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亞入歐(四)


歐遊,不外乎欣賞古蹟和美景,今篇先講前者。

第一站賊國(我跟賊國的私怨,見第二篇),古蹟最多,也最華麗,全靠前總統貝當(一戰英雄,人稱「凡爾登救星」)在二戰時當機立斷,不戰而降,犧牲個人榮辱,保存了國民的性命和人類的文化遺產,不受戰火摧殘。有人說他是賣國賊,我不同意,反正賊國廢到無倫,完全不是納粹的手腳,何不早早投降,留得青山在,那怕無柴燒?

剛落機,即去看鐵塔,當年不受國民歡迎,現在卻成為巴黎地標。

IMG_0098

上鐵塔有兩個選擇,一是坐電梯,一是行樓梯,不用問,我一定行樓梯,貪平(也要四歐),在中層的觀景台飽覽全市風光,一條塞納河,把花都分開左右兩岸,左岸是文化區,左仔的大本營,右岸是遊客區,有強國人,自然有賊,尤其著名景點,賊比人多,一不留神就要破財。毫無疑問,巴黎已經取代意大利的羅馬,成為歐洲第一賊城。

蝗蟲聖地
蝗蟲聖地

然後是凱旋門,建於一八三六年。全世界好多地方都有凱旋門(多謝新鴻基,香港都有),以賊國的最宏偉。

IMG_0137

巴黎十二條大街,全都以凱旋門為中心,從高空看,有條條大路通羅馬的氣勢。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門上滿佈浮雕,極盡精細,都是拿破崙的威水史;門下有一個無名英雄烈士墓,紀念一戰時為國捐軀的士兵。為甚麼無二戰的?哈,別再說了。

IMG_0156

協和廣場(Place de la Concorde)原名路易十五廣場(Place Louis XV)跟凱旋門是一街之隔,在這裡望出去,可以見到新舊凱旋門。大革命期間,易名為革命廣場(Place de la Revolution),專門執行死刑,路易十六、瑪麗王后等名人均命喪於此。之後再改名為協和廣場,沿用至今。廣場中央有一座方尖碑,我最初以為是賊贓,原來是埃及送的,真係慷慨。

IMG_0186

第二日上蒙馬特高地(Montmartre),看聖心教堂(Basilique du Sacre Coeur),但先到紅磨坊一遊。

IMG_1813

那時大白天,舖頭多數關門,冷冷清清,好彩,裸女海報倒有不少,大飽眼福再登高,心情特別舒暢。

IMG_1815

聖心教堂建於一九一四年,歷史不足百年,少了點滄桑味。聖母院(Notre Dame de Paris)就不同了,有八百年歷史,屬傳統哥德式,落成之時,乃巴黎最新穎、最宏偉的建築,除宗教儀式外,也舉行過多項重大的國家典禮,包括賊王加冕、拿破崙稱帝,還有二戰末,賊國重光,戴高樂將軍主持的感恩彌撒,聖母院儼如是國家的主場,見證了賊國的興衰。而雨果的《鐘樓駝俠》,更為聖母院添上一點神秘的色彩,歷年來吸引了無數遊客慕名而來,尋找那鐘樓上的駝俠。

IMG_0377

但風光背後,聖母院也有過醜陋的一面。十九世紀以前,社會對保育的意識不高,好多古蹟──包括聖母院──都日久失修,比方說,有彩繪玻璃爛了,教堂隨便找一塊冷冰冰的白玻璃換上補數。而每逢冬天下大雪,教堂外的小販,習慣把牲畜帶到教堂內取暖,搞到遍地糞便,臭氣薰天。但自從《鐘樓駝俠》大賣後,當局被迫認真起來,派著名建築師Eugene Emmanuel Viollet-le-Duc維修聖母院(他以修復多棟中世紀著名建築而聞名於世),使其回復昔日的莊嚴。

賊國是自由女神的原產國,美國那個是贈品來的。
賊國是自由女神的原產國,美國那個是贈品來的。

賊國有兩大竇,一是羅浮宮,一是凡爾塞宮,後者在郊區,路途遙遠,今次緣慳一面。羅浮宮前面有一座玻璃金字塔,乃貝聿銘的傑作。政府曾諮詢市民意見,九成反對,指會破壞原址格局,但建成後,市民又慢慢受落,一如當年建鐵塔,最初反應也不佳,但之後又習慣了。

IMG_0227

講返羅浮宮,建於十二世紀末,最初是城堡(現在,博物館入口還可看到舊城堡的護城河遺址),到了十五世紀,賊王查理五世遷居至此,羅浮宮正式升格為王宮,其後不斷擴建,直至凡爾塞宮落成後,賊王再次遷居,羅浮宮一度荒廢,最後像香港的甚麼古蹟,「活化」成藝術中心。大革命後,拿破崙成為新一代賊王,將羅浮宮改為博物館,把從各地搶來的賊贓收藏其中,由於賊贓太多,羅浮宮不夠位擺,於是再次擴建,終於變成現在的模樣。

IMG_0336

以上是賊王的加冕圖。賊國是天主教國家,教宗有無上權威,賊王為了叨光,硬把教宗庇護七世拉來參加其登基大典,但又不准教宗插手,而是把皇冠從他手上搶過來自己戴上,再為王后約瑟芬加冕,霸氣迫人。畫家Jacques-Louis David受命作畫,他要討好賊王,又不敢得失教宗,故只畫賊王為王后加冕這一幕,前面則省去,以免教宗尷尬。

賊王敗走後,有五千件藏品歸還各國,但仍有三萬多件留在館內,涵蓋古希臘、古羅馬、古埃及、歐洲、伊斯蘭,及遠東等稀世奇珍,包括勝利女神像、維納斯像、漢謨拉比法典,還有鎮館之寶──蒙羅娜莎的微笑。

IMG_0341

IMG_0327

如果你去羅浮宮,只為一睹後者的風采,我勸你還是別去好了,館內絕大部份藏品,你都可以親而近之,唯獨那幅名畫,只可遠觀,不能褻玩,倒不如到隔離的精品店買張偽品,回家慢慢欣賞好過。

補充一點。說羅浮宮是賊竇之一,除了是賊王的家外,還因為那裡是盜竊黑點,小偷多到職員應付不來,他們屢次要求當局增派人手,不果,忍無可忍,早前決定罷工抗議,成為國際笑話。賊國果然名不虛傳!

結束賊國之旅,轉到瑞士,上聖母峰,湖光山色令人陶醉,但無古蹟,留待下一篇再講,直接跳到第三站,意大利。

歐遊十八日,意大利停留時間最長,去過比薩、托斯卡尼、佛羅倫斯、羅馬、維羅納和威尼斯,共五日,平均每日一個城市,算不錯了。比薩是一個千年古城,也是伽利略的故鄉,中世紀好興旺,不止商業發達,文教亦非常出名,比薩大學是歐洲其中一間最古老的高等學府,現在沒落了,倘大一個城市只餘一個景點,就是奇蹟廣場,入面有四大建築──斜塔、大教堂、洗禮堂和墓園,旅遊業是當地的主要收入來源。

IMG_1949

IMG_0875

斜塔的歷史大家耳熟能詳,不說了,反而那裡的公廁值得一提。收費「相宜」,只收半歐(印像中,威尼斯最貴,收一歐),但不是重點,我想講負責收錢的那個人,竟然是一名型男,以他的質素,在香港絕對可以做model,但在意大利,則只能在廁所裡混飯吃。這是供求問題了。

遊完比薩,在托斯卡尼住了一晚,轉到佛羅倫斯。入正題前,先說一點歷史:

佛羅倫斯是文藝復興(Renaissance)的發源地,舊譯「翡冷翠」,初見於徐志摩的《翡冷翠的一夜》。Renaissance是法文,字首re解「再次」,naissance是「出生」,加在一起,就是「重生」。古代社會,藝術家絕少自顧,要不是替貴族打工,就是幫教會做事(一為讚美主,二為傳福音,把耶穌的事蹟畫在教堂的牆上,比沉悶的講道更能觸動人心),老闆要甚麼,他們就做甚麼,跟打雜無異。後來十字軍東征,貴族身先士卒,死傷枕藉;黑死病肆虐,又動搖了教會的權威。舊勢力逐漸瓦解,懷疑論及批判主義抬頭,科學精神由此而起。而人口銳減(打仗和瘟疫都是會死人的),供求逆轉,死剩種有更多閒錢消費,促進了經濟發展,為文藝復興奠下了基礎。

一講起消費,大家就想起強國。無錯,強國人的消費力,宇宙最強,但此消費不同彼消費,強國人有錢就身痕,嫖賭飲蕩吹,樣樣皆能,或獨沽一味買LV,以為好有taste,其實最bad taste。但歐洲人不同,使錢都使得寧舍有品味。例如美第奇家族(Medici),第一代靠經商起家,其後發財立品,大力推廣文化、贊助藝術,捐建教堂、資助科研等,潮成風氣。適逢土耳其人攻陷君士坦丁堡,大量希臘裔學者及工匠流亡到意大利謀生,順便推廣家鄉的文化,成功引起時人興趣,到了文藝復興,好自然就以古希臘文明為師了,此乃天時、地利、人和的結果,不是有錢就可以買回來的,偉大的強國人,明白嗎?

文藝復興還有一個特徵──簽名。古代沒有的,中世紀開始流行,現在是理所當然。簽名是身份的象徵,也是自信的表現;自信取決於自主,有自主,就有發揮空間,可以表現自我。而作品一旦有自己的生命,藝術家就不能不聞不問,好歹都要簽個名,讓人知道是誰的大作。歐洲史上最早的簽名例子,出現在十二世紀賊國中部的奧頓大教堂(Autun Cathedral)。有別於以前的集體創作,教堂由內到外的設計,都由Gislebertus一手包辦,當局為了表揚他的偉大貢獻,在教堂的大門用拉丁文刻上Gislebertus hoc fecit,即Gislebertus made this。從此以後,簽名成為常態。

有簽名,就有人物,數千古風流人物,還看文藝復興──但丁、達文西、拉斐爾、米開安哲羅、莎士比亞、馬基維利、馬丁路德等,個個都名震古今,不像昔日的前輩,默默耕耘,默默無聞。無他,就是靠一分自信,一分埋藏在心底過千年的自信,令歐洲走出黑死病的陰影,在世界舞台大放異彩。

說回遊記。早上,我們先到米高安哲羅廣場(The Piazzale Michelangelo),在市郊的山丘上,除可飽覽佛羅倫斯全景:

IMG_0896

還有米高安哲羅的傑作──大衛像:

IMG_1982

當然,這是老翻,真品在佛羅倫斯美術學院。廣場還有不少攤位,售賣特色紀念品,例如:

IMG_1991

當日天氣一般,有「煙霞」(陶大才子正名為「毒霧」),感覺像香港的冬天(或大陸的四季)。逗留了片刻,再落山參觀老橋(Ponte Vecchio)。此橋建於中世紀,是現存最古老的石造屋橋(即在橋上建屋):

IMG_0945

想起電影《香水》,講德斯汀荷夫曼飾演的老香水師,住在賊國塞納河上的兌換橋(Pont au Change),後來地震,塌了。兌換橋比老橋更宏偉,曾是巴黎的金銀業中心。一七八六年重建,拆掉所有房屋(好像是衛生問題),變成一道平凡的橋。以下是《香水》的劇照:

bridge

是不是好有壓迫感?或許有誇張成分,但參考古代的繪圖,似乎又相差不遠:

bridge 1

至於Old London Bridge,更是同類建築的表表者:

Old-London-bridge

其實,屋橋並非外國獨有,中國也有一道,叫龍津風雨橋,個名型到爆:

china bridge

反觀老橋,外表相對平凡,勝在經歷了幾百年的風霜,仍能保留原貎,唯一改變,是裡面的商店,由賣肉(不要心邪,賣肉就是賣食得落肚的肉)到賣金;由做街坊生意,到專賺遊客的錢。幸好沒有謝瑞麟、周大福等進駐(那是五年前的事,現在有無則不敢說),否則必招黃禍。

轉過街角,來到烏菲茲美術館(Galleria degli Uffizi),門外豎立了一個個雕像,都是文藝術興的大人物,你看他是誰:

IMG_0910

因為行程緊迫,我們並無入內,而是直接去到市政廣場(Piazza della Signoria),那裡有海神噴泉、珀爾修斯怒斬蛇髮魔女美杜莎,還有無處不在的大衛像:

IMG_0971

IMG_0985

IMG_0978

然後參觀聖母百花大教堂(Basilica di Santa Maria del Fiore)。這是佛羅倫斯的地標,屬哥德式,建於一四三六年。教堂主要用白色大理石砌成,再以紅、綠點綴,色調柔和。有鐘樓,也有圓頂,後者屬羅馬式。

IMG_0923

教堂採用全新設計,不靠「飛扶壁」(Flying Buttress)支撐,感覺簡約,相比傳統哥德式建築如聖母院、米蘭大教堂等,「扶壁」滿天飛,結構複雜,富立體感,是另一種style。

聖母院的飛扶壁(網上圖片)
聖母院的飛扶壁(網上圖片)
米蘭大教堂的飛扶壁(網上圖片)
米蘭大教堂的飛扶壁(網上圖片)

可惜,教堂當日無開放,無法入內參觀,只能在外影相,然後是自由時間,行街、shopping、食雪糕。由於要在日落前去到羅馬,佛羅倫斯只遊了半日,然後是長途車南下,先在郊區的營地住一晚,養足精神,因為第二日,是整個旅途中行程最緊密的了。

遊意大利不去羅馬,等於去北京不上長城,絕非好漢。羅馬古蹟之多,歷史之悠久、保存之完好,世界數一數二。整個羅馬城,基本上就是一個大型露天博物館,我們遊了一整天,累得半死,但講真,如果慢慢遊,細心看,一個月也嫌少,死十次都不夠。

又是大清早,我們從營地出發,坐火車轉地鐵「入境」──國中之國,梵諦岡也,參觀有五百年歷史的梵諦岡博物館(不是建築物本身,而是作為博物館的歷史)。點解要大清早?因為要排隊,如果遲了,人龍會繞住博物打蛇餅,到時想入去都難。可幸導遊醒目(其實是經驗豐富,他做這條線,已經超過十年了),天未光就帶我們來霸位,只排了一陣隊就順利入場。

IMG_2032

館內地方大,展品多,牆壁精雕細琢,裝飾金碧輝煌,跟羅浮宮有得fight:

IMG_1138

導遊只給我們兩、三小時,只好走馬看花,那些石像、油畫等,也來不及細看,匆匆影過相就走,經過西斯廷教堂時,竟然錯過了鎮館之寶──米高安哲羅的《創世紀》與《末日審判》。不過,我記得教堂不准影相(博物館可以影,教堂則否),人又多,壁畫太大,穹頂畫又太高,就算給你企定定看,都看不出甚麼名堂,一如《蒙羅麗莎的微笑》,在人群外遠觀,除了趁墟外,不知道還有甚麼意義。

IMG_1177

離開博物館,來到聖彼得大教堂(或稱聖伯多祿大教堂),真是久仰大名,平時看電視,見教宗在大殿內做彌撒,心馳神往,雖不是天主教徒,也渴望有朝一日可以親身朝聖,現在願望達成,當然好興奮。同樣,因為人太多,要排隊,幸好有柱廊遮陰,不用暴曬。

IMG_1152

教堂是聖地,不是景點,對遊客衣著有要求,不能穿背心短褲,男女皆然。穿了怎麼辦?如果只是背心,不要緊,教堂有披肩可以借,短褲就真的無辦法,請君過主,恕不招待。

教堂有著名的瑞士衛隊守衛,他們是梵諦岡的正規軍,不要看其衣著像小丑,其實個個都受過專業訓練,高大威猛,懂格鬥,配備精量,專責保護教宗安全。點解是瑞士?因為瑞士盛產僱傭兵,供各國招攬,由一五零二年起,教宗成為其「客仔」。在一五二七年的「羅馬之劫」中,瑞士衛隊護駕有功,教宗為表感激,下令日後只聘用瑞士衛隊,不作他想。而瑞士於一八七四年立法禁止國民到外國參軍,唯獨教宗的衛隊例外,全國上下,無不引以自豪(不是驕傲,是自豪,叫光榮都得,就是不可以驕傲,所謂勝不驕,敗不餒,幼稚園老師有教的)。

據聞,教堂埋葬了西門彼得的遺體(天主教譯為伯多祿,為十二門徒之首,也是首任教宗,公元六十四年,暴君尼祿焚城,嫁禍基督徒,彼得吃了死貓,倒釘十架而死),因此得名。第一代建於公元三三三年,由「忽然信主」的君士坦丁大帝資助,至一五零三年重建,一六二六年完工,歷時一百二十年,當時所有最偉大的建築師及工匠都有份參與,包括拉斐爾、米高安哲羅、桑加羅、貝尼尼等,由於是集體創作,建築屬混合風格,既有羅馬式圓頂,也有希臘式石柱,以及巴洛克式廣場。頂部正中有耶穌像,兩旁是十二門徒,左右各六。大殿最多可容納六萬人,舉世無雙。

參觀教堂,除了衣著端壯,還有一項規矩:不准影相。世上有兩類人,視規矩如無物,你不准影,他偏要影。第一類不用說,大家都估到,是強國人。另一類呢?也不難估,能夠比強國更強的,除了美國人,還會有誰!早前有調查,比較世界最不受歡迎的遊客,結果美國排第一,強國「屈居」第二。兩類人,各有各討厭,但共通點是,他們都不愛理別人感受,或許,這是「強大」的代價。當日無太多強國人(可能去了掃「古馳」),thank God!但美國人倒有不少。點分?一如強國人,他們的言行舉止,乃至衣著,都有獨特一套(例如高聲喧嘩、衣著隨便、事無大小都愛投訴等),識看的,一眼就看得出。就像日本人,雖然都是黑頭髮黃皮膚,但你不會當他們是蝗蟲(上世紀初的另計),對不對?

事實上,入了教堂,我們一行人都好聽話,無影相,唯獨有個鬼佬(衣著非常之美國化)影過不停。不知者不罪?非也,他肯定知,因為每次影相都鬼鬼崇崇,像身有屎的。當然,他再鬼崇,最後還是被職員發現,面斥不雅。但講句公道話,他算有教養了,起碼知衰,若是蝗蟲,點止影相?說不定還會在聖殤像上、米高安哲羅的簽名旁刻上「齊天大聖到此一遊」幾個大字,再放上微博獻醜(記住,係微博,不是twitter),或蹲在聖水盤上爆大石,然後拍拍屁股走人!

話說回來。入教堂,先經過地下墓室,埋葬了歷代教宗的遺體,部分石棺有一比一的教宗雕像,或坐或躺,栩栩如生。參觀完墓室,奇怪的事發生了,當然不是教宗翻生給遊客祝福,而是我們走出墓室,進入了一個院子,有人指示我們離開!奇怪,不能進大殿嗎?猶疑了一陣,見其他人都走了,只好跟大隊。就這樣,我們由右邊的柱廊入,左邊的柱廊出,最精采的大殿,我們一眼都無看過。天呀,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是我們走錯了路,還是當日大殿有活動,暫停開放?不知道,但願是後者,否則真係好難向自己交代。如果有人問我,去梵諦岡,有無參觀聖彼得大教堂,我應該點答好呢?這個問題,我想了五年,到今日仍然無答案。

跟佛羅倫斯一樣,梵諦岡遊了半日,然後「出境」到羅馬,參觀「世界新七大奇蹟」之鬥獸場。

IMG_1197

有新自然有舊,古代「七大奇蹟」,由公元前兩世紀的拜占庭學者Philo Judeaus提出,計有埃及金字塔、巴比倫的空中花園、奧林比亞的宙斯神像、羅得島的太陽神銅像和亞歷山大港燈塔等,但除金字塔外,其餘皆毀於天災人禍,不復存在。為了與時並進,「新七大奇蹟」在二零零七年面世,由全球網民選出。凡事一牽涉網民,必有爭議,「新七大奇蹟」自不例外。個人認為,巴西的耶穌像無資格當選(主呀,饒恕我,我是幫理不幫親);而泰姬陵雖好,但和它一樣好,甚至更好的建築還有不少。不過,一切既成事實,再多爭拗都無意思。

當然,不論鬥獸場是否「七大奇蹟」,也是必看景點;建於公元八十二年,可容納五萬人。講到明鬥獸場,自然是用來鬥獸娛賓,也有兩人格鬥、群毆及圍毆,至死方休,有看過《帝國驕雄》的就知道了。其後因為地震,結構受損。到了十五世紀,教廷為了建造教堂,竟然就地取材,拆走不少石塊。直至一七四九年,教廷以很多教徒在鬥獸場殉教為由,將之封為聖地,加以保護,鬥獸場才能倖存至今。

IMG_2112

入鬥獸場要收錢,我們無入,無辦法,因為盤川有限,如果個個自費景點都去,真係破產都似。鬥獸場有人扮羅馬戰士跟遊客影相,不用說,也是收錢的。隔離是君士坦丁凱旋門,照例,影了幾張相就走。

IMG_1201

IMG_1228

IMG_1213
其時列日當空,熱到不得了,加上濕度低,容易口渴,幸好羅馬隨處都有免費泉水任飲,認真體貼。

IMG_2102

要知道,在歐洲撒泡尿都要錢,飲水竟然可以免費,真係感動到想喊。不要以為免費無好,那些泉水非常清甜,只要飲過一口就停不了。聖彼得廣場有一個泉水池,論壇遺蹟旁也有一個,後者的泉水,是我平生飲過最好飲的水,好飲到一個地步,我甚至懷疑是否加了味精。當然是講笑,但我真的飲過不停,差不多飲了一日八杯的分量。

飲飽水後,穿過Piazza del Campidoglio,在樓梯口影了這張大合照,以為旅程完後就各散東西,估不到五年後的今日,仍跟其中幾位團友保持聯絡,定期見面,這是後話了。

IMG_1234

且說另一著名景點Vittoriano,建於一九三五年,紀念意大利開國君主伊曼紐二世(Vittorio Emanuele II)。古羅馬是千年帝國,但遲至十九世紀,意大利還只是一個「地理名詞」(Geographical Expression,奧國名相梅特涅語),國內四分五裂,山頭林立,一如春秋戰國時的中國。而眾多山頭中,以薩丁尼亞(Regno di Sardegna)實力最強,國王伊曼紐二世由一八四九年繼位起,即以一統天下為己任,經過多年努力,軟硬兼施,成功吞拼多個邦國。到了一八七零年,因為普法戰爭,法國從羅馬抽調守軍,伊曼紐二世漁人得利,乘機收復最後一塊版圖,正式統一意大利。Vittoriano正中央那位騎在馬上的仁兄,就是伊曼紐二世,你看,他多麼威風!

IMG_1247

接著是萬神殿(Pantheon),建於公元一二六年,有接近一千九百年歷史,至今保存完好,相比同期的建築大多變成廢墟,萬神殿簡直是個神蹟。點解?說來話長了。古羅馬原本是多神論,日月星晨、名山大川、風雷雨電,皆有神明,那座萬神殿,顧名思義,就是供奉萬神的。到了公元三一二年,君士坦丁大帝「忽然信主」(原因不明,慣常講法是他夢見上帝顯靈,於是悔改,信不信由你),並頒佈《米蘭敕令》,容許宗教自由(多神論的「神」,並不包括耶穌,故在君士坦丁前,信耶穌是犯法的),大力促進基督教發展。公元三九二年,狄奧多西一世下令罷黜眾神,獨尊上帝,基督教從此成為國教。此一逆轉,令那些原本香火鼎盛的異教神殿一夜丟空,日久失修,最後歸於塵土。萬神殿好好彩,避過荒廢的命運。公元六零九年,拜占庭皇帝將萬神殿獻給羅馬教宗,改為聖母與諸殉道者教堂,因為定期有聚會,加上保養得宜,經過千百年依然完好無缺。

IMG_1263

將異教神殿改為教堂,極為罕有,相反的情況,出現在土耳其的聖蘇菲亞大教堂(Holy Wisdom, Sancta Sophia)。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一四五三年,回教徒征服君士坦丁堡(即現在的伊斯坦堡,記住,係伊斯坦堡,而非伊斯坦布爾,後者是蝗語,勿通匪類),穆罕默德二世下令將教堂改為清真寺,直到現在。歐洲幾時又再組織十字軍東征,把教堂奪回呢?

扯遠了。不說不知,萬神殿除了做彌撒,還會供人舉行婚禮。我不知道申請程序以及費用如何等,但能夠在千年古蹟內共結山盟海誓,可謂畢生難忘,多花一點錢也是值得的。

IMG_1255

假如閣下有此難得機會,千萬不要在人家神聖的地方玩獎門人那些「益智遊戲」,更加不要一時興起,當眾表演除褲、食屎或扮狗吠之類,這些含包散節目……呀,寫錯了,是合家歡節目才對,留待回港後在麗晶大賓館補擺喜酒時,才拿來娛賓吧。

羅馬有好多噴泉,最出名是許願池(Fontana di Trevi),泉水來自高架水道,從羅馬城外十幾公里遠運來,那是以前的做法,現在當然是自來水了。許願池有幾靈?我無試過,不知道,反正是傳說,但信者甚多,據聞平均每日從池底撈獲三千歐元,全數用於資助市內一間窮人超市。

IMG_1282

行了大半日,來到西班牙階梯,我們一團人已經累得不似人形,個個呆坐在階梯上休息,不要當我們是蝗蟲,那條階梯坐滿了人,甚麼膚色都有。

IMG_1290

導遊原本還想帶我們去人骨教堂和其他更多景點,但我們真的不行了,行程到此為止。西班牙階梯有甚麼特別?其實無,唯一賣點,是經典電影《金枝玉葉》(不要搞錯無記那套《金枝慾孽》,一如《天與地》,我講的永遠是BBC那套紀錄片,而非甚麼婆媽劇)曾經在此取景,如果閣下是柯德莉夏萍的粉絲,在這裡發思古之幽情,足夠消磨一個半晝。

遊完羅馬,絕對走馬看花,然後北上威尼斯,中途先到維羅納,參觀了兩處名勝──小鬥獸場和朱麗葉「故居」。前者之「小」,是相對於羅馬的來說,因現況較好,得以躋身世界三大,且仍在使用,當然不是鬥獸,而是上演歌劇。

IMG_1320

那天烈日當空,三十幾度,他們著上厚重的戲服,一動不動,直至有人給錢,才回你一個致敬手勢。
那天烈日當空,三十幾度,他們著上厚重的戲服,一動不動,直至有人給錢,才回你一個致敬手勢。

至於朱麗葉,原著的場景正是維羅納;故事純屬虛構,那間「故居,自然也是假的(屋是真的,Capulet家族也存在的,就是沒有一個叫朱麗葉的住客)。

IMG_1337

IMG_1339

當然,是真是假,我們並不在乎,太掃興了。「故居」庭院有個朱麗葉銅像,傳說只要觸模右胸就會帶來好運,結果朱麗葉慘被無數咸豬手非禮,右胸也被摸得發亮。一如聖彼得大教堂內那座主人翁的銅像,其右腳據聞有神奇法力,能醫百病,於是個個都走去摸,幾百年來,好地地一隻腳,竟然摸到變畸形,可憐聖彼得能醫不自醫,真係無陰公。

探完朱麗葉,繼續北上,又係黃昏前到達營地,先睡一晚,明天再出發。

威尼斯分為六個行政區,最出名,也最受遊客歡迎的,是聖馬可區,區內最熱門的景點,是聖馬可廣場,四周有多棟著名建築物,包括新舊宮邸、拿破崙大樓、聖馬可大教堂、聖馬可鐘樓、聖馬可圖書館以及公爵府。點解通街都係聖馬可?原因好簡單,那位聖人的遺體就葬在這裡,嚴格來說,是在聖馬可大教堂的地底,教堂亦因而得名。

IMG_1528

營地在碼頭旁,入城要坐船,船身特低,窗口貼近海面,行駛時,浪花在窗邊濺過,真怕一個大浪會把船打翻。安全上岸,導遊跟我們說,今日全程都是自由時間,喜歡做甚麼都可以,還教我們抬頭看路牌,認住聖馬可廣場的方向,一來一回,完全不用看地圖。我們試過,真係work。由碼頭開始行,轉過幾條街,好快就來到拿破崙眼中「歐洲最美麗的客廳」。除了遊客,還有好多白鴿,完全不怕人,如果你無懼禽流感,可以去餵餐飽。

IMG_1420

未入教堂,先看鐘樓(Campanile di San Marco),那是威尼斯的地標,但原來只有短短一百年歷史,舊的在一九零二年倒塌,新的建於一九一二年,我們的尖沙咀鐘樓只比它晚三年竣工,至今也差不多一百年了,當然,月亮是外國的圓。上鐘樓要付費,同樣,我們慳家,無上,直接入教堂,因為免費。

IMG_1538

有別於之前看過的教堂,聖馬可大教堂(Basilica Cattedrale Patriarcale di San Marco)的外觀非常獨特,驟眼看,有點清真寺feel,原來是地理問題。威尼斯位處港口,跟東方貿易頻繁,近東文化大量傳入,所以教堂設計有別於西歐傳統,採用拜占庭式(東羅馬帝國,又名拜占庭帝國),即在古羅馬風格上,融合波斯、兩河流域及敘利亞等元素。此樣式在近東廣泛流傳,日後的伊斯蘭建築如清真寺等,都受其影響。

IMG_2212

IMG_1427

教堂內部,是一貫的寬宏格局,除令人肅然起敬外,也有隔熱效果,不論外面氣溫多高,走入教堂,就像身處山洞中,感到陣陣涼意。教堂收藏了很多寶物,不少是十字軍從東方打劫回來的賊贓,其中包括銅駟馬,相傳是古希臘的珍品,有二千幾年歷史,真假無從稽考,唯一肯定,是比教堂的歷史久遠。

當日剛巧有場小型彌撒(或其他宗教儀式),歡迎遊客參加。過程中不論唱詩、讀經,還是講道,都說意大利文,我聽不懂,但無所謂,能夠感受一下現場氣氛已經好滿足了,可惜直至離開時(開始收奉獻),也無緣見識教堂聞名的管風琴聲。其實,歐洲的教堂,多數裝有管風琴(大有大裝,小有小裝,沒有管風琴的教堂,猶如沒有圖書館的大學,根本不能正常運作),論專業,不比今日的音樂廳遜色,但聖馬可大教堂就不同了,人家是一座,它有兩座,分佈兩側,達致環迴立體聲的效果,兩琴齊奏時,那排山倒海的音量,足以勝過一整隊交響樂團。事實上,十六世紀偉大的威尼斯樂派,就是以此為基礎,創作了一系列多聲部合唱曲,即把合唱團分為四組,置於教堂內不同位置,加上兩邊的管風琴聲,產生了氣勢磅礡、複雜多變、花樣百出的和聲,即音樂史上著名的「複合唱風格」,影響極為深遠。

IMG_1445

威尼斯既是水都,自然不乏橋樑,其中有兩條最出名,一是里奧多橋(Ponte di Rialto),一是嘆息橋(Ponte dei Sospiri)。前者有五百年歷史,風格類似佛羅倫斯的「老僑」,設有多間商店,專做遊客生意。

IMG_1433

後者有四百年歷史,連接法院及監獄,囚犯(尤其死囚)被判有罪後,在收監(或收屍)前,在橋上望窗興嘆而得名。

IMG_1428

威尼斯跟羅馬一樣熱,最好食雪糕(Gelato),價錢跟香港差不多,於是密密食,當飯食,總共食了三次,每次三球,食到幾乎反肚。威尼斯還有好多名店,各國名牌,應有盡有,但我們不是蝗蟲,對名牌無興趣,

自由行有個好處,可以隨心所欲,尋幽探秘,有時會發現一些有趣的地方。例如這裡,有個關於韋發第(威尼斯人,協奏曲之父)的展覽,同場介紹小提琴製作,最緊要是右下角,見到嗎?是Free entry,不看就走寶了:

IMG_1522

IMG_1517

上圖左是魯特琴(Lute),即結他的前身,右邊是樂譜,不是現代的五線譜,而是紐姆譜(Neumatic notations)的改良版──方形記譜法,盛行於中世紀,其後被五線譜取代,但沒有絕跡,至今仍被天主教會採用。

講開又講。大家有無發覺那些音樂術語,例如Largo、Adagio、Allegro等,全是意大利文?雖然英文是國際語言,但在音樂世界裡,意大利文才是正統,不論是五大洲還是七大洋,只要學音樂的,都要生吞硬背那些古怪術語。無辦法,鬼叫是意大利人發明的,人家開了頭,就有話事權(現在流行講「話語權」,也是蝗語,記得,勿通匪類),從今時直到永遠,阿門。

有人說,威尼斯獨沽一味sell旅遊,對,但以前不是這樣的。在巴洛克時期,威尼斯是歐洲的音樂之都,歌劇最受歡迎。著名的聖卡西亞諾劇院(Teatro di San Cassiano)在一六三七年開張,打響了頭炮,之後六十年內,威尼斯再有十六家劇院落成,全部向公眾開放,靠門票收入營運。那個年頭,是非常之了不起的創舉。由於威尼斯經濟發達,觀眾花得起錢看戲,所以歌劇製作寧舍逼真,地震、洪水、火災等大場面,通通可以搬上舞台。

但好景不常,由於新航道開發,威尼斯的轉口港地位不保,加上戰禍連年,經濟開始衰退,文化隨之沒落。到了十八世紀,維也納正式取代威尼斯,成為新的音樂之都,威尼斯從此一蹶不振。時至今日,只能像羅馬般,靠食老本維生。香港有好多左仔經常說本地經濟「單一」,金融地產獨大,要政府干預云云。真係駁都費事,叫他們到威尼斯走一轉,就知道甚麼叫「單一」了。香港只是中國的一個城市(客觀描述,無政治含意,不喜勿插),經濟「單一」,尚算正常(正常者,一指情況,二指程度),而六、七十年代的多元化,全因大陸閉關自守所致,絕非常態,不能一概而論。

歐遊回港後,無意中看到一則新聞,非常應景,馬上存檔,心想日後必用得著,今果然。話說零九年十一月十四日,威尼斯人沿運河抬棺材示眾,哀悼威尼斯之死。點死法?原來錢作怪。由於旅遊業太興旺,商店只賣紀念品,日用品無利可圖,不賣。加上租金狂飆(好多住宅已改建為旅館,餘下的,因為求過於供,自然瘋狂加租),不少居民無奈搬走,人口銳減,早前更跌破六萬人的「心理關口」(那是「城市分界線」,少過六萬人,理論上不能再稱為「城市」),比起五十年代的十七萬,少了三分之二。那是四年前的數字,現在恐怕更少。

離開威尼斯,分別在奧地利的蒂洛爾和德國的聖哥亞住了一晚,皆風光如畫,尤其蒂洛爾,是整個旅程中最舒服,又最難忘的,下一篇會詳談。且說遊荷蘭前,途經科隆,導遊建議我們自費(給他和司機)看偉大的科隆大教堂(Kolner Dom)。大家(包括慳家淘和孤寒薯)都同意,一來教堂實在太偉大了,非看不可;二來,如果不去科隆,德國行程只有聖哥亞一晚,等於蝗蟲襲港,只在沙頭角兜一個圈,買兩罐奶粉就走(我們在聖哥亞買了一個cuckoo鐘),這算來過香港嗎?

科隆是甚麼地方?論政經實力,不及柏林;論文化內涵,又不及德累斯頓(世界歷史最悠久的樂團,正是鼎鼎大名的Staatskapelle Dresden)。但講到宗教,科隆認第二,無其他城市有資格認第一。事實上,早在公元三一三年,科隆就出了第一位主教,三五五年興建第一間教堂。到了十二世紀,科隆和耶路撒冷、羅馬和君士坦丁堡合稱為基督教四大聖城,其拉丁文名稱為Sancta Colonia Dei Gratia Romanae Ecclesiae Fidelis Filia,意即「上帝授予的神聖科隆,羅馬教廷的忠實女兒」,地位可見一斑。

科隆大教堂是哥德式建築的完美之作,曾是世界最高的建築物,現在是第三高的教堂;始建於一二四八年,之後斷斷續續,直至一八八零年才完,歷時六百多年,是幾代人的心血結晶,也是世界文化的亮麗瑰寶。之前看過的教堂都有聖龕,供奉聖人的遺骸,例如聖彼得、聖馬可等,科隆大教堂又供奉了誰呢?厲害了,是東方三博士。二戰末期,盟軍對德國的大城市狂轟濫炸,德累斯頓首當其衝,幾乎被「炸回石器時代」(此乃美國空軍司令LeMay的名句,他是「火燒東京」的策劃人,一生最大貢獻,就是把東京「炸回石器時代」),科隆也好不了多少,你看這張相,跟石器時代也差不多了:

colognecathedralafterbombing

感謝主,在這場浩劫中,科隆大教堂只受了點輕傷,依然屹立不倒。

因為教堂太宏偉,要影全景有難度,加上當日天色太白,影出來的效果,像把教堂貼在一張白紙上,慘不忍睹。

IMG_1778

可見要影靚相,專業與否還是其次,最緊要天公造美,再加一點sense,懂得怎樣構圖,即使係入門機(甚至傻瓜機),一樣可以騙到人。這張好一點,但角度不佳。

IMG_1734

天色差,唯有影室內:

IMG_1746

這是人形石棺,跟聖彼得大教堂的墓室裡看到的一樣,那裡不准影相,這裡可以。

IMG_1766

由科隆到荷蘭,再到比利時,只有這兩處算是古蹟:

阿姆斯特丹火車站
阿姆斯特丹火車站

IMG_1844

來到行程最後一站:英國,兩日一夜,之後就坐飛機回港。一般人認為英國好悶,探親順道一遊可以,專程去就無謂了。不無道理,但我對英國有情意結,即使初到貴境,感覺仍像重遊舊地,勾起好多往事,百般滋味在心頭。不過,就算無情意結,英國有很多人和事都會令你覺得熟口熟面,尤其街道設計,例如左上右落(歐陸是相反的),安全島等,跟香港一模一樣……呀,又寫錯了,應該話香港跟英國一模一樣才對。當然,我說的情意結不是這個意思,不過是題外話了。

倫敦是霧都,但好好彩,兩日都是藍天白雲,非常難得。

IMG_2631

先看大笨鐘(Big Ben),地標也,建於一八五八年,毗連西敏宮,每十五分鐘敲響一次,鐘聲源於劍橋的聖瑪利亞大教堂,那是國際通用的報時音樂。導遊給我們指示影相的「最佳位置」,我覺得一般,於是獨自跑到泰晤士河的對面影,趕頭趕命,是辛苦了一點,但影出來這張相,又覺得沒有白費功夫:

IMG_1896

大家還記得舊中環天星碼頭的那座鐘樓嗎?跟大笨鐘是同一間廠出品,鐘聲也是一樣,難怪有人說是小笨鐘了。

大笨鐘毗連西敏宮(Palace of Westminster),構成一個整體。西敏宮本來有一千年歷史,但一八三四年毀於火災,只燒剩西敏廳,其後重建,乃國會(包括上下議院)重地、行政樞紐。二次期間,倫敦遭德國空襲,全城陷於火海,但God save the Queen,西敏宮及大笨鐘倖免於難。今日倫敦,大部分樓宇都是戰後重建,只求實用,毫無特色可言,也許這是遊客覺得倫敦沉悶的其中一個原因吧。

IMG_2649

巴黎有聖母院,倫敦有西敏寺(The Collegiate Church of St Peter at Westminster),都是哥德式,兩間教堂的外觀出奇地相似。大家有無覺得奇怪,英國國教明明是聖公會,但教堂起得跟天主教一樣美輪美奐,又多繁文縟節。到底聖公會是甚麼來歷?跟天主教和新教(Protestant)又有甚麼關係?一切都要從一宗離婚案說起。

英國原本是天主教國家,亨利八世在一五零九年即位,成為都鐸王朝第二任國王,曾大力反對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捍衛天主教正統不遺餘力,但世事無常,這位被梵諦岡稱為Defender of the Faith的國王,好快就加入了新教的行列,跟天主教對著幹。事緣亨利仔重男輕女,因首任王后Catherine無仔生,他欲離婚再娶,但不獲教宗批准,於是龍顏大怒,下令跟梵諦岡絕交,英國國教從此脫離天主教,自成一家,即聖公會,國王自封為教會領袖。但事情還未完結。Catherine被休前生了一個女,叫瑪莉,日後做了女王。她為替母親復仇,下令燒死三百名新教徒,復辟天主教,人稱「血腥瑪莉」。但她死得早,繼位者是偉大的伊利莎伯一世,天主教再次失勢,英國國教復尊聖公會,直至現在。

新教由來,是道不同不相為謀,來的堂堂正正,聖公會卻因國王的私慾而生,不說猶自可,說穿了,難免使人「另眼相看」。

外國的大教堂,通常設有墓室,如聖彼得大教堂的墓室,埋葬了歷代教宗的聖骨,西敏寺則有點特別,葬於該處的人,來自社會各階層,計有國王、貴族、首相、將軍、文人、音樂家、科學家等,都是名人,兼有卓越貢獻。對很多人來說,能在西敏寺找到自己最後的歸宿,是畢生榮譽。當然,機會難過中六合彩,除非閣下有韓德爾的才華、達爾文的睿智、狄更斯的文采,或丘吉爾的領導能力,否則,還是死心了吧。

教堂內擺了一張龍椅──聖愛德華寶座,由一三零八年起,幾乎每一位國王都會坐在這張龍椅上加冕,對上一位主角,就是最近剛添了曾孫的伊莉莎白二世。如果大家有看過《皇上無話兒》(King’s Speech),一定不會陌生:

st edwards chair

不要被低俗的譯名誤導(有創意,但低俗),這是一套有深度又富英式幽默的電影,講有口吃的佐治六世跟言語治療師羅格的一段友誼,其中有一幕,佐治加冕前夕,跟羅格在西敏寺rehearsal,初時效果不佳,羅格人急生智,一屁股坐在聖愛德華寶座上,嘲諷佐治無能。這招激將法有效,佐治怒不可遏,跟羅格連環鬥嘴,最後一句I have a voice!擲地有聲,國王的口吃治好了:

戲末,佐治向國民發表《聖誕宣言》,正式向納粹宣戰,配上貝多芬第七交響曲那著名的慢版樂章,堪稱電影史上最富張力的一幕。

想講一講西敏寺這個中文名,「西」是意譯,「敏」是音譯,「寺」原是中國的寺廟,套用在西方的教堂,真是神來之筆,信、達、雅皆無可挑剔,一百分!反觀大陸譯名:威斯敏斯特聖彼得牧師團教堂,簡直是個災難。再一次證明,蝗語就是蝗語,我們要謹守人禽之別、夷夏之防,千萬不要自甘墮落呀!

到倫敦,當然要看白金漢宮(Buckingham Palace),除了探「事頭婆」外,還參觀禁衛軍交接,這張相,構圖一流,步操的角度剛剛好:

IMG_1929

IMG_2655

午飯後是自由時間,我們來到倫敦塔(Tower of London),一如香港的高街鬼屋,是鬧鬼勝地。

IMG_1937

記得我在上文提過那位亨利八世嗎?他休了Catherine後,再娶了侍女安妮,結果還是無仔生(只生了一個女,即伊莉莎白一世),亨利仔求子心切,又把她休了,還賤格到誣告她通姦叛國,處以斬首之刑,屍體埋在倫敦塔內。從此,經常有人說見到安妮王后拿住自己的頭行來行去,非常猛鬼,加上倫敦塔之後又添了不少亡魂,成為名符其實的鬼屋。

IMG_1941

繞過倫敦塔,來到泰晤士河的另一邊,看倫敦另一地標塔橋(Tower Bridge)。以前有首童謠叫《My Fair Lady》,歌詞是London Bridge is fallen down,大家都唱過。London Bridge是甚麼樣呢?好多人會想起塔橋。其實,真正的London Bridge好平凡(不要搞錯,前文的屋橋,是Old London Bridge),沙田的瀝源橋也比它有特色,塔橋就不同了,兩座高塔,巍峨聳立,令人一見難忘,而《My Fair Lady》又這麼深入民心,自然容易引起誤會。

塔橋旁停泊了貝爾法斯特號巡洋艦,一九三八年下水,於二戰中服役,一九六三年退役,是英國有幸保存下來的兩艘古董戰艦之一,另一艘是鼎鼎大名的勝利號,即納爾遜上將的旗艦,在特拉法加海戰中,英國皇家海軍勇挫賊國和西班牙的聯合艦隊,迫使拿破崙放棄進攻英國本土。勝利號是風帆時代的傑作,絕對值得保留,可惜後續的鐵甲艦、無畏艦、戰列艦、航空母艦等,多得工黨,全部給拆解了,只剩下一艘區區的巡洋艦,供人追憶帝國餘暉。反觀美國,每個時期,甚至每個型號的戰艦,至少保留一艘,改為紀念艦或博物館之類,耀武揚威。

IMG_2708

貝爾法斯特號是英國五間帝國戰爭博物館之一,開放時間是朝十晚六,最後入場時間是五點,從背景的塔橋可見,那時已經日落黃昏,博物館早已關門了。當然,就算有得入,我都會猶疑,因為要買飛,忘記了幾多錢,早前上網看,大人要十四鎊半,這是今日的價,五年前可能平一點,但點都要十鎊以上吧?其時匯價為一兌十四,即起碼百五元,如果是無畏艦或戰列艦,總算值回票價,巡洋艦?都係算吧啦。

此時,太陽已經下山,晚飯在老麥解決,我想講,倫敦治安也算不錯,雖然導遊提醒我們不要去酒吧或夜店,因為經常有人醉酒鬧事(英國的醉貓問題真係好失禮,尤其女人,經常醉倒街頭,或隨處便溺,跟蝗蟲無異),持刀傷人的新聞無日無之。不過,只要遠離九反之地,就好太平,例如我們開餐的這間老麥,有位食客入來放低部notebook及其私人物品,即走去買餐,如果在賊國,相信他買完餐後,可以直接去差館報失了。

食飽飽,回酒店,原本想坐地鐵,但看地圖,只是一條大直路,是遠一點,無所謂,當係散下步,又可以省點錢,途中經過聖保羅大教堂,趁未完全入黑,快手影幾張相,無腳架,唯有把ISO較高一點,效果也不差:

IMG_1990

來到行程最後一日,是晚機返,所以早上還有時間出去,由於大英博物館就在酒店附近,就去開下眼界吧。

IMG_2005

大英博物館最初是私人捐建,善長是Sir Hans Sloane,乃當時著名的收藏家,死後捐出七萬多件藏品,主要是植物標本,政府再向公眾集資,興建博物館收藏,並免費對外開放。

IMG_2094

早期,博物館主要展出自然歷史標本,其後擴展到考古文物。展品從何而來?有些是買來回的,還有更多是搶回來的,一如羅浮宮,大部分都是賊贓。

貓之報恩......呀,不是,貓之木乃伊才對。
貓之報恩……呀,不是,貓之木乃伊才對。

但講句公道話,這些被搶之物,由英國人管理,反而保存得更好。你看強國,無錢就拆真古董,有錢就建假古董,這樣的鬧劇何時休?還有伊拉克,因為戰亂,國家博物館竟然不設防,被人一夜掏空,損失過萬件珍品,其中有個巴比倫印章,在跳蚤市場只賣五十六美元!最近,埃及受茉莉花革命影響,政局動盪,有人闖入埃及博物館搗亂,兩具木乃伊慘被「斬首」,事件轟動國際。當然,這不代表帝國主義搶劫有理,他們錯了,但亦錯有錯著,無意中為人類文明做了件好事,如果老毛都叫「功過七三開」,帝國主義簡直是功德無量了。

時間關係,再一次走馬看花,印像較深刻是東方館內的伊斯蘭文物,因為平時較少見:

IMG_2081

IMG_2080

這個最有趣,伊斯蘭不求人?

IMG_2084

來到中國館:

IMG_2039

驟眼看,以為是賊國出品,看真一點,右下角那個圓盒,有個囍字,原來是Made in China:

IMG_2759

中英crossover?
中英crossover?

還有日本館,你看這副武士盔甲幾威武,用來嚇鬼都得:

IMG_2767

最後我想講,這位小姐好似幾靚(以當年計)。

IMG_2065

結語
這篇遊記,比上一篇隔了五年,到再次執筆,又寫了差不多半年,共一萬五千字,部分細節想了很久才記起,加上查資料,改完又改,這半年時間真的不是白花。

寫文一般是output,本文例外,是input,過程中學到的東西,比大一那年上了兩個學期的Western Civilisation還要多,很多歐洲的歷史文化,以前是一知半解,今次寫文,迫住要找資料,把不懂的,或不明白的搞清楚,半年過後,茅塞頓開。

通識的最高境界,是「觸類旁通」,做到的話,神級無疑也。我當然不敢說我做到,但起碼踏出了第一步,不是為自己,是為犬兒,將來讀書,毋須理會學校那一套,學通識,跟爸爸學就夠了。

脫亞入歐(四)” 有 2 則迴響

  1. tzigane

    前幾日和一個新相識的坡妹談到巴黎。她不但視法國為「賊國」,還捨棄hermes、chanel,只用廢拉雞毛和趴打。我聽到賊國便想起你,想不到隔幾日便見到你的鴻文。五年了,仔都生埋,竟然唔爛尾,仲要未寫完。勁!

  2. 唔係講笑,今日post左篇文後,想起之前幾篇歐遊文,你多次留言,令我獲益良多,心諗,不如send 個email比你,請你黎斧正,互相交流下,點知頭先返到屋企,打開電腦,就見到你留言,世事真巧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