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Bye Lenin


今日是柏林圍牆倒下二十周年,大日子也,當局在勃蘭登堡門前,推倒一千塊大型骨牌,慶祝德國繼一八七一年後,再次統一。

想當年,鐵幕倒下,引發骨牌效應,席捲整個東歐,最後波及蘇聯,一夜解體,人稱「蘇東波」,冷戰隨之結束。赤化不再,跟希魔自盡和日本原爆,並列上世紀三大喜事,值得舉杯慶祝。

此時此刻,想起一套德國電影,叫《快樂的謊言》(Good bye Lenin),女主角是位母親,居於東德,一生信奉共產主義,於八九年昏迷,數月後甦醒,德國已經統一,醫生說她不能受刺激,否則隨時無命,兒子惟有向她撒謊,指共產黨仍然掌權,並聯同親朋戚友,一齊做戲,企圖瞞天過海。

戲內不乏笑位,令人捧腹,日耳曼人生性嚴肅,與幽默感絕緣,難得拍出這套搞鬼之作,結果大收旺場,更勇奪多個電影獎項,包括柏林影展最佳電影等,可謂實至名歸。

劇情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不幸,但更不幸的,是類似的不幸事件,絕非少數。生於共產國度,洗腦是家常便飯,洗得多,腦袋難免遲鈍,黨說甚麼,就信甚麼,完全失去思考能力,那怕是指鹿為馬,也會照單全收,絕不懷疑。

他們深信,「偉大的黨」永遠正確,不會犯錯,更加不會倒台,即使現實相反,也拒絕接受。中國還好,走資後「錢途」光明,證明改革無錯,開放無罪。反觀東歐,因為誤信「震憾療法」,適得其反,經濟差過以前;人民無錢開飯,自然懷念昔日「做是三十六,不做也是三十六」的日子。

蘇聯更慘,解體前是超級大國,地位僅次美國,但解體後,國力迅速衰退,幾至一沉不起,昔日榮光,化作縷縷輕煙,一去不返。最近有調查指,六成俄國人認為蘇聯解體是一場「悲劇」。

不過,如果歷史有take two,他們又是否願意重新來過?應該不會吧。要知道,資本主義再「邪惡」,起碼還有自由,或多或少,視乎競爭而定,即使再少,也多過社會主義。不自由,毋寧死;有自由,就有希望,總好過以前,重紅輕專,如果閣下出身不好,如何努力也是枉然。

說回《快樂的謊言》,片末有幾個東德實景鏡頭,是大白天,但色調灰暗,行人三四,泊車多,行車少,毫無生氣,彷如死城,這樣的生活,你喜歡嗎?

Advertisements

Good Bye Lenin” 有 26 則迴響

  1. 早前往柏林時,我特意到了checkpoint charlie和舊東柏林看看。我看到的地方都相當熱鬧,一點也不灰沉。不過,東德其他城市,聽說還是比較落後。

    在歷史巨輪下,二十年微不足道。我相信五十週年之時,舊東德經濟將會追上西德,享受自由麵包兼備的生活。中俄兩國證明,共產主義這種病毒威力強勁。假若五十年能夠復元,德國算走運了。

    和東德相比,沒用重藥的中俄兩國,前路應會比東德難走。治重病,要用重藥。怕痛又怕苦的話,怎樣醫?

  2. hevangel:

    那一段真係正,還有一段,好似是阿媽生日,阿仔約齊親朋戚友,又請了兩個類似前共青團的成員唱歌,期間,對面大廈外牆有工人正掛上一幅大型可口可樂廣告,真係笑爆嘴。

  3. 記號士:

    呢隻碟我會長keep,可以借,或到我家欣賞,例如遲些再搞聚會,看看曹博士會否大駕光臨。

    另,之前看的是vcd,是租的,最近買了dvd,只是賤價五十多元,看來這類碟在香港沒有市場。

  4. tzigane:
    如果震撼療法行得通,大步攬過,長痛不如短痛,當然最好,但始終赤化已有幾十年歷史,積習難改,一下子變天,人民未必受得住,比方說,開放市場,對國企不利,如果開放的速度太快,國企大量倒閉,新職位又未能馬上補充,就會出現真空期,失業率急升,影響社會穩定,最後未見其利,先嘗其害。

    雖然我覺得Joseph Stiglitz有點左,說話有時偏激,但他的Globalization and Its Discontents寫得有道理,值得一讀。

    不過,像中國,摸著石頭過後,雖能避免改革的陣痛,但有些問題,若不大刀闊斧,就解決不了,例如現在政治改革嚴重落後於經濟改革,國家監控又揮之不去,就是昔日赤化的遺毒。

    事實上,開放三十年,言論仍未自由,的確少見。據張五常解釋,當年政府搞共產,資源按身份分配,高幹拿多些,平民拿少些,紅五類拿多些,黑五類拿少些,異見﹝特別是批評﹞會破壞一個人的名聲,身份不保﹝由紅五類變黑五類﹞,最後影響自己的財富,所以共產國度一向不容言論自由,但現在已是市場經濟,就連私有產權也寫在憲法內,商人更可入黨,為何仍然沒有言論自由?好簡單,因為寧左勿右已經根深蒂固,一時三刻改不了。

    另,那幾個東德實景鏡頭,應該是統一前的,可看這裡,由三十五秒開始:

  5. 問題是,震撼療法是否行得通,沒有三數十年也難定論。突然作巨變,「未見其利,先嘗其害」是必然的結果。要減低其害的最佳辦法,就是有國家、國際機構不斷的在旁提供援助。而某程度上,歐盟便為近歐洲的前蘇聯加盟國與及東歐諸國,扮演贈醫借藥的角色。

    同意你所說,有些問題,若不大刀闊斧,就解決不了。政治改革嚴重落後於經濟改革的惡果,就是這只會拖延一場極大的動盪。這兩方面的失衡,有如一高一肥玩二人三足馬拉松。政治把經濟改革拉跌,或者經濟改革把政治拉倒,都只是遲早的問題。問題是,跌倒之後,怎樣去善後。不用震撼療法的話,每次跌倒之後,當權和既得利益者都會把國家帶回比較穩定、河蟹的二人三足之途。

    我未讀過Globalization and Its Discontents,但讀過一些閱後評和相關題材。他對imf和world bank等的批評實在非常精僻,但印象中中他對震撼療法的評價,主要著眼於imf等的善後方法,例如不對症下藥、養肥了一小撮人但社會未能得益等等。因此,他認為這些機構的modus operandi必須改革。他有否定震撼療法嗎?

  6. tzigane:

    印像中,Stiglitz好像沒有講明「震撼療法」是否行得通,他只說,九十年代初的東歐,並不具備此療法的先決條件,換言之,就是不落麻醉藥做開刀手術。

    他說,由於前共產國家缺乏安全網,例如失業救濟金等(當生老死葬都由政府包辦,安全網是多此一舉了),無法舒緩改革帶來的陣痛,以致改革尚未成功,人民已經痛死了。

    他又說,西方國家講一套,做一套,一方面要東歐開放市場,另一方面又暗設關卡,將東歐貨品拒諸門外。

    例如一九九四年,全球鋁價暴跌,西方國家指俄羅斯傾銷,是罪魁禍首,其中美國鋁業龍頭Alcoa建議成立全球鋁業卡特爾,以作抗衡。這個荒謬的建議,竟獲國務院通過。美國以資本主義自居,卻帶頭打壓競爭,鼓吹壟斷,簡直諷刺透頂。

    Stiglitz說,西方原本希望俄羅斯學習市場經濟,最後卻上了錯誤一課:若想在市場經濟吃得開,就得去找政府!

  7. hevangel:

    如果你是領袖,有勇氣實踐你的計劃嗎?不要忘記,如果失敗了,不但會淪為千古罪人,更有可能以漢奸的身份受審,最後打靶也說不定。

    講到尾,這已經不是成效問題,而是guts問題。

  8. 別傻了。如果我是領袖﹐當然是中央集權獨裁統治最多油水。那有公司總裁會自願分拆公司﹐有大公司總裁不做﹐去做分拆後細公司總裁。

    中國要分裂﹐不可能由上而下去推動﹐一定是由下而上去推動的。美國有德洲分離主義﹐加拿大有魁獨政黨﹐中國為什麼不可以廣東獨立運動﹖

  9. 免責聲明:我堅決反對任何分裂祖國的行為,廣東省是祖國不可分割的部份,任何分裂企圖,註定不會得逞,中國人民誓死捍衛祖國統一,偉大的中國共產黨萬歲!!!

    言歸正傳,在上的,不會放權,在下的,只顧賺錢,甚麼分裂,損人不利己,有誰會做?

    而且,我是中國人,情感上樂見中國強大,不欲分崩瓦解,說真的,我希望兩岸將來和平統一,只要對大家有利,統一總比分裂好。

    你身在外國,隔岸觀火,但大陸很多同胞仍在赤貧線掙扎,如果政局動盪,他們肯定首當其衝,比誰都更慘,未脫貧的,更加不可能脫貧,脫了貧的,也隨時打回原形,即使將來形勢好轉,他們也等不到那一日。

  10. 如果廣東省(或其他沿岸省份)﹐不用背著內陸落後的省份的包伏﹐沿岸人民可以更加快脫貧。

    在下的只顧賺錢﹐不過誰說分裂沒有錢賺﹖對沿岸省份來說﹐和平分裂帶來的經濟利益﹐比現在給中央箝制更有利益啊。

    國家同公司一樣﹐統一和分裂等同合併和分拆﹐沒有對或錯﹐只有是否有利。我認為中國走歐盟模式最好﹐各省各自為政但貿易互通。其次是美國的聯邦模式﹐北京管外效和軍事﹐各省自己管內政。再次之是現在的中央集權模式。最壞是一堆互不通關的小國。

  11. 和平分裂?如果台灣說要和平獨立,中共會怎樣?

    好了,現在大一統,錢途無限,你如何說服同胞,他日和平分裂,一樣有錢賺?現在有錢不賺,先搞革命,待他日革命成功,再一次連本帶利賺回來?如果你是同胞,會幹這等傻事嗎?你都有看柴九吧,人生有幾多個十年?

    況且,如張五常所說,中國的縣際競爭非常激烈,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絕不比國際競爭為弱,我沒有詳讀大教授的論據,但記得早前廣東省搞騰籠換鳥,中央是反對的,但廣東省委書記汪洋一意孤行,甚至透過省傳媒南方網反擊,擺明車馬跟中央唱反調,就是一例。

  12. 你們有讀過蕭建生的《中國文明的反思》嗎?書中提到,春秋年代衍生的封建制度,其實和聯邦制很相似。百家著作之中,也不乏與希臘人權、民主思想類同之處。而諸侯之間的「國際競爭」,正是當年百家爭鳴、百花齊放的主因。這個想法套諸現在,你們看有無值得參考、反思之處?

    另外,我也以為,地方勢力應該比誰都要清楚,分拆不但一樣有錢賺,還要賺得更多。油水不用上繳,怎可能會賺得少?同胞對投機的觸角,比我們這些自大時代大的港仔要好得多了。這一點,他們不會不明白的。

    要行歐盟模式,需要一群像歐盟成員那樣的國家。在我們有生之年,還是大致上各自為政,國防、外交和貨幣歸中央的聯邦模式比較可行。聯邦制的中國,還是統一的中國,不是嗎?

    政局動盪,低下階層的人自然首當其衝。不過,歷史上每次重大變革,都死得人多。關乎十幾億人的變革,是為了之後數十至數百年的長線投資。讓一小撮人脫貧好,還是讓大部分人長遠脫貧好?

  13. 在書局看過目錄,想看,但無買,好看嗎?

    他說得無錯,百家爭鳴,正因諸候國互相競爭。孟子的「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也算得上是民主初形,但那時還未有「大一統」的概念,直至秦滅六國,統一文字和度量行,套用張五常的話,減低了交易費用,於經濟有利,此一時,彼一時,還有誰願意走回頭路?

    日本跟中國相似,在「大政奉還」之前,德川幕府名義上是中央政府,但其下大名,各據要津,互不統屬,那時的日本人,不知「統一」為何物,心裡只有藩,沒有國。但經過明治維新的洗禮,日本人團結一起,效忠天皇,昔日的四分五裂,早已成為歷史。

    美國是移民國家,歷史短,無包袱,聯邦制是順理成章。歐洲未有歐盟前,一向各自為政,問題倒是如何說服個別國家,放棄部份主權,跟大隊。反觀中國,「大一統」意識根深蒂固,任何分裂行為,都不得民心。

    地方幹部當然希望山高皇帝遠,上下其手也比較方便,但講到脫離中央獨立,他們根本無這個勇氣。就算有勇氣提出,中共會同意嗎?

    至於放長線釣大魚,先要問,放了長線,是否一定可以釣大魚?現在中國的發展勢頭不錯,如何說服同胞為下一代著想,犧牲眼前利益,跟中央對著幹?

    那些主張德州分離或魁獨的人,在我眼中,是吃飽飯無事做,中國人不同,要賺錢,要食飯,以前已經浪費了很多時間,學雷峰,搞共產,結果搞到一窮二白,前車可鑑,他們不會再冒險行事了。

    還是那一句,在上的,不會做,在下的,不想做,也無膽做,甚麼歐盟聯邦,豈非空談?

  14. 統一文字和度量衡是統一六國後發生的事,但未必有因果關系。如果商業社會發展下去的話,市場的力量遲早會令各國商人想出這些減低交易費用的方法。放眼現代,就更不會是走回頭路。你看互聯網的制式,全部都是國際公認的標淮,由ieee、icann等民間機構訂立和管理。中國自己做出來的dvd、wifi制式,全部失敗收場。自家開發的3g,也令中國的3g網絡比外國走慢最少三年。全球化社會的出現,已令統一帶來的好處漸漸消失。

    我也同意主張德州分離或魁獨的人,是吃飽飯無事做。但中國人都記得搞共產搞到一窮二白這一點,我倒覺得會成為變革的動力。因為,當經濟無可避免的減速時,中國人民都會發現,國家建制和搞到一窮二白的那個年代,根本上是沒分別的。

    這本書不錯,我覺得有點啟發性,也增進了我的近代中國史知識(不過你應該知得比我多,所以對你來說可能價值不大),讓我從新的角度看辛亥革命和與事者。你所說關於日本、歐美的問題,書中也有提及,並提出了另一看法。在我看來,這本書唯一的缺點,就是作者對基督教的正面影響力抱有太大的幻想。雖然我同意他的根本理論,但我認為他大大的高估了宗教導人向善的力量。

    這本書是內地禁書,沒有便宜的內地版本。我那本看完了,放在家也未必會再看。你有興趣一讀的話,不如我送我手上那本給你?

  15. 魁獨也不是完全吃飽飯沒事幹。其實魁省同加拿大的融合還未完全。加拿大跟英國用普通法﹐魁省跟法國用大陸法。加拿大人說英語﹐魁省人說法語。若非魁省年年從聯邦收大筆錢﹐又可以搭便車入加拿大與外國簽定的經貿協議﹐他們實在沒有留在加拿大的理由。

    其實我支持魁獨﹐嚴格來說我支持把他們踢出加拿大。把魁省踢出出﹐加拿大就不用把法語定為官方語言﹐年終單是翻譯也省不少。另外魁省年年收錢﹐踢他們走我們其他人可以減稅。反正我印象中沒有什麼貨品是來自魁省﹐踢他們走對BC省應該沒有影響。只留滿地可同埋隊冰球隊﹐其他的魁省地方可以不要。

  16. tzigane:

    先謝贈書,只是由貴國寄來,郵費會否貴過買書?請告知,並請電郵予我,俾便附上寒舍地址。

    美國由鍍金年代開始,經歷一、二次大戰,再到冷戰,享受了百年盛世。中國由開放至今,只是三十年,而真正發力,是九十年代初,即老鄧南巡後,至今只有十幾年,加上內需潛力雄厚,只要十三億人富起來,每人給你買支可樂,都有排發。經濟一日暢旺,人民有錢開飯,政治改革就變得可有可無。

    我當然希望中共改革政治,也希望中國有多點民主,但講到聯邦制或其他,我確實懷疑是否可行,不是說此制不適合中國,是否適合,我不知道,制度永遠是自然演變,如自發秩序,非人力所能左右,我只認為,共產黨一日當政,兼行中央集權,像聯邦制等下放權力之舉,根本不可能發生,強而為之,恐會釀成流血政變,對中國一點好處也沒有。

    講開禁書,好奇怪,有中資背景的商務,竟然經常明目將膽賣禁書,真係勇氣可嘉。

  17. hevangel:

    魁省是貴國第一大省,把它踢走,貴國面積會少了四分一,成何體統。

    如果我是你,會主張把魁人趕走(最好趕回賊國),再奪其土地(該省人口稀少,北部無人居住,認真浪費),加以開發,會否更好?

  18. 寄給你的郵費我不清楚,但送給你讀,總好過書在我的書架上封塵吧。況且,我過幾個月要搬屋,送給你,其實是方便了我 🙂

    「十三億人富起來,每人給你買支可樂,都有排發」這一句,可說是每一間國際大公司投資中國市場的business case。不過,套用近日在香港流行的「夾硬英譯」,很多人都沒想清楚細節裡隱藏著的魔鬼。簡單點說,當你把中國特色資本主義和地理環境所衍生的開支加起來後,就算十三億人每人給你買支可樂,也不一定能帶來巨大的利潤,甚至可能要賠本呢。

    與此同時,現時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雖然可讓一億多人先富起來,但其實也是十三億人民富起來的障礙。如你所說,制度永遠是自然演變,如自發秩序。我不知道這何時會發生、怎樣發生、會變成什麼樣子,但遲早會發生。而發生的時候,第一個被提出的,應該也會是現存最有可能實行的方法。

  19. 為甚麼一億人先富起來,會成為其餘十三億人富起來的障礙呢?

    另,那句「夾硬英譯」,中文早有類似講法,例如內有乾坤、暗藏殺機等,見陳雲的《中文解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