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亞入歐(三)


去旅行,無非是吃喝玩樂,今次去歐洲,選擇跟團,有好有壞,好處是,玩樂有專車接送,不用煩,但講到吃喝,多數是團餐,質素如何,若只求溫飽,則合格有餘。

歐洲出名美食多,特別是「賊國」,堪稱美食之都,這是我多年來的印象,一如浪漫巴黎,也是不少無知少女的幻想,但見面不如聞名,當領教過「賊國」的治安,就會夢醒,而當你看見滿街癡肥男女,也會懷疑自己是否到了美國。

薯淘早前去過關島,那是美國屬地,飲食文化跟宗主國一樣,還記得那個闊如人面(想一想掌門人的尊容,就差不多了)的Burger King 漢堡,食到我反肚。我經常想,究竟是肥人需要吃得多,還是吃得多所以變肥?這個問題,一如有雞先,還是有蛋先,不可能有答案。

話說回來。去歐洲,有幸品嘗「歐陸早餐」,即麵包加芝士,還有咖啡或茶。甚麼「法式麵包」,個名好聽,其實是「打狗棍」,不是說笑,真係可以一棍將隻狗打死。這些「麵包」硬如石頭,刀切不開,牙咬不入,莫非歐洲人像牛,有四個胃,可以慢慢消化?

早、晚兩餐有得包,午餐多數食自己,我們旅費有限,高級餐廳吃不起,普通餐應又不值得吃,後者菜色千篇一律,都是雜扒薯條,聽人講,味道只有香港的food court水平(我估,應該是太古廣場、圓方等較高檔的food court),但價錢動輒過百,還未計小費,一般二百落樓,無走雞。

小弟精於計算(淘稱孤寒),絕對不會花這個價錢吃food court,況且,歐洲飲食嚴重「美化」,就我們所見,一般餐廳的菜色,不外乎煎又炸,完全提不起勁,但不吃不吃還須吃,醫肚要緊,怎麼辦?惟有老地方,牡丹樓見,不便宜,一個套餐也要港幣七、八十,食到小小聲。

千錯萬錯,都是最低工資的錯,還有萬惡的銷售稅(又名增值稅),層層徵收。歐盟最低百分之十五,英國是百分之十七點五、「賊國」是百分之十九點五、北歐三國最誇張,高達百分之廿五。反觀日本,只是百分之五,故物價雖貴,也不及歐洲。由於勞工成本高,歐美日等牡丹樓不設食堂清潔員,食客要自行清理托盤,相比之下,港人真幸福。

除牡丹樓外,我們還自費吃過一頓中菜,在英國的唐人街,不是「遠近馳名」的旺記,而是狀甚高級的「丹桂軒」,無錯,又是老翻,正版在深圳。好奇怪,外國有不少這樣的老翻,記得關島有間「頂泰豐」(我無寫錯,你也無看錯,那的確是頂你個肺個「頂」),我無試過,也不敢試,但誠意推介給你們,下次到關島,記得要試,回來告訴我,好吃否。

說回老翻「丹桂軒」,味道尚算正宗,不像一般唐人街的「變種中菜」,只是略嫌油膩,特別是豉椒雞球,油到不得了,失卻廣東菜應有的清淡。最好是炒飯,夠乾身,粒粒分明,幾好,加上裝修別緻,服務周到,若非太貴(每位港幣二百,在香港,一百有找,而且更加好味),倒是值得推薦。

當然,老翻始終比不上正版,後者的咕嚕肉是我平身吃過最好的,皮脆肉嫩,入口鬆化,堪稱極品,每次上深圳買書,都會去丹桂軒品嚐,完全不作他選,好味還是其次,最緊要食得放心(酒店內的中菜館,質素有保證),這一點,在大陸值千金。

講開中菜,總共吃了四餐,上述一餐是自費,不計,還有兩餐在巴黎,一餐在荷蘭,都是團餐。

我對中菜情有獨鐘,作不得準,但團友異口同聲,都說這幾餐中菜是全程中最好吃的,可見歐洲的大眾化西餐是多麼難吃,比大眾化中餐還要難吃。當然有好餐廳,好到不得了,絕對是頂級,但價錢也是頂級,同一價錢,在香港可以吃到幾餐「次一等」(例如銅鑼灣的Amigo)了,而這個「次一等」,已經好高質素,除非食家,否則無可挑剔。

還有一些午餐是三文治或罐頭粟米,好淒涼,不提了。

晚餐比較豐富,像人吃的,特別是意大利的托斯卡尼,營地設施齊全,風景一流,還有一間不俗的露天餐廳,一邊進餐,一邊欣賞美景,日落餘暉,影紅半邊天,在山上遠眺全市,倍添寫意。

或許心情影響食欲,吃過晚飯後,意猶未盡,遂跟幾名團友夾錢,叫了一個margarita pizza,只有蕃茄芝士,是最傳統的薄餅,十分清新,若非quota full,真想再試另一款。記得以前聽人講,薄餅原本是無肉的,後來傳到美國,才變成另一個樣,甚麼樣?到Pizza Hut隨便點一個就知了。

好諷刺,吃得最差的,也是意大利──羅馬,是晚菜色,薯條配「非洲燒雞」,後者不是原名,只是外形像炭,才有此戲稱;起初以為燒焦,原來不是,其他人都是這樣的,導遊說有調味,但我吃不出,淡而無味,猶如嚼臘。最近KFC推出「狂野香燒雞」,一百分計,我給六十分,相比之下,那些「非洲燒雞」只值六分,味道可想而知。

去意大利,可以不吃薄餅意粉,但一定要試galeto,價錢跟香港相若,但款式更多,愛吃雪糕的我,根本無法抗拒,在威尼斯試過一日內連吃三次,每次三球,算是「滿載而歸」了。在香港,吃過多次galeto,只有銅鑼灣廣場一間由意大利人主理的小舖最滿意,最愛金莎味,真的用原粒金莎造的,可惜現在執了(或搬了,不知道),無得食。

在意大利之時,正值歐洲國家盃,全城瘋狂,球賽在晚上舉行,酒吧有大電視直播,所費有限(只需一杯飲品),又不用挨夜,不看會遭天譴的。首晚是俄羅斯對荷蘭,前者速度高,組織好,全場佔盡優勢,最後以三比一勝出,好看。

次晚由意大利對西班牙,萬眾期待,我想,除現場外,還有甚麼比身處意國酒吧,看藍軍作賽更令人興奮呢?淘玩鬥氣,支持西班牙,我跟她說:「你千萬不要叫出聲,我不想打橫被人抬出去。」酒吧氣氛一流,超過九成九都是藍軍fans,就連整薄餅的大廚都走出來觀戰,偶有order,才極速回廚房開工,但一轉眼又見他返來。傳統智慧,跑馬日不要到茶餐廳食飯,同理,在意大利遇有球賽,最好返屋企,食自己。

說回球賽,兩軍激戰百二分鐘,互無紀錄,要踢十二碼,我有點擔心,跟團友商量,萬一意大利落敗,應否立刻離開,以策安全,但講不了幾句,十二碼就開始,大家又只顧看,最後藍軍果然射輸,酒吧一片死寂,氣氛凝重,好彩無人搞事,我們得以全身而退,回到營地,沖完涼,上床睡覺也不過十二點,在香港是天方夜譚。

吃飯要講情調,托斯卡尼雖好,也及不上瑞士和奧地利,無他,因為有小鎮feel。先說瑞士,營地位於琉德本納,人稱瀑布鎮,美如仙境。其時天氣「清涼」,大約十度,加上落過雨,濕度高,寒風刺骨,我是匈奴,無問題,其他南蠻可能覺得凍。營地餐廳別緻,牆身掛有鹿頭標本(不知是真是假)及鋤頭之類的東西,甚具歐陸特色。

涼風送爽,品嘗著名的瑞士火鍋,軟滑芝士,帶有微微酒香,有助暖身,在這種天氣真是再好不過。主菜是雞肉綠豆配薯蓉,不錯,再來一杯雪糕,飯後甜品,談不上甚麼美食,但環境好,跟團友吹起水來,也就特別起勁。

如果說瑞士有小鎮feel,奧地利就有住家feel,因為當日小旅館只有我們一團入住,猶如包場,晚餐自助,有沙律、煎腸、豬排、漢堡扒等,開餐前老闆請我們飲shooter,按傳統,要用大指及尾指持杯,一飲而盡,是蘋果味,淘不好酒,我也不好,但酒精不重,易入口,故連飲兩杯也面不改容。老闆阿當跟我們一起吃,邊吃邊談,飯後還跟我們玩遊戲,好似一家人,非常開心(詳情見另文)。

之後到德國,沒有品嘗著名的鹹豬手,只是到超市各自選購另一「名產」──法蘭克福腸。堂堂大國,竟以香腸聞名,足見其飲食文化是何等「博大精深」,一如英國的fish and chips,真係無得頂。目的地是小鎮聖哥雅,以cuckoo clock閒名,薯淘買了一個,然後回旅館休息,估不到,竟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也是後話),晚餐是薯條豬排(仆街,又係薯條),普普通通,味道不及奧地利,也許,是心情之故。

最後是英國,因為午餐吃得貴(老翻「丹桂軒」),晚餐要省錢,又係老麥,翌日行街,見一小舖專賣薯條,自稱Chips King,奇怪竟然可以生存,cheap如旺角的西洋菜街,也無舖頭專賣咖哩魚蛋,怎樣也要兼賣牛雜、炸大腸、煎釀三寶等。之前金融海嘯,「賊國」的星級餐廳叫苦連天,有評論指,年輕一代受美式快餐影響,只愛薯條漢堡,不懂欣賞美食,「大餐」因而沒落。無辦法,歐洲物價貴,要吃得好,所費不菲,且以西餐為主,沒有太多異國菜可供選擇,令食客趨向兩極化,是以為難。

那些英夷,雖然歷史悠久,文化深厚,惟獨飲食依舊粗鄙,竟以炸魚自豪,奉為「名菜」,在我們眼中,卻是暴殄天物,現在法賊也步英夷後塵,跟美帝一同墮落,french fries果然無改錯名,他日必登大雅之堂,成為三星佳餚。

反觀香港,高中低檔次並存,各地美食應有盡有(中菜、西餐、日本菜、泰國菜、越南菜、印度菜等,都有水準),識食之人,遍佈社會各階層,既有尊貴的Michelin Guide,也有平民化的Openrice,後者不乏年輕食客,品味或許遜於專業食家,也是言之有物。論星級餐廳,香港雖不及歐美日,勝在平均質素高,加上價錢相宜,貴如龍景軒,也有個譜,若非山珍海錯,晚餐一千有找,若是午餐,更可減半,這個價錢,在歐洲可以吃到甚麼?

脫亞入歐(三)” 有 8 則迴響

  1. 一千港幣一位,在歐洲可以吃得不錯了。雖然未必夠在三星餐廳吃頓午餐,但在一星餐廳吃頓飯應該沒問題。在bistro或者其他類似的餐廳,一千元夠兩個人吃頓非常不錯的晚餐和喝一瓶普通餐酒。歐洲各大城市的餐廳的確沒香港那麼國際化,但只計當地菜的話,也可說是高中低檔並存,並各有千秋。

    英國的「national dish」,除了fish and chips之外,還有由英國人自創的印度名菜chicken tikka masalan。英國印度菜的平均水準,除了印度以外,可說是全球第一。在你最討厭的賊國首都,也可以吃到尚算可以的越南菜和不錯的日本菜。當我去tolbiac那間的pho 14(蔡瀾介紹過,比香港的pho有水準,但和墨爾本的差九條街)時,後面是一班很旺角feel的港仔港女,前面就是幾個我最討厭的臭屁假鬼佬賓架。一不留神,還以為是在soho等緊位吃飯呢。

    聽當地行家說,歐洲的中菜館,早年大多由香港、台灣人和植根當地的內地留學生經營,水平不高但起碼有個譜。這一代的餐館老闆退休時,接手的大多都是以搵錢至上聞名海內外的溫洲人,水準也每況愈下。想吃有水準的粵菜,就只能到倫敦數間有名但超貴的中菜館。在阿姆斯特丹也有一兩間,但一定要有熟人介紹和預先點菜,否則只能吃到當地人吃的貨色。

    tuscan cuisine崇尚簡單就是美,應該較合你的口味。吃飯時有沒有喝點chianti?在那裡吃飯而不喝點酒,實在有點浪費呢。

  2. 講食,有機會真係要黐筋帶路,最好去打搞埋hev,到時你o地可以見識吓偏食程度破世界紀錄o既薯……如果有咁o既紀錄的話。

    記號士,搵日上去飲茶lor,你知我o地果頭近,叫埋花姐都得。

  3. tzigane:

    問題是,歐洲物價實在太貴,一千蚊兩位,不是一般人可以負擔。

    我一直有個疑問,香港老麥三十蚊有找,歐洲老麥起碼要六、七十﹝視乎匯價,歐洲之時,正值歐元高漲,六、七十不夠埋單﹞,以本地大學生起薪點約在萬元之間,那麼歐洲是否有兩、三倍﹝彼邦拿最低工資的基層,應該比本地基層貴兩三倍,但一般中產肯定無﹞,如果無,又如何負擔外出用膳的費用?

    有人講過,歐洲外出用膳的風氣遠不及香港,一來因為香港工時長,無時間煮,二來香港物價平,出街食飯,人人食得起,有demand,就有supply,於是食肆通街都係,種類繁多,豐儉由人。薯淘歐遊之時,所見食肆數目,遠不及油尖旺,相信就是這個原因。

  4. 香港的交通費算平,肯定平過歐美日,況且政府還有遍遠地區交通津貼。

    租樓供樓雖然貴,但不要忘記,很多基層是住公屋,每月租金只需一千幾百,而配套齊全,加上近年的和諧式公屋,外觀比美居屋,這項福利,應該跟歐美有得fright吧?

    至於tzigane所講,一千蚊夠在一星吃頓飯,但在香港,同是一星的阿鴻小吃,最多八十有找,這個價,只夠在歐美吃老麥!換言之,無論一、二、三星,香港應該都是全世界最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