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場戰爭


Bruce Head昨日是二戰爆發七十周年,今日是日本簽字投降六十四周年,彷彿是命運安排。關於二戰起點,主流意見是德國入侵波蘭之日,有爭議,因為亞洲戰場早已開火,加上英法宣而不戰,美國又靜觀其變,說是起點,難以服眾。

日本亦有類似問題。由「九一八事變」開始,到「七七事變」,繼而南進,偷襲珍珠港,單挑美國,最後舉手投降,前後十五年,跟歐美定義的二戰長度有好大出入,應該如何定位?

最經典的講法,是「大東亞戰爭」,旨在建設「大東亞共榮圈」,名實相符,但政治不正確,不行。取而代之,是「太平洋戰爭」,以日美海戰為主,卻無視中國戰場,不夠全面,也不行。

怎麼辦?索性叫「十五年戰爭」,即只計年期,不理性質。問題又來了。中日在一九三三年簽署《塘沽協定》,暫息干戈,至「七七事變」再次交火。換言之,「十五年戰爭」中,有四年是和平期。戰事非持續,是一場,還是兩場?

因為歐美自大,就連戰爭定義,都以自我為中心,以致出現上述矛盾,多年來爭持不下,難怪中國感到委屈,日本覺得尷尬了。

順帶一提,日本每逢戰敗紀念日,都會舉行追掉儀式,天皇怎麼說?當然不會提「大東亞戰爭」,好簡單,四個字:「那場戰爭」。這是非官方兼不成文的稱呼了。

原文刊於AM730 09年9月2日號P.2「新國富論」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