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黑即白


Bruce Head特首一言:「朕即香港」,究竟是甚麼意思?據路邊社消息,特首當時以英文思考,心想in general,出口卻說「整體」,實為一時失言。換言之,所謂「朕即香港」,只是「一般香港」,而非「整體香港」。

明白了,原來特首沒有強姦民意,只是有點偏聽而已。但偏聽也不是好東西,所謂兼聽則明,偏聽則暗。特首認為自己代表一般民意,變相排斥異己,並將他們貶低為非一般港人;非一般等於不正常,不論心理生理,不正常就是有病,就要看醫生。這是甚麼歧視?平機會有無答案?

如此非黑即白、非友即敵的二分法,我不覺得陌生。在共產年代,「偉大領袖」一言九鼎,他的意見,就是「社會共識」。人民只許老老實實,不許亂說亂動。若有不從,肯定是「成份」有問題,要麼改造,要麼鎮壓,務求將「毒草」消滅於萌芽狀態。

專制如秦始皇,「朕即天下」,英明神武,但跟「偉大領袖」相比,也有所不及。而自稱「朕即國家」的法皇路易十四,則更加不入流。

大海航行靠舵手,萬物生長靠太陽。領袖之所以「偉大」,在於敢作敢為,夠膽代表「整體民意」。一如摩西受上帝所托,帶以色列人出埃及,之前都無搞過甚麼民意調查。特首若想死後留名,先要自問:有沒這個本事。

原文刊於AM730 09年5月19日號P.3「新國富論」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