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碳關稅


Bruce Head美國能源部長朱棣文訪華,在清華大學演講,特別提到,中美兩國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佔全球四成,故兩國應該加強合作,研發再生能源,以對抗氣候變化。

講到合作,自然要拿出誠意,但美國早前才通過「碳關稅」,向違反減排限制的國家徵收特別關稅。雖然朱棣文一再強調,「碳關稅」不是保護主義,更加不是針對中國,但鑑於美國往績不佳,經常借故挑起貿易戰,此番言論,有誰會信?

就連同行的商務部長駱家輝也自知理虧:「歐美等國,排碳已有百多年,此刻要求中國減排,並不公平。」事實上,《京都協議書》規定,由於富國與窮國有別,在減排上有「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要分開處理。

美國不肯簽約,表面上是要一視同仁,窮國不應豁免,實情是怕損害國內經濟,繼而流失選票。問題是,其他發達國家都簽了,就連原本企硬的澳洲,在新總理陸克文上台後,亦改變初衷,同意簽約,美國為何不簽?

要知道,美國是頭號排碳國,由上世紀初開始,一直排到今日,從未停過。如果全球暖化真有其事,美國肯定是罪魁禍首,現在徵收「碳關稅」,只是轉移視線,將責任推卸他人。美國若想服眾,先要簽約,並且身先士卒,馬上減排,這樣「碳關稅」才有得商量。

原文刊於AM730 09年7月17日號P.8「新國富論」欄。

廣告

不要碳關稅” 有 2 則迴響

  1. 嘩~ 乜你今次咁左派既﹖講碳稅﹐作為右派應該要用界外效應分析嘛。

    美國上世紀初一直排到現在沒有問題﹐那是sunk cost不能追回。再者一九零零年還未有溫室效應﹐碳配額的價錢接近免費。富國與窮國減排上有區別﹐本身就己是向左派政治勢力抬頭﹐有違自由貿易的精神了。

  2. 在文化藝術及環保方面,我承認,的確有點「左」。但此左不同彼左,動機目標不盡相同。有時候,選擇性左傾,有策略上的需要,盲衝直撞,只有死路一條。

    我有想過界外效應,但本文不適用,我只想說,美國借環保之名,行保護之實,僅此而矣。

    1900的確無溫室效應,但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過去百幾年的排碳,積積埋埋,才種下今的惡果。中國在八十年代開放,頭十年,只是試驗性質,真正大規模工業化,是九十年初的事,至今只有十幾年歷史,若要減排,無可能跟富國看齊。

    況且,富國與窮國的承受力有別,劃一減排,對窮國不公。不要忘記九十年震憾療法的教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