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之難


Bruce Head政府將於九月推行新高中學制,通識是必修科,如何評分,是一個大問題。日前看新聞,記者拿其中一份考卷,是看圖作文,讓學生試答,再給兩位「資深」通識科老師評分;十二分滿分,一個給十一分,一個給五分,可謂差天共地。

類似「實驗」,其實不算新聞,因為早有不同媒體做過,結果大同小異,已是見慣不怪。問題是,準考生看到這些新聞,會有何感想?還會相信「言之成理,即可給分」這句廢話嗎?

雖然考評局屢次強調,老師評分,有指引可循,非常清晰。但事實擺在眼前,評分可以好主觀,愈出位的答案,愈容易失分。如果你是考生,會拿自己的前途作賭注,還是穩穩陣陣,過了海就是神仙?

制度是一個問題,師資也是一個問題。教得通識,自然受過特別訓練,但那是大學的事了,之前呢?還不是跟你我一樣,是填鴨出身?昔日沒有受過通識薰陶,今日學人教通識,效果如何,真係天曉得。

通識講求自由發揮,教與學皆然。但官僚插手教育,凡事皆管,就連教學語言也不放過,還有甚麼自由可言?而教師為保飯碗,被迫應酬他們,又進修,又考試,以致沒時間備課,難免影響教學表現。術科還好,可以依書直說,但通識不能,沒有備課,等於舉手投降,怎樣教?這個問題,真令人頭痛。

原文刊於AM730 09年3月20日號P.8「新國富論」欄。

廣告

通識之難” 有 6 則迴響

  1. 無錯,通識應該自己學,老師的職責,是啟發學生自學的興趣。

    但香港沒有這個條件,老師要趕課程,學生要趕功課,那有閒情看課外書。反而我以前讀夜校期間,時間較多,也較自由,看了無數雜書,打下今日爬格仔吹水的基礎。

  2. 所以嘛﹐以前填鴨公開試最好。平時不做功課不緊要﹐考試前大半年才開始發力也不遲。現在教改後做功課都要計分﹐便沒有不交功課的閒情逸緻了。

  3. 通識就和品味一樣,可以培養但無得教。硬要考試的話,唯有看marking scheme做人,完全違背了通識的意念。這場鬧劇的唯一贏家,應該是又多條財路的補習社。

  4. hevangel:

    填鴨不是問題,最大問題,係以通識之名,行填鴨之實。

    還記得政府之前有句口號,叫「求學不是求分數」。其實,求學求分數,沒有甚麼大不了,但如果制度明明是求分數,你卻叫人不要求分數,真係信者死。

  5. tzigane:

    所以話,老師不是「教授」通識,而是「啟發」通識,即引起學生的求知欲,讓他們自己尋找知識。

    比方說,如果歷史老師教得有趣,學生放學後自然識得找相關的課外書看。由於歷史包羅萬有,有政治、有經濟、有軍事、有外交、有社會、有文化,看得多,自然知道自己的興趣所在。

    以我為例,最鐘意研究當代中國,很想知道為甚麼共產主義一窮二白,發覺歷史書的答案有所不足,於是轉看經濟書,繼而認識張五常、米塞斯、海耶克、佛利民等大師的理論。換言之,我由最初讀歷史,轉到讀經濟,這就是通識。

    此外,我又想知道,為甚麼紅衛兵如此瘋狂,單看歷史書,並不足夠,於是轉讀心理學,又給我找到一片新天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