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無可恕


Bruce Head西貢去年發生嚴重車禍,死了十九人,還有四十多人受傷,肇事司機危險駕駛,罪名成立,被判監禁四十個月,兼停牌三年。刑滿後,須經審核,才可復牌。

由於事發時,政府還未提高危駕罰則,法官只能以舊例量刑,後者最高刑罰為監禁五年,考慮到司機認罪,減刑三分一,即時執行。

新法沒有追溯力,可以理解,但法官說,司機態度鹵莽,無視乘客安全,是「罪無可恕,情無可原」,也是同類案件中最惡劣的。這就奇了,既然講到司機十惡不赦,為何還要減刑,不是自打嘴巴嗎?

認罪不一定有悔意,有無悔意,只有自己知道,除非用測謊機,否則難以確定。即使用測謊機,也難保準確。

錯就要認,打就企定,是最起碼的要求,無理由隨便認個罪,就奉旨減刑,對不對?假設我是疑犯,明知鐵證如山,無得抵賴,不如認罪,但求寬大處理。法官信以為真,照減可也,對受害者是否公平?

我認為,如果案情嚴重,認罪無得減刑,反而若不認罪,最後查明屬實,則要加刑,以收阻嚇效果。大家認為怎樣?

原文刊於AM730 09年6月23日號P.5「新國富論」欄。

廣告

罪無可恕” 有 14 則迴響

  1. 大佬呀﹐你讀經濟架。認罪減刑同不認罪加刑﹐只是同一個銀幣的兩面﹐等同把最高罰則提高。考慮認不認罪﹐也只是考慮個delta。

    認罪減刑﹐可以用game theory去解釋。上法庭沒有百份百﹐可以證據十足但程序犯錯而輸了官司。認眾減刑可以免上法庭的風險﹐檢控官計過條數先會開減刑條件。同埋如果認罪冇減刑﹐疑犯點解要認罪﹖單單官司都要打到盡﹐律政署開支就會高好多。

  2. hevangel:

    所以我說:「如果『案情嚴重』,認罪無得減刑,反而若不認罪,最後查明屬實,則要加刑,以收阻嚇效果。」

    危險駕駛,導致十九人死亡,是否屬於案情嚴重?有何理由要減刑?就連法官也說:「罪無可恕,情無可原」,卻又因為疑犯認罪減刑,不是自打嘴巴是甚麼?

    否認控罪,砌詞狡辯,企圖脫罪,是否屬於「妨礙司法公正」?若查明屬實,就在最高刑期上,再加一個刑期,以此案為例,最高刑期是六十個月,由於不認罪,加刑三分一,即八十個月﹝多出來的二十個月,是針對講大話而判的﹞,即時執行。

    由於不認罪要加刑,變相等於認罪減刑,依然可以吸引疑犯認罪,免卻律政署增加額外開支。

  3. 否認控罪﹐企圖脫罪﹐辯護(狡不狡是主觀)﹐不是每個被告的基本人權嗎﹖只要沒有收買證人﹐作假口供﹐就不算妨礙司法公正。查明是否屬實﹐不正正就是法庭在做的事嗎﹖其實你可以看看西方法律精神與日本法律精神的分別。香港跟西方﹐你說的那套跟日本。(中國沒有任何法律精神﹐所以冇得睇。)

    至於最高刑期嘛﹐我心中沒有特定的數字。不過誤殺判終身監禁﹐咁謀殺可以判乜﹖斬頭定凌遲﹖

    點解你唔直接要求把最高刑期加到八十個月﹐要改減刑制度變加刑制度﹐法律上的難道比直接加最高刑期難很多﹐甚至要把何謂西方法治精神由頭從新辯論一次。

  4. 舉個例,問小明有無殺過人,小明話無。事發時係邊,小明話係屋企訓覺,最後查明小明的確有殺人,這樣算不算比假口供?又算不算妨礙司法公正?

    又例如,小明雖然有殺人,但小明說,當時癡左線,不能控制自己,所以否認謀殺,最多只認誤殺,但根據精神科醫生報告,小明沒癡線,這樣又算不算比假口供?又算不算妨礙司法公正?

    我是這樣說的:「否認控罪,砌詞狡辯,企圖脫罪。」否認控罪是第一步,砌詞狡辯是第二步,企圖脫罪是第三步。第一步及第三步是基本人權,但第二步不是。明明自己無癡線,卻說自己癡左線,就是狡辯,最後查明屬實,就要重判,就是這麼簡單,你認為有問題嗎?

    至於最高刑罰,在香港只是得個樣,極少執行,就連危險駕駛導致十九人死亡,都不用最高刑罰,因為司機認了罪,但法官明明自己講,司機「罪無可恕,情無可原」,卻又因為認罪而獲得減刑,我認為是自打嘴巴,你認為如何?

    既然最高刑罰形同虛設,加大最高刑罰,又有何作用?

  5. hevangel,

    誤殺可判終身監禁唔係我作o架。

    「在香港, 根據《侵害人身罪條例》( 第212 章) 第2 條, 若罪行為謀殺而被告為成人, 法庭必須判處終身監禁。若罪行為謀殺而被告在犯罪時不足18 歲, 則法庭對該人應判處終身監禁抑或較短刑期( 確定限期) 的監禁, 具有酌情決定權。此外, 對於其他嚴重罪行, 例如誤殺、強姦、縱火、製造/ 販運危險藥物和搶劫, 法庭亦有判處終身監禁的酌情決定權。」

    唔信你又可以睇呢度:
    http://www.hklii.org/hk/legis/ch/ord/212/s7.html

    咁講到「罪無可恕,情無可原」,仲唔係可以行使酌情權?如果唔係,對住真係判終身監禁果d,仲有咩更盡o既說話?

  6. 「如果唔係,對住真係判終身監禁果d,仲有咩更盡o既說話?」

    死有餘辜,死不足惜,依例判處死刑,姑念被告認罪,減刑至終身監禁,若表現良好,廿年後釋放。

  7. 事忙﹐睇樓中﹐略回。

    疑犯可以選擇不作對自己不利的證供是每個人基本法律權利吧。一個事實陳述﹐可以分為真或假或不知道。疑犯不認罪不等同俾假口供﹐他只是沒有說”他殺人“﹐與他說”他沒有殺人“﹐在邏輯上是有分別的。

    另外你睇得法庭戲太多了﹐你說那些是明顯作假口供﹐但事實不會在法庭中出現。在法庭中是由辯方律師去提出質疑控方的指控﹐疑犯最多只是在證人欄回答問題﹐然後由辯方律師從證人的陳述中﹐引導陪審團或法官作出疑犯無罪的結論。

    你整個推論的最大問題﹐就是先假定了疑犯有罪﹐與西方法律的無罪推定精神不乎。法庭是找出疑犯有沒有犯罪的地方﹐法官和陪審團只能從證人和物證中﹐推斷發生了什麼事情﹐再去判那些事情有沒有構成犯罪。另外負責砌詞狡辯的不是疑犯是辯方律師﹐那是不是辯方律師打輸官司就要罰﹖

  8. 俾你睇穿咗薯一向傾向寧枉勿緃tim。:p

    不過,戲言而矣,原文並無預設被告有罪的含意。重申,﹝ 不知包括薯的意思與否﹞,刑期太短,認罪減刑太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