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紅累事


Bruce Head簡單一個問題:公司幾時發花紅?當然是有錢賺的時候。賺錢愈多,花紅愈多,兩者成正比。員工想分花紅,就要努力工作,替公司賺多點錢。而公司為了挽留人才,也不能太吝嗇,否則員工走了,蝕底的,還不是老闆?

最近,美國政府提出法案,規定凡獲政府注資的企業,不得隨便發放花紅,否則會被微收九成的花紅稅,以作懲罰。社會當然叫好,但金融巨子大表不滿,批評政府多管閒事,例如花旗總裁潘迪特日前說,花紅稅會嚇跑人才,不利市場回復穩定。

甚麼人才?講起來有點尷尬。曾經何時,那些財技高手,叱吒股場,一年花紅勝過我打十世工,如果「人才」是指他們,那就少擔心了,因為他們早已葬身海嘯,花紅稅?嚇鬼呀!至於臨危受命的人,究竟有無料到,似又言之尚早。成敗論英雄,花紅應該跟業績掛鉤,沒有業績,何來花紅?

若說發放花紅,是要履行合約,即使說得通,也後患無窮;引起公憤事小,招致干預事大。現在是花紅稅,下一步是甚麼,沒人知道,但可以肯定,最後一定是國有化,像那個南美狂人查韋斯,不聽話就把你充公。

世上沒有免費午餐,又要政府注資,又要自己話事,想得真美!那些華爾街精英,應該有點骨氣,別為區區花紅,就不顧尊嚴,像一隻哈巴狗,向政府搖尾乞憐。想分花紅?無問題,你想分幾多都得,只要不是公帑就行了。

原文刊於AM730 09年3月25日號P.2「新國富論」欄。

Advertisements

花紅累事” 有 10 則迴響

  1. 問題不是AIG要分花紅﹐而是要把分了出去的花紅追回來啊﹗
    那些巨額花紅﹐其實是給去年上半年業績掛釣的。那時還未海嘯﹐個個幫公司賺大錢﹐自然要分花紅了。

  2. 作為大股東,政府要話事完全正常。政府作為大股東期間大減花紅也合理。不過,政府入股之前簽的合約所訂明的花紅,就不能不分。政府也怎可以不遵重合法訂下的合約?

    想分花紅的最簡單辦法,就是快點改善業績,有能力還清政府注資。這麼簡單的道理,人才們怎可能會不懂?

  3. hevangel:

    表面上,他們是幫公司賺大錢,實際上,他們是將公司推向絕境。

    話說AIG前總裁Greenberg曾擁有近二百億股份,但金融海嘯後,貶值到不足四億。他早前控告AIG胡亂投資, 害他身家大縮水,但AIG反指他才是始作俑者,因為他在位期間,正是公司轉向高風險投資之時。

  4. tzigane:

    所謂合約精神,合理,但不合情。現在政府就是以輿論壓力,迫受惠者退回花紅。

    據聞奧巴馬也不贊成花紅稅,因為此舉可能違憲。現在的問題,是那些高層會否為了一己私利,置公司利益於不顧。

    另,我並不反對他們分花紅,只反對慷納稅人之慨。其實當初政府答應注資時,應該規定資金用途,講明不得用來發花紅,否則拒絕注資。一如挽救三大車廠,也要求員工減薪減福利。

    你有權分花紅,我有權不注資,大家各不相欠,多好。

  5. 多口

    政府入股之前簽的合約,是跟那間早已資不抵債(否則就不用政府救了)的AIG簽的。那間公司,哪有資金支付巨額花紅。如果不是政府注資,他們早已失業。那些花紅,自然更是追討無門。何况AIG淪落到如斯田地,他們是有責任的。政府注入資金的目的,是要令AIG可繼續運作,令他們不致失業,而不是保證支付所有AIG的債務。政府末與他們及主要債權人取得共識才注資,可算失職。

  6. 好似去澳門賭錢﹐贏了要給莊家抽水﹐輸了閣下自理。規矩是這樣定﹐不喜歡可以不玩﹐不能先贏後輸然後叫回水。

    問題是當初政府失策﹐沒有訂明注資不能用來支付花紅。不過嚴格來說花紅是AIG的負債﹐除非政府訂明注資不能用來還債﹐否則也很難監管注資的用途。而且在賬面上也不是用注資去分花紅﹐AIG不是一毛子也沒有﹐他們可以把自己的錢當花紅分了出去先﹐然後一窮二白才動用注資的錢。

    法律從來也不合情﹐只有合理。法律不外人情是中國觀念﹐而這個觀念正正破壞了法律的精神。

  7. 沒有「訂明注資不能用來支付花紅」或要求取消花紅,當然是政府失策,派花紅也是依合約行事,可謂無奈之舉。

    「追回花紅」當然是政治上找選票的行動,但如果能夠「合法地」追回花紅,我倒不見得如何違反「合約精神」。aig 己經發放花紅了,而且合約是aig 僱傭間的事,大眾要求花紅稅是另一回事。

  8. 債務有很多種,還款有先後次序,即使花紅是債項之一,也肯定不屬前列位置,AIG未獲政府注資前,幾近乾塘,根本無能力發花紅。

    政府的確失策,無講明不能用公帑發花紅,而那個蓋特納,對花紅一事,更是後知後覺,明顯要負政治責任。

  9. 花紅應該同薪金同級﹐職工薪金永遠是最優先償還債務。

    政府大可以訂花紅稅﹐以後任何人拿幾百萬花紅就抽重稅﹐問題是法例不可以追朔立法前已經拿了的花紅。法治精神就是要有明確清楚的規則可尋﹐明明無講要抽重稅﹐事後才亂抽怎叫人服從呢﹖若果可以事後亂立法﹐市民豈非要猜度政府官員心意﹐估他們未來會如何立法﹐法治精神豈不蕩然無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