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也納新年音樂會2013


Kleiber

新年流流,有甚麼好做呢?有人喜歡唱K、打麻雀、過大海,我比較膚淺,這些益智活動,我不懂,也無興趣,退而求其次,聽番場維也維新年音樂會,當係應下節。

家裡有套Carlos Kleiber的DVD集,內有八九年及九二年的新年音樂會,前日先聽第一隻,聽了半場,因為要出街,下半場遲些再聽。晚上回家,馬上扭開電視,看國際台最新的new year concert,由Franz Welser-Möst指揮,此君是維也納國立歌劇院的藝術總監,指揮過不少大樂團,論資歷,確是響當當。不過,有資歷,不等於有實力,尤其我才剛聽過Kleiber的名盤,一比較,就高下立見。

NEW YEAR

Kleiber有幾傳奇,不用我多說了。他惜墨如金,一年才開幾場concert,每隔幾年,就休息一年。畢生奏過的曲目,屈指可數,物以罕為貴,比起卡拉揚之濫,Kleiber自然更有市場。他兩場新年音樂會,已成絕響,就連另一名盤、卡拉揚的八六年版也給比下去。事實上,Kleiber的節奏感豐富,「電力」十足,指揮史特勞斯的圓舞曲,特別瀟灑,造句起伏有至,聲調抑揚頓挫,優美到不得了,聽那首Csardas,在他捧下,百人大樂團靈巧得像一個小樂隊,快慢輕重,收放自如,盡現Gypsy精髓。

Welser-Möst呢?剛剛相反,像一個學究,四平八穩,毫無風格可言,叫人悶出隻鳥來。有評論指Welser-Möst帶來「繼卡拉揚與小克萊巴之後,最優美的新年音樂會。」說此話的人,果真勇字當頭。音樂不濟,就要搞下gag,搏君一粲,但Welser-Möst的gag,真係爛得好緊要,在最後一曲,他向團員派公仔,有大笨象啦、維京帽啦、蚊拍啦,像幼稚園的角色扮演,無聊當有趣,真係吾不欲觀之!

新年音樂會年年上演,為了吸引人,主辦者聲稱每年都有新猶,例如今年十九首樂曲中,有十一首是首演。這些樂曲有幾好聽?見仁見智,我就覺得普通。講真,如果好好聽,就不會在過去一百年都無被人發現,直到今日才「出土」吧?就等如Vivaldi寫了六百首協奏曲,除了《四季》,其餘絕大部份,相信大家都無聽過,點解?

Welser-Möst已是當今指揮界的中堅份子,表現尚且這麼平凡,那些所謂新進,更是難以令人寄予厚望。古典樂壇人才凋零,不是近年的事。黃牧說得對,聽古典音樂,還是聽古人的好。Kleiber於零四年仙遊,下年是十年了,不知道唱片公司有無「新錄音」推出,以作紀念?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