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器公用(下)


Bruce Head西九總監程少泉上班七日,閃電辭職,外界盛傳,程生做慣商界,難忍官僚操控,與其綁手綁腳,不如求去,另覓發展機會。走得快,好世界。適逢公僕薪酬爭議,兩件事加起來,值得我們深思。

說過了,公僕薪酬,不應跟商界看齊,非因我們孤寒,而是他們受不起。但近年來,高官薪酬開天殺價,年薪動輒過百萬,至於西九總裁,更接近四百萬,僅次於特首,令人譁然。

政府解釋,高薪厚祿,旨在吸納人才,如果出手太低,就難跟商界競爭,人才流失,對市民沒有好處,所以薪酬一定要高,福利一定要好,這些錢是省不了。

問題是,政府出名官僚,事無大小,都要跟足指引,不能自把自為。明愛事件是最好證明。反觀商界,一般不問過程,只要賺到錢,大可不依常規,故能盛產人才。公私營之別,就在這裡。

一流人才,落在九流環境,英雄無用武之地,叫人難過。正如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你說多麼可惜。

政府一擲千金,跟商界爭人,一來浪費公帑,二來糟蹋人才,這筆糊塗賬,審計署不妨派員調查,還納稅人一個公道。

原文刊於AM730 09年6月22日號P.2「新國富論」欄。

私器公用(下)” 有 2 則迴響

  1. 在公營機構當高層所需的skillset,和在商界當高層大有不同。商界也不一定不問過程,政府也不一定不能自把自為,最重要的是能否靈活變通,在不同的環境底下也能推動自己的議題。能在政府和商界都長袖善舞的,實是非常獨特的人才。要吸引這種人放棄商界高薪和分紅到政府工作,人工和工作性質自然要有相當的吸引力。問題是,請的人是不是適合的人選。在這方面,香港政府的往績似乎麻麻。

    另,西九未有行政總裁便聘請行政總監,只會令招聘行政總裁變得難上加難。何不先請個頭頭,讓他或者她來組班?

  2. 我估,那些商界精英一般低估了政府的官僚,他們事前當然知道政府與商界是兩回事,但知道是一件事,親身體驗是另一件事,那個程少,我相信他事件應該做足心理準備,但當真正入了政府,才發覺現實遠超想像。

    當然,真相如何,只有程少自己知道,但他寧可冒CV留疤的風險,也要求去,背後一定有苦衷,不會是單單「私人理由」這麼簡單。

    另,未請總裁,先請總監,的確失策,但最失策是,西九要儘快上馬﹝已經拖得太耐了,不能再拖﹞,很多計劃,事前沒有想清想楚,只是主事者一廂情願以為一定可行。我估計,程少以其商業眼光,審視這些計劃,發覺不大對頭,實行起來,一定出問題,勢必成為社會眾矢之的,與其長痛不如短痛,一走了之好過。

    有人說,程少不是文化人,沒資格管理西九,我反而認為,如果程少是文化人,可能不會那麼快就辭職,因為文化人一般比較「浪漫」,不懂計算經濟效益,會真心相信西九是行得通的。

    我雖然也是文化人,卻出名孤寒,批死西九一定失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