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惑的鎖


自中四「從良」後,我從未被警察當街盤問過,但好不幸,日前終於開齋。

話說上星期五,薯淘出外享用晚膳,那個地方,行路嫌遠,坐車又嫌近,最好踏單車,只需五分鐘。到達後,先鎖好車,再開餐。吃飽後,準備回家,卻發覺單車鎖壞了,擾攘半小時,仍無法開啟。由於二車同用一鎖,薯淘無奈,只好步行回家。

翌日,薯淘到單車舖求助,不遂,再試五金舖,不行,別無他法,唯有把心一橫,強行爆鎖。我沒工具,但朋友有,除電鑽外,甚麼都齊,約好星期二晚做世界。寫到這裡,相信大家已經估到發生甚麼事。無錯,我們被警察發現了!

就在當晚,淘要學琴,只得我和朋友,兩條麻甩,帶齊架生前往開工。雖然單車是自己的,但無從證明,若遭發現,如何是好?但聽朋友講,爆鎖最多十分鐘,應該神不知,鬼不覺。

沒料到,正當朋友準備動手,眼前忽然閃出幾個人影,抬頭一望,大鑊,是警察,還要是藍帽子,一共三人,雙方只有數步距離,走不了。

「你們幹甚麼?」

「無呀,我個鎖壞了,叫朋友幫手開。」

警察望向一地架生,又鋸又鎚,狀甚疑惑:「開鎖?拿身份證出來!住係邊呀?點解泊架車係度?架車買左幾耐?係邊度買?這些架生你架?你做邊行?」

之前聽朋友講,警察盤問疑犯,習慣一條問題問九萬幾次,以測試有無前後矛盾,今次我親身經歷,證明此言非虛。甚麼「你住邊度」、「架車買左幾耐」等問題,問完又問,然後換另一個警察,再問同樣問題,我們答完又答,真係答了九萬幾次。

「阿sir,我不是賊呀,你信我啦,我在xx返工,有staff card架,拿﹝連同身份證一同奉上﹞,我做得呢行,點會偷車呀?」

有警察從我手上拿走鎖匙,嘗試開鎖。我想:「如果開到,我就不用出此下策,還要給你們逮過正著,真係折墮!」此時,又來了三、四個籃帽子,把我們團團圍住,只欠飛虎隊和解放軍,還有坦克車和飛機大炮。面對如此大陣仗,我和朋友不禁相視苦笑。

「而家個問題係,你點證明架車係你先?」

「阿sir,你想我點證明呀?」

「呢個係你既問題,我點知呀!」

正當雙方膠著之際,傳來一把聲音:「開到啦!」原來之前拿走鎖匙的警察,左扭右扭,試了好多次,竟然給他扭開把鎖,真係神蹟。

「阿sir,把鎖開到,證明我們是清白的,可以走未呀?」

「走啦,快點買過把鎖,仲有,下次不要隨便帶架生出街,好易令人誤會架。」

「實會啦阿sir,我仲點敢用這把蠱惑的鎖丫!」

事後,我們各自向老婆匯報,朋友妻說,早知如此,就應該帶個女仔去,兩條麻甩,實令人懷疑啦。淘則說,應該一早到警局備案,免除後患。

一早?有早知,沒乞兒啦。

廣告

蠱惑的鎖” 有 24 則迴響

  1. hevangel:

    好難講,因為物主係我,肯定無原告。

    再者,如果將把鎖拆開,應該可以證明跟我手上的鎖匙是吻合的,如此一來,就可以脫罪。

  2. 哈哈,唔緊要啦,很有趣的經歷。

    自己中五、中七時因為識了一個很喜歡行路的朋友,經常三更半夜四圍行(最厲害是由尖沙咀行番荃灣了),都有不少被盤經驗。

    一次是因為三更半夜行,我又唔抵得眼瞓,睡眼惺忪,警察以為我吸毒,後來在我背囊搜到本會考中文精讀就放行。

    另一次,警察查問,問題是你係唔係唔喺香港出世(由這時開始,我知道自己應該貌似同胞)。點答呢﹖答係佢又以為係唔喺香港出世,答唔係佢又以為唔喺香港出世。最終答到一鑊泡 🙂

  3. 我都試過呀,通宵踩單車往返井荻﹝近新宿﹞同好似係新橋﹝本來想去到台場,不過過唔倒海﹞,俾一老一嬾差人「手豆」,我仲要串串貢,話晒未去過東京差館嘛,可惜老差骨好人,唔「榻」我同roommate,失敗。

  4. 明:

    嘩,原來你是一個夜行者,真係估不到。

    我也很喜歡夜晚散步,或跑步,或踏單車,自有一番情調,但講到半夜三更由尖咀行去荃灣,我自問就無這個能耐了。行了幾耐呢?

    果陣時警察有無問你現任港督係邊個呀? ^^

  5. 淘,妳曾在日本留學﹖要不是住了相當日子,恐怕不敢通宵踩單車和面對警察"處變不驚"吧﹖

    薯,其實也不是甚麼夜行者,只是二人投契,又不慣坐定定傾計,於是便經常相約在外吃飯,然後行返屋企(包括尖沙咀到荃灣)。其實我最愛踏單車,可惜屋企附近通常沒有合適的地方,將來在"鄉下"就可以踏個痛快。

    尖沙咀行返荃灣大約四至五個鐘,肯定較你跑步"他調",二人邊談邊行,時間過得很易。

    如果警察問關於香港的問題,我就死定,通常香港人愈應該知的,我一點頭緒都沒有。

  6. lichufai:
    快D認你係打錯字啦。XDDDDDDDDD

    薯:
    有一次想行條靜D(無車聲)既路諗野,就有架車轉頭埋黎,我以為老笠我上車,原來係CID。
    乜心情都無晒,又唔可以同佢講果咁浪漫既原因,好在都無事。

  7. 明:

    你愛踏單車嗎?那就對了,我也好此道,平時一有時間,就會由家出發﹝多數黃昏﹞,一直踏到去大尾督,到達時已入黑,然後上大霸看海看星,獨自沉思。或相約朋友,在霸上吹水,另有一番風味。

    有與趣join嗎?

  8. 紀號士、淘:

    其實幾個鐘,就對於平時同朋友飲野傾計的時間,邊行邊傾、不時補給,真的不是甚麼辛苦事。

    薯:

    幾年前正在考慮居所之時,馬鞍山曾是首選,就是因為夠多單車徑。

    我也喜歡由大圍踏單車到大尾督,之後就地吃點東西回程。但係呢,我唔係住近係附近,真的相約,可唔可以唔好去到入黑﹖除非你打算收留我一晚。

  9. lichufai

    只係因為佢年紀老而聽佢講,可能係敬老; 預設佢經驗老而聽佢講,就是智攝.

    嗱,俾我就一定聽淘講,因為我不嬲都覺得佢好有智慧. 至於薯係因為唔敬老定係因為預設淘無乜智慧而唔聽佢講呢,就有待家庭暴力協會撥款研究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