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僚雜談


審計署每年發表兩次報告,每次都有好戲看,今次主角是生產力促進局,連犯十二宗罪,有大有小,最離譜是亂發花紅,即使赤字數千萬,花紅也不減反加,甚至較去年大增十二倍,那個甚麼總裁馮永業,不當官大可從商,我敢說,他絕對有資格做投行CEO,擠身華爾街大鱷之列。

除生產力促進局外,還有私隱專員公署,都是大花筒,據審計署報告,現任專員吳斌零六年應邀到英國訪門,有免費住宿不要,反而耗費近萬公帑,租住酒店,他解釋,因為對方沒有提供套房,故要外求,難得他理直氣壯,說時面不紅,耳不赤,令人側目。

想起他的前任上司鄧爾邦,他執掌平機會後,劣積斑斑,醜聞不斷,例如到北京公幹,竟然入住每晚二千八百元的大使套房,視公帑如無物,上樑不正下樑歪,做細的,自然有樣學樣(據聞吳斌是鄧爾邦推薦的),兩師徒一脈相承,都是「識歎之人」,香港有此等庸官,納稅人只好自嘆倒楣。

講開又講,公營機構似乎特別鐘意外訪,無他,公費旅行是也,有著數,誰能抗拒?再以私隱專員公署為例,林永康早前擔任署理專員,半年內竟然出差七次,其中不乏「順道」探親,包括到英國參加講座時,「順道」到澳洲慰妻,難怪,地球是圓的,是「順道」還是「繞道」,視乎你的角度,總之最後順利到達,這就行了。

最近又有一單,青山醫院拉大隊到日本的豐田車廠考察數日,學習著名的「精益管理」。總監鍾健禮解釋,考察有助改善管理,節省成本,但有員工質疑此舉浪費公帑,亦令院內人手更形緊絀。究竟管理車廠,跟管理醫院是否一樣,我不是專家,難以評論,但傾向相信,管理學是一理通,百理明,只要懂得變通,而非死套硬背,效法車廠也未嘗不可。

問題是,人家是私營機構,自負營虧,要生存,惟有精益求精,所謂「精益管理」,說穿了,其實好簡單,只是以人為本,珍惜員工,重視客戶,我認為,但凡成功企業,管理手法都是大同小異。反觀青山醫院,是公營機構,賺蝕毋須上身,那有動機做好管理?更何況,「精益管理」不是新事物,早見於各大教科書,若想偷師,看書就行了,何須山長水遠,到日本考察?而行程緊密,猶如走馬看花,又有甚麼意思?

還有,良好管理,在於賞罰分明,這方面,公營機構做得最差。比方說,明愛醫院早前見死不救(有人在醫院門外暈倒,職員「根據指引」,叫家屬打九九九,令病人失救而死),怎樣看,都是罪無可恕,結果呢?急症室主管吳奎被罰凍薪及凍職一年,判得輕,對死者不公,但吳奎不服,入稟高院,指醫管局調查違反《基本法》和《人權法》,要求推翻判決,醫管局研究案情後,認為輸梗,於是向吳奎求和,希望大事化小,如此懦弱,簡直豈有此理。

再舉一例。早前環保署有高官偷看鹹網,原本炒得,但他出示醫生紙,證明自己工作壓力大,以致精神失常,似有反客為主之意。據行內人說,政府一般不會向「病人」開刀,以免歧視之嫌,一如前房署助理署長潘啟迪,被控在金鐘報紙檔偷雜誌,也以「食藥導致神志不清」為由,打贏官司。如今高官偷看鹹網,又說自己「有病」(有無病,天曉得),只要有醫生紙,有證有據,政府就炒不得,吹呀!

政府就是這樣的,賺蝕不理,賞罰不分,卻又煞有介事,大搞管理,最後只會淪為「偽專管理」,浪費人力物力。綜觀各大衙門,「偽專管理」無處不在,例如幾年前,消防處耗費過百萬,引入「五常法」,要員工在休班時上堂,學習執屋、清潔等「師奶工作」,結果犯眾憎,消防處豁下三個工會聯署去信保安局局長、公務員事務局局長及消防處處長投訴,以表不滿。他們說:「贊成有關訓練,但應該在職進行,以免剝奪員工的休息時間,加上爭取多年的救護訓練未獲回應,現在先學五常法,並不合理。」

「偽專管理」一詞,是李天命發明,而在佛利民眼中,「偽專管理」就是「玩資本主義遊戲」,即政府引入私企的成功之道,以為這樣就可以提升效率,減少浪費,是很傻很天真。惟一辦法,是小政府,透過合拼部門和裁減冗員,每年必可省下過億公帑,用來濟貧也好,興學也好,對社會都有好處,總好過益了庸官,害苦市民,對不對?

官僚雜談” 有 2 則迴響

  1. 我無講過私營化,我只是說:「合拼部門和裁減冗員。」例如生產力促進局、工業貿易署和海外經濟貿易辦事處,職責不少重疊,能否合拼?如有冗員,能否裁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