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現之謎


Bruce Head五一勞動節,有外傭上街,要求劃一最低工資,跟本地人看齊。張建宗說,政府會考慮各方意見,認真研究,確保法例可行。

其實,有甚麼好研究?僱主請外傭,有別於鐘點,除薪金外,還包食宿,所以最低工資要分開處理。這是勞僱會決議,也是社會共識。再做研究,也是多餘。除非政府心虛,怕將來打輸官司,則又另作別論。

魚與熊掌,不可兼得,這是常識了。要包食宿,最低工資不可能劃一,否則就要食自己。無理由加薪之餘,又要包食宿,完全不合理。問題是,如果將食宿折現,這條數,又應該點計?

對僱主來說,多個人,多雙筷,食得幾多?至於住宿,更加無問題,就算外傭搬走,空出來的房間﹝或床位﹞,也不會出租牟利,機會成本近乎零。換言之,由僱主包食宿,費用一定平過折現。

對外傭來說,出街食飯,租房過夜,樣樣都要錢。是多是少,視乎地區而定,特別是租金,差距可以好大,如何釐定?

如果有得揀,僱主不會選擇折現,一切維持原狀,外傭可以怎樣?如果無得揀,規定要折現,等於迫僱主請鐘點,或索性自己來,到最後,是誰吃虧,應該好清楚吧。

原文刊於AM730 09年5月6日號P.2「新國富論」欄。

廣告

折現之謎” 有 4 則迴響

  1. 僱主係擺明“剝削”外傭。鬼叫他們國家窮﹐要出來打工才可以養活家人。

    僱主當然不會讚成加外傭人工﹐但不要忘記還有本地勞工團體。外傭加人工﹐最大得益者是本地基層勞工﹐少些人來和他們搶飯碗﹐他們很有可能出來撐外傭。

    美加的外傭同本地工人劃一最低工資﹐當年就是工會﹐保護主義者同人權份子一起通過法案的。最恐怖就是這類法案一但通過﹐是冇可能返轉頭。

  2. 在美加澳,不少中上階層的人也會請鐘點家傭,但只有很富裕的家庭才會有像香港那種住在家中的家傭。這些鐘點家傭都是現金交易的生意,沒有什麼最低工資可言。

    不過,外傭也可能是唯一一個有條件要求提高最低工資的行業。我的朋友無一不極度依賴外傭,幾乎是無外傭不行。他們應該會寧願少出外、少消費,也不願意失去外傭。既然inelastic demand,外傭自然可以提價了。

  3. 你的朋友,都是澳洲人?其實,本地鐘點有最低工資保障,只要外傭肯減價,一定有生存空間。最低工資對他們來說,是保障到工資,保障不到飯碗。

    現金交易,就是黑市了, 對不對?

    其實在香港,印傭工資一般比菲傭低,甚至比最低工資低﹝專為外傭而設的﹞,當然是黑市了。可以肯定,如果真係劃一最低工資,黑市問題會更嚴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