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是Battleship的編劇


220px-Battleship_Poster

去年荷里活把孩之寶的經典遊戲Battleship改拍成電影,叫《超級戰艦:異形海戰》,我身為巨艦大炮的die-hard fan,當然歡迎。雖然對手是異形,有點古怪,但無所謂,反正我只想看salvos,只要夠火爆,其他都是次要。畢竟近年西片(包括,但不限於荷里活)少拍海戰,對上一場艦對艦的炮戰,要數到半世紀前的Sink the Bismarck!

sink the bismarck

上映當日,我特別請了半日假,好整以暇,只欠沒有齋戒沐浴。片長超過兩小時,有一半是炮戰,讓戰艦迷過足癮。好看嗎?特技逼真,齊射夠狠,單計感官刺激,一百分!但看完後,古怪的感覺更甚,這個感覺,源於戲裡多處犯駁,完全不合理。我很少批評科幻片劇情犯駁,今次例外,真係不吐不快。

犯駁的地方有很多,其中一處最離譜:外星人明明識飛(他們可不是遊水來地球的),為何放棄制空權,跟美軍在海上打傳統炮戰?讓半臂都算,還要敵不動,我不動,這樣子賣大包,講得通嗎?美軍也好不了多少,密蘇里號的十六吋主炮,最大射程接近四十公里,根本無必要跑到這麼近才開炮。莫說實戰,就是表演賽,這種打法也太搞笑了,直頭當觀眾係白癡。至於其他笑位,好多影評都講過,無謂重覆。

moive

假如我是編劇,又會點?想了一年,好多細節都考慮過,尤其是特技與劇情之間的平衡,最頭痛。結論是,一不能有異形,二不能有愛情。前者說過了,後者是所有戰爭片的毒瘤(戰爭片就是戰爭片,不要跟以戰爭為背景的愛情片混為一談),遠至七十年代的《中途島戰役》,近至九十年代的《珍珠港》,都衰在太痴情,不夠剛陽味,風評甚差。

對手是另一個問題。把出名的戰役搬上銀幕,是最簡單的做法。但縱觀兩次世界大戰,真正的戰列艦對決,一隻手掌數得完;一戰有一場,即大名鼎鼎的日德蘭海戰,二戰有三場,一場在大西洋──俾斯麥號圍毆戰,兩場在太平洋──慘絕人寰的瓜島爭奪戰和空前絕後的萊特灣大海戰。日德蘭海戰固然精彩,但無主角(不是人,是戰艦),觀眾好難投入。拍戲一定要有主角,讓觀眾聚焦,像俾斯麥號,是大主角,焦點非常清晰,可惜無美軍份,荷里活最自大,斷估應該無興趣拍。太平洋是美軍的主場,但兩場對決,都是夜戰,黑麻麻,點拍呀?

退而求其次,唯有憑空想像,但想像還想像,不能太過份,一艘飛不起的異形戰艦,實在太過份了,非天才腦袋,絕對想不出來。怎樣的想像才叫合理呢?這時候,我想起了蘇聯。無錯,又係蘇聯,真要多謝馬克思,給我們帶來這麼多抽水的機會。以下故事,純屬貪玩之作,歡迎賜教:

電影還是以太平洋聯合海軍軍演做開頭。

宇宙最強的美國第七艦隊,連同日本海上自衛隊四艘金剛級神盾驅逐艦,以及英、意、法(我是絕對不會漏了我的仇家的)等國的海軍艦艇,組成有史以來最龐大的聯合艦隊,「海鷲三千、艨艟八百」,浩浩蕩蕩駛出太平洋,擺陣列勢,萬炮齊鳴,戰機則在上空呼嘯而過,配合艦隊攻堅,真是何其壯觀。

演習完畢,艦隊準備回航,船上氣氛輕鬆,水兵三三兩兩,相約上岸後到酒吧消遣。突然間,各艦的雷達出現無數光點,並以高速逼近,似是導彈來襲。眾人大感疑惑,現在太平盛世,附近又無敵軍,導彈從何而來?有人說是雷達故障,又有人說是演習之一,大家七嘴八舌,吵作一團。此時,在防衛圈外巡邏的預警機報告:「發現導彈,超過一百枚,This Is Not a Drill,Repeat,This Is Not a Drill!」艦隊馬上進入作戰狀態,由於時間緊迫,總司令來不及請示基地,即下令各艦發射導彈攔截,並開啟近程防衛系統(Close-In Weapon System),以每分鐘過萬發的射速,在艦隊上空編織一道嚴密的火網(這一幕,導演要從高角度拍攝,場面才夠震撼)。

可惜,由於導彈實在太多,且從四方八面射來,火網再密,也無法抵禦飽和轟炸,最後仍有數十枚導彈避過攔截(導演宜多用幾個shot,補捉艦員的恐懼表情和絕望眼神),命中目標,爆炸此起彼落,旗艦華盛頓號航空母艦率先沉沒,其餘各艦非死即傷(這一幕,相信是電影史上最壯觀的爆米花)。短短數分鐘內,整個艦隊潰不成軍,只有少數補給船逃出生天。海上滿佈待救士兵,哀鴻遍野,慘絕人寰。其中有位美軍軍官,在爬上救生艇後,拿出望遠鏡來視察環境,偶然間看到遠方有幾艘巨艦的身影,宏偉的艦橋,配上前後主炮,外形像昔日的戰列艦。他以為眼花,看真點,發現更令人震驚的東西──艦身漆上蘇聯海軍的標誌。

該軍官獲救上岸後,即向基地匯報,但無人相信,個個都以為是他的幻覺,或創傷後胡言亂語,除了一位中將,他是俄國專家,對紅軍知之甚詳。他說,以前看過一份機密文件,指蘇聯在解體前,曾秘密建造一支神秘艦隊,共四艘,各有四座三聯裝十八吋巨炮,可發射巡航導彈,一如改裝後的Iowa級,長短火兼備。此外,艦上更設有劃時代的反雷達系統(有幾劃時代?毋須解釋,反正觀眾無興趣深究,至於軍事迷,他們可能會挑骨頭,但人數少,不用理會),比今日最新的隱形戰艦還要先進。蘇聯解體後,四艘戰艦隨之失縱,無人知道其下落。由於戰艦火力強大,俄國新政府怕引起世界恐慌,故秘而不宣,只派人暗中調查,但多年來均無結果,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由於事態嚴重,美俄兩國逐召開高峰會,商討對策。會上,俄國極力否認是幕後黑手,但承認襲擊美軍的,極有可能就是失縱了三十年的神秘艦隊。雖然俄國探子一直查不到艦隊的去向,但發現當年偷走戰艦的,是蘇聯海軍一批少壯派軍人,他們極端好戰,仇美心強,深信蘇聯解體正是美國的陰謀,所以偷走戰艦,計劃報復。以下是雙方對話:

美:「艦上有核彈嗎?」

俄:「戰艦失縱前,我們已把艦上的核彈頭拆走了,只餘普通的巡航導彈。」

美:「好極!我們估計,敵艦之前已經射光了導彈,不足為患了。」

俄:「未必!除了導彈,每艘戰艦還有一千枚主炮彈,其中十二枚是核炮彈(即一次齊射的份量),四艘戰艦,總共有四十八枚,足以把貴國的沿海城市徹底摧毀。」

美(一面得戚):「So what!艦炮只可以打到幾十公里,敵艦未駛到射程範圍,已經被我們的雷達鎖定,炮彈還未上膛,就已經去了見馬克思。」

俄(面露不屑):「敢問上次海戰,貴國的雷達有把他們鎖定嗎?」

美:「……」

俄:「我想再次提醒貴國,我們的艦隊……不,那支艦隊的隱身功能,遠超貴國的想像,貴國若想先發制人,恐怕不是那麼容易。」

美:「上次只係一時大意,今次我們絕對不會放過敵艦,一定要十倍奉還!」

俄:「那就祝貴國好運吧。」

(會議結束)

bomb

核導彈大家聽得多,核炮彈又是甚麼東西呢?不是我亂吹,那是一種小型核彈,用火炮發射,蘇聯在五十年代,曾將之安裝在新羅西斯克號戰列艦上(即意大利的凱撒號,建於一戰前,二戰後作為賠償艦給了蘇聯),該艦在一九五五年爆炸沉沒,原因不明。而美國亦曾研究用火炮發射核彈,並於一九五三年試射,詳見youtube,後來計劃作罷。

鏡頭一轉,在一個隱閉的山洞裡,傳說中的神秘艦隊正在補給(特技組注意,不要設計得太科幻,可大致參考現役的基洛夫級核動力導彈巡洋艦,再放大一點就行了),四艘戰列艦分別是:史太林號(旗艦)、列寧號、伊凡號(最恐佈沙皇)和彼德大帝號(最偉大沙皇)。因為打了一場勝仗,各人一片歡騰。在艦長室內,指揮官及參謀正在開會,艦長是一個白髮老人,滿面蒼桑,眉宇間卻有一股英氣,不怒而威。他就是當年偷走戰艦的軍官(若嫌老人家手腳慢,無說服力,可改由他們的兒子出征,繼承父親的遺願),身旁都是戰友,這些年,他們召募了一批死士,負責操作戰艦,晨操晚練,射術非常精湛(錢從何來?彈藥呢?在那裡演習?維修保障又如何?記住,現在不是拍紀錄片,不贅)。

Kirov

艦長向手下說,上仗雖然贏得精彩,但只是頭炮,戲肉是用核彈炮轟美國本土,殺他一兩百萬人,以報蘇聯解體之仇。他特別強調,這是自殺式襲擊,有去無回,誰怕死,可以走先。但眾人視死如歸,誓要跟美國同歸於盡,場面非常悲壯。午夜,艦隊完成補給,徐徐駛出洞口。月黑風高,四艘戰列艦全速前進,而一場突如其來的濃霧,更顯陰森氣氛,艦影若隱若現,猶如百鬼夜行(這一幕,導演要當鬼片拍,令觀眾相信眼前所見的,並非戰艦,而是來自陰間的幽靈船,神出鬼沒,殺人於無形)。
 
話分兩頭。這些日子,不止美國,全世界都拼命尋找這支神秘艦隊,雷達、潛艇、偵察機、人造衛星,甚麼法寶都出齊,就是連一條毛都找不到。他們在那裡?下一步會點做?無人知道。這時候,孩之寶出場了。戲裡,日本仔建議用探測排水量來確定敵艦的位置,這一招,明顯抄孩之寶的玩法。我不知道現實是否可行,但幾有趣,不妨故技重施:美軍透過太平洋上的無數浮標,探測到有不明物體以穩定的航道朝美國的西海岸進發,估計就是敵艦,於是大包圍,向目標位置發射了幾百枚導彈,有殺錯,無放過,貫徹老美的「優良傳統」。

但好奇怪,眼看導彈快要擊中目標時,突然全部失控,直墮大海。原來,敵艦不止懂得隱身,還能發射超強電波,干擾導彈的制導系統,使其打歪。雷達找不到,導彈射不中,唯有還原基本步,用傳統方法──派轟炸機到敵艦上空投彈。這一派,又是空群而出(背景音樂宜用Ride Of The Valkyries,向哥普拉的《現代啟示錄》致敬),但因為太大霧,轟炸機兜了幾個圈,都找不到敵縱,在幾乎耗盡燃料前,被迫折返。而敵艦在挨過兩輪空襲後,也洞悉了美軍的浮標策略,故再次使出絕招,用超強電波干擾浮標的訊號,令美軍無法追縱其動向。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美軍還是束手無策,坐以待斃,總統忍不住給五角大樓打電話:「為何不派戰艦迎擊?」一眾軍官頓時啞口無言。原來,鎮守北太平洋的第三艦隊,有一半艦艇於上次軍演中贈興,結果跟第七艦隊共赴黃泉,而餘下戰艦,剛巧例行維修,導致西海岸真空。最近的艦隊,最快都要三日後才趕到,而敵艦明天就會進入射程範圍,只要一次齊射,不用十分鐘,整個西海岸就會化為焦土。

iowa

這時候,主角出場了。前文提過的Iowa級四艘戰列艦,即麥蘇里號、愛荷華號、新澤西號和威斯康辛號,本來在十年前已經從封存名單中剔除,改做紀念艦,分別停泊在四個地方,供人參觀。但最近四艦齊集西海岸,出席一個紀念二戰甚麼的活動,而當年的老兵亦獲邀參加,跟遊人話當年。現在形勢危急,有人大膽建議,不如讓四艦復出,跟敵艦決一雌雄,反正所有現代化武器都不管用,只有原始的火炮最好使。於是四艘戰艦(艦長可由最先發現敵艦的那個軍官擔任),連同一眾老兵,就此踏上征途,負起拯救國家的命運。

美軍戰略是這樣的:戰列艦在西海岸對出海域戒備,而空軍將派出所有戰機到場搜索,一旦發現敵艦,馬上通報,由轟炸機實施第一波攻擊,而戰列艦則趕往戰場,萬一空襲無效,再用艦炮將其了結。

經過一夜航程,四艘戰列艦駛到指定海域候命,戰機則穿梭往來,搜索敵艦。日出東方,濃霧漸散,艦上的雷達仍是一片空白,就在眾人以為白走一趟時,敵艦突然出現,像四座大山,巍峨聳立,比昔日的大和號猶有過之,令人不寒而懍。麥蘇里號作為旗艦,第一時間向基地匯報:「發現敵艦,共四艘,位置是……」,最後補上一句:「我們可以應付。」

在五角大樓內,三軍司令收到消息,心念電轉,一時舉旗不定。他知道,轟炸機隊就在附近,半個鐘即可到達,但艦長一句「我們可以應付」,又令他有點猶疑,應否先讓戰列艦進攻?他想起二戰末,戰艦派的斯普魯因斯上將原本打算率領旗下六艘新式戰列艦,跟日本的大和號決戰,但因後者玩飄忽而錯失戰機,無奈改由空軍進攻,此一轉折,成為海軍史上永遠的遺憾。司令跟我一樣,都是巨艦大炮的die-hard fan,只是今時不同往日,不好意思說出來,怕被人笑。現在機會來了,他不想重蹈上將當年的覆轍,決定冒險一搏:「你攻,要快!」同時下令,無他批准,空軍不得插手。在場人士皆目定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有人更直斥司令是瘋子。反觀麥蘇里號的指揮室,個個戰意高昂,一心跟敵艦決戰。

各位觀眾,巨艦大炮的華美終章,現在正式上演。

交戰雙方,均有四艘戰艦,四打四,平手。但在火力及防禦上,敵艦明顯佔優,美艦只有速度一項勝過對手,最高航速達三十三節,舉世無雙,而敵艦由於配備了重火力及厚裝甲,只有二十八節。雙方距離四萬米,敵艦憑藉火控雷達,率先開炮。而美艦則以高速搶佔「T字橫頭」(海上炮戰的最佳位置),過程中,接連遭受多枚近失彈打擊,多人死傷。經過一輪追逐,美艦成功搶位,開始還擊,雖受制於對方的反雷達系統,只靠目測瞄準,卻無損準確度,首次齊射,已有一彈直接命中史太林號的主炮塔,可惜敵艦裝甲太厚,炮彈無法貫穿,反彈到海中爆炸(鏡頭要影住敵艦指揮官的冷笑樣)。而敵艦的穿甲彈,每次命中,均能直插艦體,在內部爆炸。經過一輪炮戰,威斯康辛號有兩座炮塔被打啞,副炮全毀,喪失三分二的火力。新澤西號更慘,被對方的齊射打成廢艦,半浮半沉。反觀敵艦,裝甲帶無一被貫穿,最傷是伊凡號,艦橋中彈,指揮官死傷大半,而彼德大帝號有一座炮塔被毀,但火力依然強勁。

戰事發展至此,美艦處於下風,若不求變,必然全軍覆沒。而在五角大樓內,三軍司令滿頭大汗,因為敵艦愈來愈接近射程範圍,他再迷戀巨艦大炮,也不能因一己喜好,而要國民陪葬。於是他傳令下去,萬一海戰失利,轟炸機馬上投彈,不是炸彈,是核彈,務求最短時間內把敵艦消滅,即使殃及池魚也在所不惜。

此時,在麥蘇里號負責目測的老兵走進指揮室,向艦長獻計:「敵艦有十八吋炮,裝甲有同等的防禦力,我們的十六吋炮,根本奈何不了他們,除非將九門主炮集中一點射擊,才有機會取勝。」「集中射擊,豈不更難命中?」艦長問。「是的,但不要小看我們這些老鬼,以前都受過特別訓練,眼界奇準,原本用來打大和號,可惜無機會,現在可以大派用場了。」由於沒有更好方法,艦長唯有同意。效果如何?沒有奇蹟,頭幾輪齊射全部射失,老兵自嘲老眼昏花,要點時間適應,但時間無多,彈藥更少,艦長開始懷疑自己是否信錯人。不過,好波不如好運,經過幾次校正,麥蘇里號的齊射終於擊中彼德大帝號的艦尾,猛烈的爆炸,將車葉全部炸毀,該艦失去動力,停在海上,變成美艦的活靶。而愛荷華號的齊射,則在伊凡號左舷附近落海,意外變成「水中彈」,在該艦水線下炸出一個大洞,海水大量湧入,不久沉沒。可惜,重傷的威斯康辛號再被敵艦擊中多彈,發生大火,挽救無效,艦長宣佈棄艦。而愛荷華號雖無受傷,但炮彈打光了,無奈退出戰場。

現在變成二打一,麥蘇里號在前,史太林號和列寧號在後,形勢比之前更差。艦長人急生智,下令調頭,全速在敵艦中間穿過,無講原因。眾人不解,但反正怎樣都是死路一條,於是照做。此時,對方打來第一輪齊射,好彩,打失了(拜高速調頭所賜)。艦長下令不要還擊,心想:兩分鐘後,第二輪齊射就會打來,只要挨得過,就有機會反勝。說時遲,那時快,敵艦又發炮,今次無這麼好彩,中了兩彈,一彈擊中煙囪,另一彈最致命,擊中艦橋前方,整個二號炮搭給炸飛了。

Optimized-battleshipfiring-986323

麥蘇里號只餘前後各一炮塔,艦長下令拋錨,並將炮塔還原,即前炮炮口向前指,後炮炮口向後指。眾人被艦長連串奇怪的舉動激怒,媽聲四起,不過,錨,還是拋了,炮塔,亦還原了。此時,麥蘇里號夾在敵艦中間,相互距離各八千米。由於太近,敵艦改以水平射擊,共二十四門巨炮,足以把麥蘇里號炸成粉碎。隨住一聲巨嚮,炮彈直向前奔,猶如死神索命,怎樣看也逃不過。Thanks God,剛才拋下的錨及時著床,船頭一沉,繼而神龍擺尾,排水量達四萬噸的麥蘇里號,即以九十度角飄移,成功避過左右兩方的攻擊,險過剃頭(參考大和號的十八吋炮,其初速為每秒七百八十米,以這個速度飛八千米,大約需要十秒,實際時間會更長,因為初速不可能維持這麼遠的距離。不過,短短十秒,已足夠麥蘇里號玩飄移了)。而敵艦則自食其果,各自吃了友艦的十二枚重炮,頓時重創。還未夠,麥蘇里號飄移後,前後炮塔正好對正兩邊敵艦,艦長一聲fire,六枚重炮送你最後一程(這是全片最戲劇性,也最精彩的一幕)。

海戰結束,美艦慘勝,但總算保住了西海岸,而五角大樓內的三軍司令,也保住了烏紗,至於巨艦大炮,則保住了最後的尊嚴,完全歷史的任務。戰後,美國總統宣佈,將不惜一切代價,把新澤西號和威斯康辛號修理好,並在封存名單中,重新加上這四艦戰列艦的名字,同時儲存足夠的彈藥,以備不時之需。

最後,字幕升起──

編劇:薯
監制:薯
導演:薯
主角:薯

廣告

假如我是Battleship的編劇” 有 1 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