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歧視


Bruce Head立法會今日審議《種族歧視條例僱傭實務守則》,如果通過,最快今年內生效。這份守則,旨在告戒僱主,請人時,要公平公正,不能歧視少數族裔。怎樣才算公平公正?守則列出很多建議,簡單來說,是無分國界,有能者居之。

香港是文明社會,不容種族歧視,這是對的。但何謂歧視,見仁見智。有些歧視比較明顯,例如以前美國,巴士座位只留給白人,黑人無得坐,這肯定是歧視,不用考慮,必須立法禁止。

問題是,巴士座位是先到先得,但見工求職,不一定是有能者居之,最常見的情況,是熟人介紹,即使能力稍遜,或經驗不足,老闆都會網開一面,給予機會。這樣做,或許有欠公正,但講到歧視,就言重了。

類似情況,其實多不勝數。例如大學請人,校友會加分;老闆是潮州人,多數關照同鄉;應微秘書,美女有著數。凡此種種,原本無傷大雅,但當求職者條件相若,難分高下時,就會成為決勝關鍵。

鶴立雞群又如何,一定有我份吧?未必,可能over-qualified,老闆為免麻煩,或怕功高蓋主,寧可請新人,貪其聽教聽話。由此可見,老闆請人,難免主觀,但主觀是否等於歧視?如果是,上述例子都是歧視,都要報官,對不對?

反歧視,無問題,但講到立法,就要小心了,因為牽連甚廣,不知議員有何高見。

原文刊於AM730 09年5月13日號P.2「新國富論」欄。

何謂歧視” 有 38 則迴響

  1. 其實,女人已婚,甚或大肚,難道對工作一點影響也沒有?

    如果一早請落,工作了幾年,無功都有勞,卻因為大肚而被炒,老闆的確欠缺人情味,不要得。但如果未請,假設有兩個人,條件差不多,但一個未婚,一個已婚,兼且剛有身孕,請前者而不請後者,為甚麼會是歧視?

    香港早前有一個政府宣傳廣告﹝宣傳平等機會﹞,的確是上述情景,真令我不思不得其解。

  2. 女人大肚的確對工作有影響﹐但那是社會要付出的運作成本。若果女人因為工作待遇不同﹐而選擇不結婚生仔﹐人類豈不是會絕種。

    嚴格來說這不是消取歧視﹐而是一種affirmitive action﹐去彌男女生理上先天性的不平衡。

  3. 立法只會帶來更深層的歧視

    美國大學入學, 因為立例規定, 部份種族會得到優待, 白人90分才考到, 印第安人60分就可以入學

    是個平等的天堂, 對不對?

    但係, 點解要睇死印第安人一定考唔到90分? 佢考到90分入學, 大家平起平坐, 冇話邊做歧視邊個.

    調低其他種族既要求, 係精英主義份子既假平等:你班小數民族咁蠢, 等我偉大白種人打救你地, 施捨幾個學位你地過下癮啦!

    呢個係第一次歧視.

    明明力有不逮都入到學, 其他同學會點睇佢? 社會會點睇佢?

    呢個係第二次歧視.

    歧視法起名起得好, 立法, 就係為咗將歧視制度化,

    搞出種族分化, 就算一般冇歧視之心既人, 都會因為制度既不公平, 而埋怨受惠者. 受惠者自覺受到歧視, 又會要求更多幫忙, 結果社會分化得仲勁.

    希望香港只係立條廢法做下樣啦.

  4. 明、hevangel:

    李天命講過,對某些弱勢社群來說,借「公平」反「歧視」,是認賊作父,因為基於公平原則,弱勢社群無理由可獲得優待,例如傷殘人士專用車位。

    我同意,大肚婆應該獲得特別優待,而非公平對待,甚麼反歧視條例,如果嚴格執行,對她們一點好處也沒有。

    不過,給予弱勢社群特別優待,又會有人﹝尤指屎忽痕的人﹞嘈,話係「正面歧視」﹝positive discrimination﹞,問你死未。

  5. Kreme:

    你講果個情況,我都有聽過,但不知現在有無改變。

    以我所知,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美國的種族歧視非常嚴重,物極必反,立法容易過火﹝一如鐘擺,由極左到極右﹞,勉強可以理解。但如果今日仍有此法, 則惡法無疑也。

    立法反歧視,結果反而加劇歧視,絕對係海耶克所講的unintended consequence。

  6. 我諗你對“公平”的慨念有些問題。在政治哲學上﹐公平(fair)並不是一視同仁﹐而是指一群人自願地互相同意遵守一些規則﹐那些規則就是公平了。

    假如你投胎前不知道自己是男人或女人﹐但你可以設計一個制度﹐去保障不論你生出來是男人或女人﹐也願意接受這個制度。這個制度就是公平了。

  7. 價高者得或有能者居之是結果﹐本身不能斷定是否公平。

    用我同你分蛋榚作例子吧。如何分才叫公平呢﹖不是一人一半就叫公平﹐那只是結果。公平的定義是2nd order﹐你同我也自否接受一個分法﹐這個分法就是公平了。可能我細食﹐讓你食三分二﹐我食三分一。也可能我喜歡吃芒果﹐用我四分一個蛋榚同你換你舖面的芒果。也可以不講明結果﹐只說你切蛋榚但我揀先。公平就是一個事先接受的遊戲規則﹐而這個規則並不一定能預知結果。當然現實社會複雜很多﹐但基本理論也是相同。

  8. hevangel,

    對政治哲學並無認識,純粹討論。以投胎論為例,一個公平的制度,是否也要使人自願接受自己是否生而有殘障﹖這樣某程度上也應該要對殘障人士有所彌補(但我不是反對),但李天命就是認為這種彌補不應該出自"不公平"的想法。

  9. lichufai

    //一群人自願地互相同意遵守一些規則﹐那些規則就是公平.//

    a. 如果我偏不遵守那些規則﹐那些規則就不是公平的嗎?

    b. 一視同仁不就是「程序公平」嗎?

  10. 明﹕對的﹐就算在投胎前不知道你是否殘障﹐也會願意接受生出來後在這個制度下生活﹐那就是公平了。李天命不是讀政治哲學出身﹐他對公平的慨念理解有誤。

    Lichufai:要分清楚是你事後反悔不遵守規則﹐還是事前不接受規則所以拒絕參加。事後反悔是你對人不公平﹐而不是那些規則不公平。當然你不接受規則﹐別人亦有權阻止你參加﹐這是社會契約論的推論起點。

    問一個程序是否公平﹐那是3rd order question了。結果->程序->是否願意接受程序。一視同仁不一定公平﹐因為可以實力較弱但人數較多的那班人﹐不會接受這個對自身不利的制度。

  11. lichufai

    我錯.

    假定有條規則Y,我無論如何不願意接受.那麼,我犯規而受罰,我能不能合理地抗議「規則Y是不公平的」?

    *

    「程序公平」不是「某程序本身是公平的」的意思.

    「程序公平」的意思是,同一套程序(或規則)加諸任何人身上,都是一般無異的. 例如足球賽中用手觸球便是犯規,對對賽雙方都一般無異,這是公平,反之,我們認為不公平.

    例如,選聯賽最佳球員,規定每隊最多提名2人. 甲認為公平,任何球隊都有同等的名額. 乙認為不公平,某些差勁球隊有2個名額,己隊黄金陣容依然只能提名2人. 丙認為強隊平均質素高,球員較容易有好表現,弱隊平均質素低,球員不容易有好表現,所以,應對弱隊球員額外加分才公平.

    你認為呢?

  12. lichufai:
    假定有條規則不願意接受﹐為什麼你還要落場玩﹖當然現實中有些情況是被逼落場﹐這就是理論與現實的分別了。不過理論還是十分重要﹐提供思考公平這個問題的reference和starting point。

    或者你說的「程序公平」並不是指fair﹐而是指indiferrence。一般情況下indiferrence是fair的條件之一﹐但並不是充份的條件。

    在你的例子中﹐是否公平並不是一個絕對的尺度﹐而是理性人(或俗稱經濟人)磋商交貿的共同決定。甲乙丙其實沒有資格說不公平﹐甲乙丙最多可以是說﹐在這個規則下他們不會自願玩。若果所有參賽球隊均是自願(volunteered and fully informed, in philosophy terms)﹐那不論規則的設計如何﹐從定義上那就是公平的規則。

  13. 我孤陋寡聞,第一次聽倒「在政治哲學上﹐公平(fair)並不是一視同仁﹐而是指一群人自願地互相同意遵守一些規則﹐那些規則就是公平了。」先係公平o既普遍定義。

    响呢種定義下,冇人可以話「港女」輸打贏要,因為有追過「港女」o既人,都接受過「公平」o既遊戲規則。而「事後反悔是你對人不公平﹐而不是那些規則不公平。」果d冇份落場玩o既,又因為「不論規則的設計如何﹐從定義上那就是公平的規則」,冇得拗。

    er… 似強定成空多d o者 ^^

    另,可唔可以用返我o地慣用「公平就係一視同仁」果條路繼續?

  14. 係呀~ 追港女好公平架﹐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除非受害者可以證明﹐他是被逼落場或者因為規則的設計令到有權玩的他不能落場玩。

    我是用John Rawls提出的公平定義﹐當然其他學派有不同的定義。若果公平就係一視同仁﹐為什麼不索性說一視同仁呢﹖

  15. hevangel,

    換句話說,追咗某某發現貨不對辦退貨又係對人唔公平?但問題係最初如何可以獲得全部產品規格……咁响未有全面產品規格都決定扑鎚入貨的話,又即係自己攞嚟衰。而提出分手或離婚的人都係賤人……咩世界……

  16. 記號士﹕這不是我提出的定義呀﹐這是政治哲學通用的學術定義呀。你不接受這個公平定義沒有問題﹐事實上這個定義亦有內在缺陷。但是用其他的定義(例如約定俗定那個一視同仁)﹐問題比用這個定義還大啊。是我強詞奪理﹐還是別人程度不夠呢﹖可能是我只有半桶﹐解釋不夠清楚。

    淘﹕那是partial information的問題﹐亦是理論與現實的分歧之一。中級政治哲學仲未教如何deal with the gaps﹐搞掂所有字不同的定義已經頭大。今個學期讀game theory﹐希望可以運用incomplete games去決定這個問題。

  17. lichufai

    hevangel:

    我沒有讀過 John Rawls ,根據你所言,他的定義相當實用,但我卻覺得始終欠一點什麼.

    我的粗疏見解是,「公平」的一重要意涵是「合理的對待」,可稱之為「公平精神」或「公平原則」; 任何違反公平原則的規則,都是不公平的. 且將「歧視行為」定義為「不合理的差異待遇」,那麼,所有歧視行為都是對受者不公平的.

    據此,可以判斷「搭巴士,白人准坐,黑人唔准坐」是不公平的,付同樣車資卻受到不合理的差異待遇,是種族歧視行為,也可以判斷「去迪迪尼,成人票貴D,小童票平D」並非不公平的,這種差異待遇並非不合理,並非年齡歧視行為.

  18. hevangel:

    我也沒有讀過政治哲學,只想問下,如果有個規則﹝或制度﹞,有人接受,有人不接受,那又如何呢?

    世上那有一個規則﹝或制度﹞,是所有人都接受的呢?如果沒,即世上沒有公平這回事?

    另,公平一如自由,千百年來,也有無數爭議,各人定義,各有不同,我想知道,政治哲學的定義,在那些方面較「一視同仁」優勝呢?

  19. hevangel:
    那不是我提出的評語呀,是某處(獨媒?)有人提出並有人同意的評價呀。不過我再想想那人說的好像不是「強詞奪理」。

    淘說「响呢種定義下,冇人可以話「港女」輸打贏要,因為有追過『港女』o既人,都接受過『公平』o既遊戲規則。……」,是想說你的定義有強定成空之嫌,她後面也寫出(強定成空)來了。你的回應應該包括你的言論有沒有強定成空的問題,而不是只講那個「港女」例子怎樣怎樣,把你的定義重複多一次。這樣的討論方式不會使討論有進展呀。

    為什麼不乾脆用「一視同仁」而說「公平」,可能是字數較少的關係……XD
    但你那個John的用法,為什麼要用「公平」不用「守諾/遵守協定」?後者不是更恰當地表達意思嗎?又,這裡會否有些翻譯上的問題?

    既然大家都提到李天命,思園第四區(右上角「精選」)有個「自由與公平」的錄音,不如去聽聽,看有沒有heavangel提到的那個問題。我記得他有講甚麼是政治上說的公平的。

  20. 薯﹕有人接受﹐有人不接受﹐那就要看接受或不接受的理由是否合理﹐是否一個理性人(rational agent)會出作的決定。

    哲學其中一個任務(維根斯坦)﹐是清楚介定所有慨念的定義。若果大家用同一個字原來代表不同含意﹐豈不是雞同鴨講。自由在政治哲學中﹐也分正負兩個通用定義﹐不過很多人就常常混淆﹐講講下正自由﹐忽然間就跳去負自由。各人的定義各有不同的話﹐那我們就先要理解有什麼不同﹐背後代表什麼意思﹐ 否則一個詞語只成為一個空殼標簽。

    一視同仁是1st order制度選擇的結果﹐亦是很多情況大部人也會接受為之公平。但公平是一個2nd order的問題﹐若只用一視同仁﹐就只解答到某些公平subset的情況。舉個例子﹐落場踢波通常一視同仁﹐但你不會認為巴西國隊對中學校隊是一場公平的賽事吧。

  21. 記號士﹕獨媒是左派大本營﹐我提出反對左派的意見﹐他們說不過我﹐便索性說我強詞奪理。Anyways﹐若果真是強調奪理﹐應讓可以用李天命手起刀落吧。

    至於強成定空的問題﹐這又變成語言哲學的問題。到底“公平”一詞的定義﹐是客觀上超越語言的存在﹐還是因為眾人先認同一堆意思﹐然後同加個label上去呢。或者可以完全放棄理性﹐把“公平”變為一個感覺﹐我覺得不公平﹐你覺得不公平﹐他覺得不公平﹐但是問題還是到底公平有沒有一個準則。

    Promise同fair也有分別﹐不過一時間想不到好的解釋。公平是形容制度﹐promise是制度其中一個可能的內容。理論上甲方若容許乙方不守諾言﹐那就不守諾言便無損公平了。守諾同一視同仁一樣﹐都是1st order的結果吧。

  22. hevangel,

    唔係想柴你台,不過

    「薯﹕有人接受﹐有人不接受﹐那就要看接受或不接受的理由是否合理﹐是否一個理性人(rational agent)會出作的決定。」

    我相信呢度個個都係理性人,但對「公平」二字的定義可謂相當含糊……切蔥辦法,將薯篇文入面o既「公平」改為「一視同仁」咪唔駛拗。

    至於first, second, blah blah 果d,我諗你同有興趣了解果d朋友開個 talk 好d,或者推介一篇精讀嚟睇過。^^

  23. hevangel:

    有一點我不明白,照你的講法,先到先得、價高者得之類,其實都屬於一般人都接受的遊戲規則,即是公平,對嗎?

    若按張五常的講法,因為物有盡而欲無窮,一定要有一些規則,來決定勝負,在甚麼情況用甚麼規則,取決於交易費用的高低。這個講法,字眼上雖然有別於政治哲學的定議,但核心內容應該差不多。

    比方說,巴士座位採用先到先得的原則,這是因為交易費用較低,這一點,一般人都理解,都會接受,這就是公平的競賽規則,你認為如何?

    當然,如果不是總站上車,多數無得坐,但正常人一般不會以此為由,提出異議,因為巴士座位若不是先到先得,而是基於其他原則,反對聲音一定更多。套用張五常的講法,就是減低交易費用。

  24. 補充一點:世界上沒有最公平的制度,只有交易費用最低的制度。

    交易費用,是泛指一切因協調人與人之間的費用,或稱制度成本,或社會成本,諸如此類。

  25. 淘﹕理性人並不是指討的的人理不理性﹐而是指在經濟學或政治哲學上常用﹐一個假設存在完美人的模型﹐決定不會有任何隨機性﹐腦袋可以計算所有知道的資料。

    從哲學的角度而言﹐任何一個字也不應該含糊﹐否則就會出現語意不明的問題。舉個例子﹐假若“一千元”的定義含糊﹐我同你買野話比“一千元”你。點知原來係俾“一千日元”﹐而不是“一千港元”給你﹐咁算你會不會接受這個切蔥辨法呢。公平的定義並不簡單﹐同其他抽象的複合慨念一樣﹐否則也不會有哲學家寫幾本書講喇。

  26. 薯﹕先到先得同價高者得﹐已經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制度。那到底先到先得是公平﹐還是價高者才得是公平﹖當我們衡量究竟是先到先還是價高者得才是公平﹐總要用同一個公平的標準去衡量吧。

    經濟學上根本沒有公平這個慨念。用最低交貿成本作為公平的標準﹐那應該算是功用主義的一個分支。可是這一來又會出現功用主義的內在問題﹐容許犧牲小部份人去成全大部份人的利益。公平的制度並不一定是最有效率的制度﹐反之最有效率的制度不一定公平。

    巴士座位不一定先到先得﹐你忘記了有傷殘專用座位嗎。冇傷殘人士就是普通先到先得的坐位﹐但有傷殘人士上車就要讓座﹐咁這個規則又是否公平呢﹖其實巴士座位也不一定先到先得﹐外國長途巴就要買飛劃位﹐保證中途站上車的乘客也有位坐。

    交易費用是個scaler﹐可以有最低交貿費用。公平是個boolean﹐沒有分所謂最不最公平﹐只有分公平或不公平。舉個例子﹐兩班朋友相約打波﹐他們可以同意踢足球或打籃球﹐踢波就用FIFA球例﹐打籃球就用NBA球例﹐只要大家同意就是公平﹐但我們不能說FIFA球例比NBA球例更加公平吧。

  27. hevangel:
    不一定是獨媒的,也可能是其他博客。
    上文指出你沒有回應的問題,這次你才回應「強定成空」,為什麼不在上次回應呢?你把港女那例子來引申的部份倒是不重要。

    這次你的回應,也不是直接回應,又是講一堆語言哲學理性感性定義……可否簡單些,「是/不是/可能是有『強定成空』這種問題」來作答?所謂「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很多時感覺你簡單複雜化了。

    BTW,你既覺得「公平」定義複雜,又要堅持某種立場,卻又有一些部份又因未學到而不能解答別人的質詢,其實這種討論會否有些勉強?

    「從哲學的角度而言﹐任何一個字也不應該含糊」
    指討論中的關鍵字眼的話,可以;指任何字眼則不可行。
    從實際角度而言,淘的方法好^^

  28. 「理性人」又係special terms,下次可能要搵翻譯先可以再同「哲學人」討論。;p anyway, 經過幾十個留言,又證明李生講公平、全能呢d概念都係麻鬼煩,少掂為妙。

    btw, 响香港講俾1千蚊人,一般會理解為一千元港幣。如非法律文件,銀行收據,你試吓去街市同豬肉佬講唔該我要10蚊港紙瘦肉ah,我諗佢會呆一呆lor。^^ 呢種咪叫簡單複雜化lor。

    當然,以上case又唔係想指出你不當類比呀吓。「公平」需要定義,我認同,所以既然煩,又可以的話,轉過字眼就是了。

  29. hevangel:

    先到先得與價高者高,是針對不同情況而定,與其說誰更公平,不如說誰更合理。

    無錯,經濟學無公平這個概念,因為經濟學強調資源分配,只講效率, 不講公平。

    哲學有公平的概念,但千百年來,仍然難達共識,歸根究柢,是因為人生出來,就不是公平。既然先天無公平,只能後天講公平,先天不足,後天難免不良,公平的爭議,正由於此。

    另一方面,由於人有差異,競爭來得合情合理。如果人無差異,樣貎、能力,全都一樣,競爭就失去意義。所以話,自由競爭,勝過公平競爭。

    講到尾,公平概念,一如﹝比方說﹞特首的公信力,皆缺乏鞏固基礎﹝人天生就不是公平﹞,當我們定義公平,就會倍感困難,好像特首自稱代表整體港人,容易成為笑柄。

  30. 那邊好熱鬧!且容許我這個俗夫插句嘴。

    「理性人」的定義,粗淺一點的可否說成︰「能因應目標,選擇出最佳 (或自以為最佳) 方法 (或途徑、手段……) 的人 (或任何個體)」?

    至於「公平」嘛,不要說在經濟學的範疇沒有甚麼共識,沒有共識就是沒有共識罷。

    Rawls嘗試為「制度何謂公平」作出一種演繹,說成「一視同仁」未嘗不可 (你鍾意話乜都得),但「一視同仁」的理解似乎有點失真。

    不過,我可以肯定講句︰「一視同仁」絕不等同「程序公平」。

  31. 世民兄:

    「理性人」跟「經濟人」一樣,都是因應目標,選取最合適方法,務求達成。

    所以佛利民講過,「經濟人」的自利動機,有別於一般人所理解的「自利」。牧師為了傳福音、慈善家為了扶貧、生意人為了賺錢、本質上沒分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