沒有光害,星光格外耀眼。由於飛機正在萬呎的高空上,由窗口望出去,彷彿被星海包圍,跟在地上看星,完全是兩回事。

半睡半醒,迷迷糊糊間到了關島,落機後有專人接送,他就是導遊,過程有點小曲折,見淘的遊記,不贅,反正不是大問題,結婚最緊要開心,對不對?

關島簡史

關島是西太平洋島國,由一八九八年起,即為美國屬地。太平洋戰爭爆發後,被日本佔領。一九四四年,美軍大反攻,把日本人趕出關島,一年後,日本投降。早期的關島總督由美國總統任命,跟英殖時期的香港類似。一九七零年改為民選,任期四年,可連任一次。

關島風情

關島的賣點,是自然風光:一望無際的海洋,配上萬里無雲的藍天,簡直是人間天堂。淘說泰國、印尼等地都有類似美景,但我對東南亞有偏見,不欲前往。而關島遊人較少,即使在著名景點,也不見擠擁,可以靜心觀賞。如果是東南亞,恐怕人山人海,嘈吵非常,甚麼雅興也沒有了。

第一次到關島,酒店錢自然不能省。選了一間面向海灘的房間,最遠處是情人崖。海浪隨風而來,由遠而近,一個接一個。風聲,浪聲,聲聲入耳,構成一幅美麗而寧靜的圖畫。在這裡獨坐一個下午,絕不嫌長。

天堂無疑也。
天堂無疑也。

入夜後,我特意遠離人群,在酒店旁的草地,仰望天上繁星,心中響起理查克萊德曼的Laphard Melody。宇宙穹蒼,萬籟俱寂,最好發思古之幽情。

想當年,美日逐鹿大洋,關島是其中一個要塞。就在酒店對出的灘頭,雙方爆發過激烈的攻防戰,槍林彈雨,隱約重現眼前。為國之名,多少年輕人魂斷異鄉,又有多少父母哭斷腸?眼前的大海,猶如一個無名塚,埋葬了無數死難者。他們原本擁有大好前途,是社會棟樑,可以幹一番事業,卻生不逢時,慘被送上戰場,從此一去不返。他們有冤無路訴,只能在大海深處獨自哀鳴。昔日的殺戮,今日已成歷史;硝煙飛逝,歲月如梭,留下來的,是片片哀思。誰對誰錯,已經不再重要,但願死者安息。

戰爭遺物。
戰爭遺物

關島有自然美景,也有購物中心,甚麼名牌都有,不及香港平,但也不算貴,起碼不及歐洲貴。關島遊客以日本人為主,佔總數七、八成,所以不少店舖及街道也是英日對照,方便日本遊客。當然,日本人並非獨愛關島,只是夏威夷太遠,由日本出發,要坐八小時飛機。而關島在日本與夏威夷中間,航程只需一半,而景色相若,自然大受歡迎。加上關島曾是日本殖民地,有歷史情意結。日本人到關島,一為旅遊,一為憑弔,當地人有福了。

只可惜沒Chinese Sales Office。
只可惜沒Chinese Sales Office。

除了陽光與海灘外,關島還有甚麼呢?論歷史,關島相對短暫。論文化,關島更是乏善可陳。惟一可觀之處,是殘剩的殖民地色彩和昔日的鄉土風貎,例如總督府、阿加尼亞大聖堂、查莫洛村等。當然還有太平洋戰爭博物館,可惜所到之時,適逢閉館,不得其門而入。

教堂內景,跟歐洲的大教堂,當然是兩個回事,但已經遠勝香港的教堂了。
教堂內景,跟歐洲的大教堂,當然是一天一地,但已經遠勝香港的教堂了。
查莫洛村遺址。
查莫洛村遺址

活在關島

關島沒有高樓大廈,只有平房。經濟以旅遊業為主,島上沒有多少工廠,必需品都是進口,其中包括食水。居民不是做遊客生意,就是打政府工,也有少數做寫字樓,但真的很少,其餘的,都是靠救濟過活。導遊對後者沒有甚麼好感,覺得他們不勞而獲,蠶食納稅人的貢獻。我是遊客,對關島的福利制度所知不多,但觀乎當地人生活之悠閒,似乎導遊所言非虛。

至於交通工具,大部份關島人都是自己駕車,巴士多為遊人服務,的士更是難得一見。由於交通不便,有些餐廳會為食客提供專車接送,往返酒店,服務非常周到。當然,事前或要由導遊安排。

吃在關島

關島是美國屬地,飲食文化自然以美式為主。初到關島,看見不少「航空母艦」遊走於街道上,平均有三、四百磅,可見關島跟美國一樣,癡肥問題極為嚴重。心裡不禁奇怪,到底他們是吃甚麼大呢?答案很快就知道了。

就在落機的第一日,薯淘辦過註冊手續,準備在商場內的food court醫肚。環顧四周,沒有甚麼特別想吃,於是選了Burger King。看看餐牌,有單層、雙層及三層漢堡套餐;單層我怕吃不飽,三層又怕吃不完,於是選了雙層漢堡,連薯條汽水,共兩個餐。我有自知之名,由英文淘代為order,但店員心不在焉,竟然落錯單,由兩層變三層。算了,懶得交涉,殊不知拆開一看,漢堡闊如人面,比平時吃到的大一倍,薯淘合力,才勉強吃下一個,另一個真係無能為力,惟有帶返酒店給親友吃。早知如此,叫一個餐算了,省回幾十元。也難怪關島滿是「航空母艦」,這些快餐根本不是正常人吃的。

平生第一次逛外國超市,好興奮呢。
平生第一次逛外國超市,好興奮呢。

晚餐又如何?經導遊介紹,先在Risturante Italiano Capricciosa吃意大利菜,包括薄餅、肉醬意粉、墨魚意粉、魷魚圈、炸飯團等,是典型的美式意大利菜,像Pizza Hut之類;味道不俗,價錢相宜,跟香港差不多(每位一百港元有找),加上服務良好,其中一位侍應是日本人,明顯是為東瀛客而設。總體來說,值得推薦。

第二日,薯淘在St. Porbus Chapel舉行婚禮,蒙主保佑,過程順利。

教堂內景。
教堂內景
早知在關島影相如此美,就不在香港影了,省回幾千銀。
早知在關島影相如此美,就不在香港影了,省回幾千銀。
這才叫無敵大海景,地點為情人崖瞭望台。
這才叫無敵大海景,地點為情人崖瞭望台。

禮成後,時值黃昏,大家稍事休息,然後跟導遊去吃日本菜,名為Joinus Keyaki Japanese Restaurant,老闆(主廚?)也是日本人,知道我們遠道而來,特意出來跟我們打招呼。坐定後,大家為點菜七嘴八舌,吵過不停。不知是誰想吃鰻魚炒飯,但餐牌沒有,跟侍應糾纏了一輪,不得要領,於是再請老闆出來,今次由日本淘出馬,大家同聲同氣,老闆答應為我們特別製作,但不是我們食慣那一種,且開價不菲,似乎不太化算,惟有作罷,改點其他菜,份量極大,令人想起「航空母艦」,卻少了點傳統和食的精緻;味道雖然可口(燒肉除外,硬而無味,且肉汁欠奉,跟我們的廣東燒肉相距極遠),卻非正宗,顯然經過美式改良。價錢比昨晚稍貴,也是可以接受,起碼比酒店平。

講開酒店,薯淘每日都憑券吃免費早餐,選擇比預期豐富,既有美式炒蛋加煎腸,也有中式白粥,還有日式麵豉湯和韓式泡菜,可謂應有盡有,充份照顧了各式人種的口味。連續幾日,薯淘都吃到反肚而回,不吃午餐也不覺肚餓。之前去上海,已經是早餐當午餐吃了,現在故技重施,仍然可行,似乎日後去旅行,可以cut budget了。(淘按:有人事隔年多,印象仍然很深。)

第三晚,阿姨介紹薯淘到一家上海菜館吃飯,位置頗為偏僻,到達之時,只見一枱有客,共兩名老外,不禁有點猶疑。但阿姨說中午光顧過,有一定水準,可以放心一試,於是叫了幾個地道上海菜,老實講,賣相普通,略嫌油膩,但比起之前的意大利菜及日本菜,這間上海菜館算是比較正宗了,以關島來說,不能苛求了。跟老闆娘閒談,得知菜館開張已經一段時日,但每日只得小貓三四隻,是做一日,蝕一日,不知如何時好。剛巧導遊在場,老闆娘馬上給他一張卡片,請他日後帶客光顧,幫補幫補。導遊表示有點難度,因為遊人愛吃西餐,和食次之,中菜則少人問津,但會盡力而為。希望老闆娘守得雲開見月明吧。

還有件事值得一提。當晚老闆娘非常友善,知道薯淘新婚,特意送了一條貝殼頸鍊給新婚淘,以表心意。但她平時少帶飾物,回港後放在一邊,長期封塵。最近搬屋,給她掉了。當時我勸止不果,事後才想起,可以掛在屋內,當作牆飾或甚麼的,留個紀念。現在無了,實在有點可惜。(淘last按:相信如我默許,有人可能會在垃圾堆中發臭度日。)

呀,差點忘了。原來關島也有「鼎泰豐」,不過是頂你個肺個「頂」,當然是老翻了。如果閣下下次到關島旅遊,不妨一試,看看會否食到頂心頂肺。

頂頂大名的頂泰豐,到關島必食餐廳。
頂頂大名的頂泰豐,到關島必食餐廳。

不知不覺,關島之旅到了最後一日,薯淘跟導遊到了Dennis Restaurant吃午飯,是一間美式快餐連鎖店,我叫了日式雞肉炒烏冬,淘和導遊則合叫了一份甚麼三文治,再加蘋果批拼雪糕。後者賣相極差,味道超甜,雪糕似是Dreyers。三文治是正常水準。烏冬有點日式風味,但雞肉無雞味,比我們平時食慣的雪雞還要差,算了,這裡是關島,不是香港。

且說吃飽後,好自然拍拍屁股就走人。導遊問我有無付小費,我覺得奇怪,由於是先付錢,後進餐,還要付甚麼小費呢?他知道後,馬上回頭在餐枱上放下兩元,再跟我解釋:美國沒有加一,食客要自覺付小費,否則的話,侍應會追出門口的。相比之下,都係日本好,不收小費,而服務普遍一流,這才是真正的待客之道。

最後,在機場的候機室,我見識到「最開胃」的美式快餐──炸雞配白飯。兩者毫不相干,又沒有醬汁,乾啃,有甚麼好吃?正在疑惑之際,一艘「輕型航母」走來買了一客,然後滿足地離開,口味令人側目。

短短五日三夜的關島之旅,又要結束。這次旅途非常愉快,盡是美好回憶,不像之後歐洲之旅,那是後話了。薯淘早有默契,在結婚三周年或五周年,重遊關島,以為紀念。

遲來的關島遊記” 有 11 則迴響

  1. 哈哈,旅行結婚,真是乾淨俐落又爽快。得三丁人出席,我覺得比一大堆人還要好玩呢。

    看完這個遊記,只能說,對吃挑剔的話,還是不要去關島旅行……

  2. 記號士:

    其實,我們只吃過兩餐快餐。意大利菜及日本菜,在關島來說,算是中上貨色了。

    而那間上海菜館,也比在歐洲吃過的中菜館正宗。

  3. tzigane:

    朋友是三人,但親戚有七人,加埋我們,全團十二人了。旅行結婚有樣好,就是不用做小丑娛賓,特別是接新娘一環,簡直不知所謂,婚禮不成婚禮,倒有點像甚麼超級無敵掌門人,如此低俗,我一定say no。

    另,論嘴饞,我應該不及你,但我更強調價錢跟質素的關係。

    例如吃一頓飯,味道普通,但價錢相宜,我也會推薦。相反,如果價錢較貴,而味道可口得來沒有特別之處,我會不留情面的批評。

    老實講,在關島吃的意大利菜,每位只須港幣約一百元,日本菜稍貴,也是百多元,尚算合理,但在歐洲,吃一個麥記,都要七、八十元,一間像樣少許的餐廳,動輒二、三百元,同樣質素,在香港一百有找,這是貴得來不合理。

    相反,在日本進餐,有平有貴,即使是貴,也是貴得來合理。去完一次歐洲,突然覺得日本物價好平,香港則更不用說,簡直係賤物鬥窮人。

  4. 哈哈,我結婚的時候,也是這樣的和老婆說。最後我們只是隨便的接了新娘,沒有做掌門人。這些對我來說,也是deal breaker了。

    在歐洲吃東西,我覺得只有最便宜的餐廳和入門的貴餐廳才算是物有所值,anything in between都貴到離譜。那邊的生活指數,實在太高了。不過,在歐洲吃到的高水準餐廳,和海外吃到的又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

    過兩個月我會帶老婆去歐洲。我想,這次我們會採取午膳量吃得好,晚飯求其就算的策略 🙂

  5. 又要接新娘,又要維護尊嚴,只有一個方法,就是破財擋災:「求財姐,拿,一口價,十萬九千七,拿拿臨開門,遲一分鐘扣一萬,you lum you!」

    另,我同意「anything in between都貴到離譜」,直頭係掠水。

    據聞,因為金融海嘯,歐洲有愈來愈多米芝蓮三星餐廳「減價促鎖」,一個lunch set,盛惠港幣三、四百,以歐洲的標準,算超平了。

    講開米芝蓮三星,香港唯一一間獲此殊榮的龍景軒,一個午市點心餐,也是三、四百,晚餐平則一千有找,但這是正價,由此推斷,應該是全世界最平的星級餐廳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