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棚雜憶


Bruce Head季羡林走了,同行還有任繼愈,「國喪二寶,哀痛曷極」,這是饒宗頤說的。

季老文博古今,學貫中西,堪稱一代大儒,令人高山仰止。可惜小弟不才,讀不懂其大作,只翻看過《牛棚雜憶》,還要是「打書釘」,認真孤寒,想來也有點慚愧。

《牛棚雜憶》是一本好書,文字淺白,適合普羅大眾;內容關於文革,盡是不快經歷,難得季老看得開,字裡行間,沒有半點磨斧痕跡,只想以自身經歷警告世人,不要重蹈覆轍。

季老精通十多種外語,艱深如梵文,冷門如吐火羅文,亦瞭若指掌,惟獨不懂日語,據聞與日本侵華有關,不學日語,以示無聲抗議。

想起陳寅恪,跟季老一樣,都是國學大師。在抗戰時期,陳老流落香港,隱居避難。一次日軍闖進陳家搜查,遭陳老以日語嚴詞斥退(五四前後的知識份子,多數懂日語)。事後日軍得悉陳老身份,不但沒有怪責,反以米糧贈之,即使陳老不領情,日軍亦無留難。

無錯,日軍雖然殘暴,也有可取之處,起碼識英雄,重英雄,對知名學人尤為禮待,這一點,後來的「解放者」根本無得比。事實上,如果他們有此胸襟,大陸就沒有「牛棚」,季老也沒有「雜憶」,我也不用打「打書釘」了。

有些話,不能說白,大家明就算。

原文刊於AM730 09年7月15日號P.12「新國富論」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