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讀書大計


常言道,一年之計在於春,一日之計在於晨。我討厭這句話。清早起床,不是返學,就是返工,都無聊。春去夏來,我怕熱,更怕濕,春夏之間,是一年中最痛苦的日子,慘過去死。

不過,講到計劃,我是樂此不疲。所謂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做人最緊要有計劃,且要懂得必通,順應時勢。計劃有大有小,有長有短,今日要分享的,是我的讀書大計。

計劃之前,先作回顧。想當年,倪匡伴我成長,由初中至大學,看了過百本衛斯理、原振俠和羅開,多數精采,兼有人性批判,發人深省,算得上是我的啟蒙讀物。

中四讀夜校,中史老師推薦傅樂成的《中國通史》,我出於好奇,到書局尋書,原來是上下冊,共八百頁,磚頭無疑也,書背寫明「大學用書」,付出少許,可以扮大學生,超值,於是買下。

回家細看,果然有料到,由頭到尾,花了一年時間,之後重看四、五次,歷史長河,了然於胸,會考信心十足,特別是multiple-choice,幾乎無敵,要多謝傅教授了。

升中五,適逢文革三十年,無綫推出特輯紀念,心裡奇怪,何如紅衛兵為此瘋狂?找來嚴家其和高皋合著的《文革十年史》,打算一窺究竟,不料內容沉悶,遠超預期,好辛苦看完,也搞不清文革的來龍去脈,失敗。

中五repeat,正值回歸,大事也,專家學者頻頻出書,其中有套《建國以來》,張家敏著,上下冊,過千頁,有別於《文革十年史》的平鋪直述,《建國以來》重分析,強調前因後果,有點像加厚版的雞精書,I like it。

事實上,浸大有一科叫Contemporary China,是三字頭,只供高年級學生修讀,書單內排首位正是《建國以來》,足見該書價值。順帶一提,排第二是陳永發的《中國共產革命七十年》,我翻看過,也不錯。

因為對中共有興趣,幾年間看過不少專書,印象最深有兩本,都是丁抒所著,分別是《陽謀》和《人禍》。丁抒文筆生動,史料充足,有根有據,絕對值得推薦。至於文革,徐友漁的《形形色色的造反》,講紅衛兵,佳作。

多年讀史,心裡有個疑問,為何搞共產的,都會一窮二白?共產跟帝制,都是獨裁,但論自由,為何共產最差?偶然看張五常的書,包括《賣桔者言》、《中國的前途》、《再論中國》等,恍然大悟,原來是制度問題,之後再看奧國學派的米塞斯的《自由與繁榮的國度》,分析計劃經濟必然失敗,令我茅塞頓開,還有海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絕對經典,我認為所有文科生,不論左中右,都要看這本書。

話分兩頭。因為家母胎教有功,我自少愛上古典音樂,初聽小品,如莫扎特的小步舞曲、舒伯特的小夜曲等,之後開始聽大曲,由欣賞到鑑賞,分水嶺是看了黃牧的《音樂的世界》,入面有篇卡拉揚的蓋棺定論:「他過於追求平順聲音的效果,使他的演繹永遠有一種精雕細琢,甚至趨於人工化的修飾效果。他的造句雖然圓滑流暢,但有時會令人覺得全沒有靈感可言,美得來卻沒有真的感情。」

這一點,行內人都知道,但當時我還是初哥,覺得好新鮮。平時看音樂書,主角永遠是貝多芬、莫扎特,不知道音樂原是「二元創作」,誠如崔光宙所言:「沒有名曲,大師才華無以發揮;沒有大師,名曲價值無以彰顯。名曲與大師,構成了音樂藝術最深刻的內涵。」

崔光宙和黃牧的書,我是見一本,買一本,前者談名曲,後者講大師,盡皆言之有物,非常難得。要知道,找一本好的音樂書,並不容易,若不是太淺,就是太深,適合我等業餘樂迷的華文書﹝包括翻譯﹞,猶如鳳毛麟爪,崔黃二人是少數中的傑出例子。

但凡藝術,難免主觀,音樂也不例外,我喜歡貝多芬,你鐘意莫扎特;我愛Horowitz,你聽Rubinstern,各有所好,無所謂,但背後總有原因,講到原因,就一定要客觀,例如卡拉揚出名「人工化」,黃牧不敢苟同,但我喜歡,聽他的Canon、Meditation、Air、Solveig’s Song等小品,美得不食人間煙火,「人工化」?so what!

是的,黃牧的賞樂品味,你未必認同,但只要肯讀,總可以從他的著作中學到甚麼。可惜,黃牧近年停寫樂評﹝最後一本音樂書是《唱片經》,於九七年出版﹞,新作都是消閒娛樂,如郵輪假期等,令讀者非常失望。

音樂陶冶性情,屬感性,看李天命的書,有助訓練思考,是理性,家中有《李天命的思考藝術》、《從思考到思考之上》、《哲道行者》和《殺悶思維》,後二者還未看完,感覺上李天命有點江郎才盡,像張五常,重覆而不自知。

考入大學,讀書都是為考試,少看課外書,主修科大部份都讀過﹝包括上述的Contemporary China﹞,而無讀過的,多數無興趣,例如亞太史,讀完即忘,最大得著,反而是副修,原本讀中文,上了一堂,不對路,馬上轉讀心理,兩年間修過五科,包括心理學導論、人格心理學、社會心理學、心理輔導和工作心理學,獲益非淺。可以說,若不是副修心理,三年大學是白過了。

畢業後,際遇極差,衰到貼地,做甚麼都無心機,幾年間看過的書,屈指可算,之後寫時評,靠食老本,雖云山大斬埋有柴,但坐食山崩,始終不是辦法,最近專欄暫停,有時間多讀書,也算因禍得福。總結過去一年,看了十一本書,其中有九本是下半年看的,九本中,有六本是最近三個月看的,換言之,不用寫文,專心看書,效率可以好快。以下是去年成果:

1. Robert Philip:《錄音時代的演奏藝術》
2. Norman Lebrecht:《誰殺了古典音樂》
3. 羅曼羅蘭:《貝多芬傳》
4. John Stoddard:《一八九七年的中國》
5. 劉智鵬、周家建:《忍氣吞聲──日治時期香港人的集體回憶》
6. Andrew Gordon:《日本的起起落落》
7. 劉怡:《聯合艦隊──舊日本帝國海軍發展史》
8. Dixon Wecter :《大蕭條時代》
9. Paul Krugman:《一個自由主義者的良知》
10. 陳雲:《中文解毒》
11. 村上春樹:《當我跑步時我談些甚麼》

讀書要講策略,我以歷史為經,經濟與心理為緯,輔以李天命的思考方法,再加美樂薰陶,構成「全人發展」﹝whole person﹞。展望將來,希望每年看三十本書,主要環繞以上幾個範疇,由今日起,我會同時看三本書,分別是林毅夫的《解讀中國經濟》、陳效真的《普雷特涅夫組曲》、陳雲的《執正中文》,他日東山再起,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廣告

我的讀書大計” 有 12 則迴響

  1. 大家一起努力看書喇﹗我想在看正經書的同時﹐有多點時間看流行小說。

    我的「全人發展」策略﹐是用哲學為骨幹﹐輔以經濟學和社會學﹐動漫和流行電影電視小說則是點綴。

  2. 我發覺,看書要能持久,要識得分輕重,特別同時看幾本書,最好一本厚,一本薄;一本正經,一本輕鬆,這樣才不會看得太辛苦。

    我的興趣無你這麼多,曾想過學攝影,可惜分身不暇。在香港,發掘興趣比較難,不像外國,有很多戶外活動可以玩,我算好,住新界,可以踏單車四處去,也算不錯。

    現時工餘除了看書,主要練跑,昨日才跑了一個半馬,時間是一小時四十七分,有突破,好滿意,我的目標是三個半鐘跑畢馬拉松。

    講到全人發展,最緊要文武雙全,常做運動,強健體魄,再多看書,提升修養,我是循這條路走,如果將來有孩子,也希望他走這條路。

  3. 我也是同時間開幾部書﹐其實如果日日看書﹐每次看十幾頁(一個chapter)﹐完全不覺辛苦﹐一個月下來就看完一本書了。如果是消閒小說﹐可以一次過煲完全本。

    我以前菲林年代有玩攝影﹐不過現在人手一部DSLR﹐攝影這個嗜好變得太濫﹐沒有以前那種uniqueness的感覺。我有部DSLR﹐不過那只是一部超級傻瓜機﹐冇心機去影。

    做運動身體健康不算文武雙全啊﹗你應該去學埋打功夫﹐咁就真係文武雙全喇。你跑步聽唔聽歌﹖還是專心跑步﹖其實你可以跑步時聽audio book﹐咁咪一舉兩得囉。

  4. 劣徒見師如此勤奮,自愧為徒,有辱師門!
    談大計,總是一蘿蘿,貪得無厭,但面對瘋狂工作量,只感乏力。

    本年大計:(排名不分先後)
    1。順利畢業!
    2。惡補英文!
    3。儲錢儲錢!

    還有,謝謝薯與淘上次招呼!

  5. 哈,我做事,都好講uniqueness,最鐘意能人﹝一般人﹞所不能,這樣才有滿足感。

    我跑步好專心,不會聽歌或甚麼的,時刻留意自己的身體狀況,調整速度及策略,至於跑到最後,體能消耗得七七八八,只憑意志支撐,腦裡一片空白,更無暇兼顧別的事。

    我知道外國人好鐘意一邊跑,一邊聽歌,我覺得好不可思議。

    所謂文武雙全,只是動靜皆宜的誇張講法。現代社會,要真正做到文武雙全,既有文學修養,又有武術根底,真係難過登天。

  6. 怕悶就不會長跑,玩得長跑,就一定不會怕悶,不但不怕,更可能愛悶,懂得享受那份孤獨之樂,孤身走我路,大地任我行。

    試想,一個人由沙田出發,經過一片繁華,進入吐露港,四野無人,在星光下,公路旁,向著眼看不到的終點進發,跑入大埔,猶如重回文明世界,過了太和,轉入村路,又是荒野,冒著被狗追的危險,繞過幾座山,見到遠處燈火欄柵,知道終點在望,如果力氣夠,還可跑回靠近邊境的家,全程接近三小時,爽過看《阿凡達》。

    如果有人一邊跑,一邊聽歌,我夠膽講,他不可能真的愛長跑,只是為了健康或其他原因才幹這項苦差。

    另,你可以一開波就把那人轟掉,然後用哲學說服法官,判你無罪。

  7. hevangel&薯:
    我未試過長跑(千五米都跑死我XD),只試過游泳。
    游水本身就不能聽歌(狗仔式加上防水裝備或許可以),也不能聊天,都是很「悶」的。那時約朋友游泳,往往是我有我游他有他游,幾乎離開才碰面。

    薯:考慮到某人那種說出A書然後又說「B書將要出版」結果(等了N年後終於)出了C書的情形,不重複才怪呢。

    你說的注重不同配搭我很認同。近兩年買的書偏向正經,結果看的書很少。

  8. 記號士:

    如果怕悶,大可踢波,或打籃球,一team人,最開心,反正都是帶氧運動,跟長跑無異。

    看過村上春樹的《當我跑步時我談些甚麼》一書,再加上我多年觀察,我認為,鐘意長跑的人或多或少都有點自閉傾向。

    至於某人,由於惜墨如金,才盡程度還不如大教授般明顯。

    看書除了講配搭,還要講目標,如果看書純粹為了娛己,那沒有意思。汲收知識是要跟人分享﹝以前是為了考試﹞,或吹水,或寫文,或出書,或教書,總之一定要show出來,所謂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有了這個目標,讀起書來就會更加起勁。

    同樣道理,賺錢是為了使錢,如果辛苦賺來的錢,是要帶落棺材,不如領綜援好過。

  9. 我就是一定要邊跑邊聽podcast或者電子書的人。你說得沒錯,我正是為了健康才幹這個苦差。

    最近花了不少時間在機上,因而看了不少的書。看了你的文後我才發現,我看書的策略和你剛好相反。我愛看的書,內容都比較輕鬆,但作者的說故事技巧出色,是化繁為簡的高手。你能夠同時看幾本那麼heavy的書,真是佩服你呢。

  10. 一如吃羊肉,有人怕「騷」,於是千方百計把「騷」味驅走。但據聞真正愛吃羊肉的人,就是鐘意這種「騷」味。

    至於看書,我的確具備同時看幾本磚頭的能耐,但那是迫出來的,源於以前讀夜校,將勤補拙,惟有多看課外書。現在情況類似,要為將來做準備,只好再做書蟲。

    我雖然愛看書,但過猶不及,花太多時間看書,搞到聽音樂和踏單車的時間少了,惟一保持到的,是練跑,希望稍後可以平衡返。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