疊床架屋


Bruce Head平機會浪費公帑,主席鄧爾邦領導無方,責無旁貸,卻換來立法會帳目委員會一句「遺撼」,沒有「讉責」,更加毋須辭職,天理何在?

更荒謬的,是政府打算增撥資源,多聘一名營運總裁,年薪接近二百萬,專責監管。可憐納稅人又要做水魚,任由庸官宰割。

做錯事,有人負責,沒人受罰,是政府慣例。如果運氣好,還有獎賞,例如給你撥款,增聘人手或添置器材,表面上是解決問題,實情是鼓勵犯錯。好像醫管局,早前欲花二千多萬,購買加密手指供職員使用,但有此法寶,還有誰會小心處理?

請人監管平機會,似是對症下藥,但有關工作,又找誰來監管?如果監管不力,是否又要請多個人,雙重監管,或多重監管?

政府有個錯覺,以為所有問題都可以用錢解決,於是一味撥款,完全不理成效。人手不足,設施殘舊,尚可撥款解決,但制度缺陷,怎能用錢填補?

楊懷康講得好,像平機會、旅發局之流,目標模糊,工作成效難以量度,容易「誘出不道德行為」,例如頻頻外訪,或大搞活動,雖然有姿勢沒實際,但政府一樣收貨,只是納稅人的錢,就這樣付諸東流。

制度一日不改,就算使再多的錢,或請再多的人,都是無補於事。

原文刊於AM730 09年7月10日號P.2「新國富論」欄。

廣告

疊床架屋” 有 2 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