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鐵不成鋼


Bruce Head我以往甚少評論政治,一來不懂,二來不屑,天下烏鴉一樣黑,政客都是一個樣,有甚麼好評?但今次不同,實在太荒謬,不吐不快。

話說甘乃威涉嫌求愛不遂,怒炒助理,事件曝光後,引起軒然大波,其中不乏笑位,不是歡笑,是苦笑,陰公。

首先,由民主黨查甘乃威,根本難以服眾。何俊仁說:「調查時,不會視甘乃威為自己友,會當他是其他黨派的成員,秉公處理。」如此妙論,政府記得參考,下次官官相衛,不妨學何生,玩「分身」,保證天下無敵。

至於事件主角甘乃威,究竟有無犯錯,又有無講大話,現在言之尚早,但他的回應,肯定不得民心。連日來,不少市民「風煙」電台,批評他「左閃右避,愈描愈黑」,有失議員身份。

政客最鐘意批評政府一意孤行,「沒有聆聽市民聲音」﹝這句話,一如官腔的「不評論個別事件」,聽到厭﹞,現在風水輪流轉,市民仗義執言,甘乃威又有無聽到?還是意見接受,態度照舊?

講到尾,律己以寬,待人以嚴,是政客一貫作風,不宜寄予厚望,特別是民主黨,恨鐵不成鋼,非常失望。

原文刊於AM730 09年10月7日號P.4「新國富論」欄。

恨鐵不成鋼” 有 34 則迴響

  1. hev,周秀娜在灣仔尖咀坐一晚枱的收入,可能比女助理的月薪還要高。有下文的話,做兩晚已經等同年薪。香港民選政客,絕無可能養得起她那種質素的女助理,或者像eliot spitzer那樣「僱用」一級職業美女。對甘仔來說,這可能已是他的極限了。

    事到如今,甘仔應該只有辭職一途。就算真的是女方會錯意,他事後閃縮的表現,已令他完全失去公信力。這個故事教訓我們,除非你藝高人膽大又輸得起,否則千萬別在搵食的地方覓食。

  2. 喂,你o地幾個!

    唔好忘記呢個blog係公眾地方,仲有女性讀者,仲有d人有同情心o架吓。

    評論兼一面倒話受害人唔靚,要講都留返私底下講啦。至於周小姐公價幾多,我諗你話俾班科大生聽佢o地會有興趣d。

  3. hevangel:

    所以話,除非有十足把握﹝起碼九成﹞,可以隱瞞一世,否則還是從實招來,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一如買股票,最緊要止蝕。

    David Letterman無厘正經,沒有道德包袱,世人對他無期望,自爆風險較低,反觀那些議員,平時站在道德高地,左評右彈,扮到自己好似好偉大,好似番生雷峰,要他們自揭瘡疤,等於要了他們的命。

  4. tzigane:

    「千萬別在搵食的地方覓食」

    我鐘意呢句,但聰明如克林頓,也把辦公室變陽台,難怪有人說,我們都是基因的奴隷,甚麼基因?當然是狗公基因了。

    講開又講,你正在環遊世界,也有時間留意到這單鼻屎裡的風波?

  5. 記號士:

    我成日話,香港是一粒鼻屎,天大的事,也只是鼻屎裡的風波,拿來抽抽水,講講笑可以,千萬別認真,人生苦短,還有其他大事要趕著做,不做會後悔的。

    一點題外話,據聞某報追擊阿甘,是別有用心,你有聽聞過嗎?

  6. 記號士:

    你冇……咁正面話lor。:p
    well, 我只係覺得佢個樣係點唔重要,重要o既係甘生亳無誠信,加賴死唔走,好心佢啦。政客想人buy佢,形象真係要執緊d。

  7. 也有傳聞跟總辭有關……唉,政治呢家野,不要預我,我都係返屋企看卡通片好過。

    都係果句,鼻屎裡的風波,好鬼無聊,笑過就算。

  8. 哈哈,淘,唔好意思,只能說,都是hev帶了我進歪途 🙂 公價方面,相信科大一眾拿著相機的小朋友們,都看過我看過那本列出價目表的壹仔吧。這些猜測,都是publicly available information了。

    薯,我已回家兩星期了。環遊世界的時候,還是會留意香港新聞的。雖說是鼻屎裡的風波,但香港發生的事,無論多無聊也好,始終有點獨特的親切感。

  9. tzigane, 由於我係睇場,點都要出句聲o既。

    明知hevangel條友仔成日玩o野o架啦,佢响我facebook post 狗仔相時成日同人講要食狗肉,真係7到冇朋友呀。我算百無禁忌,但唔係人人係咁。

    hevangel,你小心d第時返香港拉茜咬你呀。明恐嚇 😄

  10. 我都成日對住自己隻狗講﹐問佢好唔好煮佢來食﹐佢仲好開心咁申“利“點頭添。可能拉茜好想你食左佢呢。你沒有沒看過一本流行讀物﹐叫The Pig That Wants to Be Eaten: 100 Experiments for the Armchair Philosopher by Julian Baggini。

  11. he..devi.,

    冇話錯你o架,又玩子非魚?excuse me。

    btw,見過本書但冇興趣揭,覺得個名純gimmick,你有冇讀書報告先?點test隻豬知道之後會俾人食?

  12. 嘩,十幾年……

    我之前希望移民他國,但最近有點改變,始終香港是我家,住了廿幾年,恐怕未必適應外地生活,將來如有能力,多點出國旅遊,每次去一頭半個月,體驗各地風土人情,加埋有半年時間不在港,餘下半年回港,吃喝玩樂,都係香港好。

  13. 你或者可能考慮我外父的做法。他早年移了民,在海外有個base,也在香港有樓。近幾年來,他就像你所說,每年半年在港,另外的時間一半旅遊,一半花在另一個base。人老了,始終還是喜歡在家的感覺。一年花一半時間住酒店,也不是那麼的過癮。

    我認為,我們這一代還可以說「xx是我家」,但之後一代就要有四海為家的心理準備。有個朋友,父母是韓國人,在歐洲出生、澳洲和亞洲長大、美國念大學、之後加入了全球每一個洲都有分店的公司工作。她的fb網絡,就像是聯合國的通訊錄。要在未來二、三十年保持競爭力,就要有這種貨真價實的「國際視野」。不移民,實在做不到。

  14. 其實沒有什麼不適應﹐除了冇得食中餐外﹐其他一切可以網上搞掂﹐最多是郵費貴些吧。

    外國玩的東西﹐同香港完全唔同。你要住三數月才可以感受到。如果只是做遊客﹐見識的所謂風土人情咪同無記的旅遊節目差不多。

    最好的方法是出國讀書﹐去讀個MBA回來﹐又可以真正見識外國。

  15. tzigane:

    我上年去歐洲,識左對夫婦,就像你外父一樣,一半時間在香港,一半時間在旅遊﹝包括到美國探親﹞,這種生活幾好,幾適合我,始終我英文不佳,移民海外,難識朋友,也就無法融入當地生活。

    另,你個朋友都算厲害,人生難得有此際遇,比起不少終日朝九晚九屈在office的所謂「專業人士」,不知好幾多倍。

    好奇一問,移民不是人人可以,但出國讀書,相對容易,你是否贊成政府直接資助本地大學之餘,也以憑券形式,資助學生到海外升學?

    比方說,現時每名本地大學生的平均成本為每年廿五萬,政府資助約五份四,學生只須繳交四萬二,如果政府以憑券制,資助每名學生廿萬到海外升學,助他們拓闊視野,將來在全球化的舞台上一顯身手,你認為如何?

  16. 薯:

    我認為海外學券制可行,但我覺得還可以再進一步,為所有考入海外一級學府的學生提供全費支助,讓來自中低收入家庭的學生有機會到海外名校就讀。而全費支助的名單,除了哈佛、牛津之外,也應包括juilliard, central st martins等學府,和在歐洲、阿拉伯、韓國和日本的一流學府。

    但最重要的一點是,海外學券不能有要求學生畢業後回港之類的附帶條件,甚至應該鼓勵畢業生在海外落地生根、發展事業。畢業後留在史丹福畢業後留在矽谷創業的香港學生,有機會成為下一個jerry yang 或者steve chen。要他們畢業後便回港進投行、當顧問,最終得益者只會是老蘭的酒吧、club老闆。

    香港精英,不一定要留港才能建港。在海外當「香港品牌」的代表,也是「建港」的一種方法。紐約時報上星期一篇報導說,廣東話在紐約唐人街已趨式微。早年的香港移民,也鼓勵新一代學習普通話、捨廣東話。長此下去,「香港」將會完全失去其獨特形象,而香港人也只會是普通話說得很爛的中國人的代名詞。

    另外,多倫多、溫哥華、悉尼和墨爾本的中餐水準都和香港有得揮,價錢也算相宜,包你有啖好食。肯花錢的話,在倫敦也有好野食。在這個年頭,無得食已經不再是不能移民的理由 🙂

  17. 我想起上世紀中,不少中國留學生,學成後回「新中國」建設,結果有入無出。

    我認同學券不能有附帶條件,學成毋須回港工作,正如我反對政府以高薪跟商界爭人,英雄無用武之地,浪費得很。

    出國讀書,無非為拓闊視野,迎接全球化的挑戰,如果學成後回港,屈就於一間中小企,根本就是大才小用。要學以致用,就要留在海外,幹一番事業,寧可等他們在外闖出名堂,再利誘他們回流,好過一開始就要他們在中環朝九晚九,過不見天日的生活。

    如果政府真係為學生好,就不要劃蛇添足,良禽擇木而棲,只要香港有機會,人才只會蜂擁而至,否則留得到個人,也留不到個心。

    講到借留學生到海外建立「香港品牌」,就要先確保他們不被西化,我因此反對父母太早送孩子出國留學,中小學不宜,起碼要大學,否則到了外國,不消幾年,就變成一條香蕉,連中文都忘記了,又如何建立「香港品牌」呢?

    至於中餐,外國應該不會平到那裡去吧?吃個老麥都要七、八十,一頓像樣的中餐,應該無三百都好難落樓,我在荷蘭見到有間普通既中餐館,一碗雲吞麵盛惠港幣八、九十元,真係不可思議,我估,應該是增值稅之過吧。

  18. 來溫哥華喇。雲吞麵CAD$7﹐計埋都係HK$50。

    留學生在海外闖了名堂﹐就不會回流香港了。回流只有一個原因﹐就是香港比海外好賺錢。香港市場太小﹐根本吸引不到人回流。

    教育到底是福利還是投資﹖若果是福利﹐發學卷送學生出國﹐理論上對個學生好。但如果是投資的話﹐計落條數用來發展本地大學更具成本效益。

  19. 好無食先?

    我認為,海外學券既是福利,也是投資,但講到尾,應以學生利益為先,畢竟我們都有交稅,同等價值的福利,應該用到盡,如果大學生的年均成本是廿萬,留港讀名義上是國際化實際上是大陸化的本地大學,還是出國留學,讀真真正正的國際大學?

  20. 交稅送人地個仔出國留學﹐俾你都唔制喇。花錢在本地大學﹐至少有multipler effect。錢給了外國就像倒了出去的水。

    另外不要迷信外國大學﹐美國野雞大學多的是﹐除非是名牌大學﹐外國教育不一定比香港好。

  21. 溫哥華的中菜幾好,薯你大可放心。嫌溫哥華太遠的話,悉尼只是八小時機程,中菜和溫哥華一樣好。荷蘭的中菜館,很多都是當地有力人士的聚腳地。不是和熟人一起吃飯的話,很難有好野食。

    你提到上世紀的留學生,我便想到了詹天佑等清朝留美學生。現在的香港,應該不會有入無出,只怕怕事的官僚半途而廢。

    hevangel說得沒錯,外國野雞大學多的是。所以,要搞的話,一定要限頭五十名的大學,或者特定的藝術、技術學院。

  22. hevangel:

    是的,香港高等教育的水準比較平均,不像外國,野雞處處,好與壞,分別可以好大。不過,香港這個「優勢」﹝平均優勢﹞未必可以維推好耐,因為特首要發展六大產業,包括教育產業,更撥出兩幅土地作私立大學興建之用,但據聞面積太小,甚至不如中學﹝不是普通中學,而是傳統名校,如拔粹,或部份村校﹞,而且校譽建立需要時間,根本緩不濟急。

    事實上,如果有得揀,我相信一般學生寧可報讀嶺南、教院,也不會選擇私立大學﹝可能只得兩楝校舍,另加一個操場﹞,而大陸學生最講名氣,更加不會山長水遠來港讀私大,剩下來的,只有那些副學士,久而久之,私立不變野雞才怪呢。

  23. tzigane:

    不說不知,要在荷蘭吃好的中菜,原來要「響朵」的。

    清末民初的留學生,跟赤化初年的留學生,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憂國憂民,惟一分別,前者愛國,國家也愛你,後者愛國,但國家不愛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