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華特的貝九


五月尾聽港樂,迪華特指揮貝一和貝九,樂評拖至今日,因為要看重播(另一個原因,是懶),看過了,才敢下筆。

我非專業樂評人,稿子不賺錢,純粹自娛,所以賞樂時,不會存心找碴(一如寫時評,多為抽水),最緊要enjoy,以求值回票價,問題是,由於陶醉在音樂世界,警覺性低,當聽到有甚麼不對勁時,難免會疑惑:是自己聽錯,是音響誤導,還是真有問題?看重播,答案就明顯了。

撇除今次,我聽過兩次貝九,先是九七年,由Marriner指揮聖馬田室樂團,再是零二年,由黃大德指揮港樂。兩次皆逢人生轉折,心情忐忑不安,聽貝多芬的音樂,就最合適了。無獨有偶,今次聽貝九,又要上戰場,兵凶戰危,比之前更無把握,不過,這是後話了。

且說迪華特,他是港樂歷屆最好的音樂總監,起碼在技巧上,他把樂團提升到另一層次,就連以往最弱的銅管,現在奏來也穩健得多,加上樂團聲部平衡到家,層次清晰分明,說是亞洲一流、世界二流,相信無人會反對。

音樂會以貝一打頭陣,這是早期作品,有莫扎特遺風,卻不乏創新之處,例如第一樂章,先來一個長長的引子,而非直入主題,第二音樂像小步舞曲(一般用於第三樂章)多於像慢版,第三樂章有諧謔曲味道,第四樂章雄糾糾的,有別於傳統的輕鬆愉快。

不過,以上都支節,最重要是貝多芬初試啼聲,已展露其獨特風格,例如寬宏的格局和厚重的音響,這些特質,源於貝多芬早年在教堂演奏管風琴的經驗,當然,這跟他的性格也有關係。迪華特的演繹恰到好處,無甚麼好批評。

下半場是萬眾期待的貝九,每次聽都像朝聖,褻瀆不得,殊不知樂音剛起,席上竟然傳來可惡的電話聲,迪華特馬上轉身,面帶不悅說了幾句,我聽不清楚,估計是保持肅靜之類,這招有效,全場頓時鴉雀無聲,連咳聲也不多聞,指揮這才重新開始。

是的,聽音樂要肅靜,聽貝多芬的音樂,更要肅靜,要知道,他是音樂史上第一個對觀眾有要求的音樂家,演奏開始時,觀眾必須收聲,那怕是貴族,一樣要守規矩,任何雜音,都可能會刺激大師的神經,令他憤而離場。相反,莫扎特不像樂聖那麼有性格,即使場內吵過不停,也要get the job done,最多事後寫信給父親訴苦。

話說回來,第一樂章開頭有點像《聖經》的創世紀:「起初,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迪華特的速度稍稍偏快,可幸菱角分明,不像卡拉揚,打磨得一乾二淨;港樂整體表現理想,有氣勢,有張力,完全交足功課,惟一缺點,是長笛音色有點含混,跟樂團的剛陽之聲格格不入。

前輩周光蓁也有同感:「樂隊的表現良好,但個別聲部不能說是滿意。例如木管(尤其是一向穩健的長笛首席)在首樂章開始時音色跟弦樂不太統一,銅管在樂章結束前的全奏高潮亦呈現不齊。」(見《亞洲周刊》廿四卷廿二期)前者英雄所見略同,後者我聽不出。

第二樂章是諧謔曲,描述世俗歡樂,迪華特的處理手法沿襲首樂章,只是速度放慢了,氣氛流於拘謹,這個情況延續到第三樂章,原本充滿溫情,在指揮手上,打了一個小小的折扣。

到了第四樂章,先是一輪狂風掃落葉,再由大提琴和低音大提琴奏出宣敘調,彷彿宣佈前面三個樂章作廢,一筆勾消。這段要去到盡,不能留力,給人一鎚定音的感覺,但港樂像泄了氣(尤指齊奏部分),無復首樂章的凌厲。

進入《快樂頌》,乃全曲精華,四位獨唱,以男聲較好,特別是男低音,聲若洪鐘,即使遠離觀眾席(置身於合唱團中),依然清晰可聞,上海歌劇院合唱團整齊劃一,水準不凡。到了結尾,是極急板(Prestissimo),樂團卻又衝刺乏力,一頭一尾,指揮都表現得相當刻制,令人費解。

家裡有Furtwangler五一年的拜萊特版,相比迪華特,老福經常變速,末段鞭策樂團挺進,把全曲推向高潮,論激情,比港樂有過之而無不及。聽老福指揮,一如聽塞金(Rudolf Serkin)彈琴,刺激到不得了。

眾所周知,音樂史劃分多個時期,不同時期有不同特色,就情感論,巴洛克時期多以單一情感貫穿全曲,浪漫時期強調自由發揮,情感特別豐富,不止樂章之間會有變化,即使同一樂章,也有高低起伏,喜怒哀樂,盡在其中,所以演奏時要相應配合,不能墨守成規。

迪華特的貝九,首樂章最精采,二、三樂章略嫌刻板,第四樂章則不夠放。其實,很多大師都有類似問題,像Carlos Kleiber的貝五,外界一致讚好,但我覺得第四樂章過於凝重,沒有半點勝利的喜悅。奇怪,Youtube有Kleiber的貝五現場,有別於DG版,第四樂章生氣勃勃,跟我喜歡的Reiner不遑多讓,不過此版只在網上流傳,沒有發行,不知是版權問題,還是丟失了母帶?

寫到這裡,想起Celibidache,年紀愈大,愈是特立獨行,指揮甚麼都例牌慢,快板慢,慢板更慢,比方說,他的柴六感人至深,勝過Marvinsky,但有些樂段,例如第一樂章呈示部的第一主題、發展部的前半段,以及整個第三樂章,實在慢得緊要,如果快一點,效果會更好。焦元溥評論Celibidache時,一針見血:「就感性而言,慢速與深邃是兩碼子的事!有些樂段必須奏得快才能顯出內涵,一味的拖,反而會使樂曲走樣。」(《古典音樂》第七一期)

這樣說,不是雞蛋裡挑骨頭,更加不是存心找碴,事實上,Kleiber的貝五和Celibidache的柴六,都是經典,而迪華特的貝九,雖然有瑕疵,也是難得的好演繹。世事無完美,我們要接受大師也是人,而人總有不足,無可能窮盡一切,從另一角度看也是好事,因為我們毋須聽死一兩個版本,經典之外,還有其他選擇,等我們去發掘。performing arts的精粹,就在於此。

迪華特的貝九” 有 6 則迴響

  1. Jenny Ng

    你是一位古典樂癡, 對古典樂咁鍾情, 咁有見解, 咁有欣賞力, 你深入了解清楚每一段樂章內容, 不同時代的大師演繹和風格, 或是演奏家/演唱者的表現都可以寫得淋漓盡致, 你絕對是古典樂的忠實fans, 音樂細胞又咁豐富, 令我深感佩服, 為何你的工作與音樂一點關連也沒有, 你本應該是屬於音樂世界裡的人啊! 時間有限, 我書寫速度實在太慢了, 有空再聊吧!

  2. 見笑了,這只是一篇四平八穩的樂評,還有很多改善空間,特別是風格。

    我的確愛音樂,可惜當年學琴不成,半途而廢,工作又跟音樂沾不上邊,是有點遺憾,希望遲些有機會可以找個文化藝術的專欄,一舒己見,算係聊勝於無吧。

  3. Abel

    那場貝九我有出席。
    不說不知,迪華特3月初請辭了HKPO的Artistic Director一職,樂師們都知道。在5月份貝多芬節上,管樂的整體表現都有不如前的感覺,可能是大師離任的消息,將這班外援樂師們的心情擾亂了。
    上海歌劇院合唱團的表現是晚很是一般,跟去年英國北方合唱團的貝九合唱部分比較,女聲聲部完全不夠水平!

  4. 你聽的是第一場還是第二場?第一場有錄影錄音,我聽的是第二場。

    我知道迪華特辭職了,新樂季是臨別之作,上次續約已有不少傳言,好可惜,希望港樂可以找到一個同級的總監吧。

    關於合唱團的女聲表現,我沒有太留意,那時已是高潮,我只顧聽音樂,有些細節,我無聽清楚,上年也無聽過英國北交,好難比較。

    不過,總括三次現場聽貝九的經驗,印象最深刻還是九七年的聖馬田室樂團,最記得奏完後,全場standing ovation,我都好激動,之後聽黃大德,亦很投入,相比之下,今次算是比較平靜。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