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katos in Hong Kong


吉卜賽琴王Lakatos,原本去年訪港,我一早買了票,等看好戲,可惜大師身體抱恙,取消演出,退票錢不能補償心靈損失,幸好大師今年再來,讓樂迷大飽耳福。一如去年,音樂會作為「開懷集」之一,對象是一家大細,但我認為放在「喝采系列」會更恰當。

自從Lakatos脫離DG,加盟Avanti Classic,他的新唱片幾乎絕跡香港,要在網上訂,偶然見於唱片店,也比正價貴,不是日本版,怎麼會賣二百大洋?聽朋友說,他近年多玩jazz,後者不是我杯茶,購買意欲不大,所以家中只有他的DG三寶,對其最新發展一無所知,今次聽live,正好可以近距離觀察,填補過去幾年的空白。

音樂會還有一個「賣點」,由李傳韻擔任特別嘉賓,跟Lakatos一齊jam歌,這是流行音樂會(姑且將吉卜賽音樂也歸入其中)的慣常做法,用意不明。Lakatos近年積極提攜新人,除第二小提琴手外,其他拍擋都是八十後,低音大提琴手Laszlo Lisztes更只有廿二歲,Lakatos跟聽眾說,有次大家落吧happy hour,他因為未夠秤,無得飲酒,只能喝果汁或甚麼的(忘記了),成為眾人笑柄。不過,他們年紀雖輕,卻身懷絕技,不看樣子,還以為是老手,這是後話了。

 

翻開場刊,有關Lakatos的簡介,一般人會被甚麼「提琴鬼才」(Devil’s Fiddler)、「古典爵士樂高手」、「琴藝教小提琴大師曼奴軒也大為折服」等字眼吸引,而忽略了這一句:「他重現了十九世紀小提琴家的光輝」,若非行家,會覺得語焉不詳,看十次,十次都會走漏眼,其實這是全文重點,一語道破了Lakatos最與別不同之處。

事實上,在錄音還未普及之時,演奏家的風格非常自由,鐘意快就快,慢就慢,靈感到,還會即興創作,給原曲錦上添花。小提琴大師Ysaye曾對他的鋼琴拍擋說:「你代表了秩序,節拍要準,以平衡我的天馬行空,別擔心,我們一定會夾得來,如果我在這裡加速,稍後的小節會全數歸還。」今日學院派當道,凡事講求效率,依書直說,上世紀的浪漫遺風蕩然無存,惟有Lakatos例外,不論玩甚麼都隨心所欲,自由奔放,說他是「活化石」,應該無人反對。

言歸正傳。節目臨場揭曉,上下半場共十二首,Lakatos比以前瘦了一個碼,但風采依然,經常變速,妙用搶板和滑音突出個別旋律,最厲害當然是模仿吉他技法,右手輪指,配以左手高速撥弦,只此一家(據聞他申請了專利),唯一不足,是當晚音色有點乾(場地問題?),不及CD豐滿。樂隊默契十足,不論鬼才如何自由發揮,都能加以配合,Jeno Lisztes(匈牙利揚琴手)尤其出色,下半場獨奏一曲,技驚四座(這是youtube的另一曲)。曲子似乎是臨時加的,讓他盡情show off,相反場刊內的部分樂曲卻沒有演奏,例如I’ve met you/Mama。Lakatos喜歡即興創作,人盡皆知,估不到連節目表,他也會即興增減,真不愧為吉卜賽浪人!

李傳韻身為特別嘉賓,先在中場休息前,上台跟Lakatos合奏Csardas(這原本是下半場的尾曲),再在下半場尾段連奏三曲(包括兩首encore)。李傳韻一早就以神童的姿態出現,技巧非常出色,大陸同胞稱他為「琴魔」,有所謂「魔弓大法」,跟「提琴鬼才」同台演出,豈不變成「魔鬼二人組」?如此綽頭也想得出,真佩服康文署的創意。

但容許我直言,李傳韻技巧再好,風格再狂,跟Lakatos相比,也是小毛見大毛,這樣說,不是貶低李傳韻,而是珠玉在前,任何人都會相形失色。例如比李傳韻更出名的小提琴家Vengerov(今年三十有六,還算年輕),也喜歡crossover,零一年跟名家演奏團(Virtuosi)訪港,我有捧場,感覺是他刻意模仿,變速、滑音,甚麼都齊,但限於正統出身,始終狂不起來。Vengerov尚且如此,又何況李傳韻?

 

還有,卜吉賽講求即興(一如jazz),興之所至,可把原曲變奏出萬千旋律,但即興也有限度,過火了,就是胡鬧,李傳韻一時扮救護車聲,一時扮電話鈴聲,此等「即興」,實在不敢恭維。Lakatos下次再來,不用邀請特別嘉賓了,如果我想聽李傳韻,我會自己買票的。

Lakatos in Hong Kong” 有 2 則迴響

  1. tzigane

    撥弦手法沒可能申請專利吧。這些技法,就算教你也未必學得懂,學得懂也未必用得好。

    Vengerov很強,但如你所說,這種音樂不是他的強項。就好像,武俠小說中武功強的人有不少,但不是個個也使得出獨孤九劍的。令狐沖可以,但郭靖、張無忌就不行了。

  2. 我都覺得奇怪,但這是他說的,在一個訪問中,有人問他有無申請專利(可能講笑),他說有呀(也可能講笑),就是這樣,所以我才說是「據聞」。

    Vengerov不是玩開這類音樂,李傳韻也不是,強而為之,就顯得造作。事實上,變速、滑音、裝飾奏、即興創作等等,幾時用,用幾多,都好考心思,若非日子有功,則難以掌握得好,結果差之毫釐,謬以千里。一如烹飪,食材應該怎樣配搭,調味料分量如何,也是一門學問。

    Vengerov(或李傳韻)的所謂crossover,一如日本的「中華料理」,總覺得怪怪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