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高官平靚正


前聯儲局主席伯南克,退休後一場演講,盛惠二十五萬美元,較在任時接近二十萬美元的年薪還要多,換言之,輕輕鬆鬆講一場talk,好過以前辛辛苦苦打一年工。每次看到這些新聞,我都會想起香港的高官,尤其金管局總裁,年薪高達九百四十一萬港元,是伯南克的幾多倍呢?我數口差,不懂得計。

有人說,人家聯儲局主席,位高權重,叱咤風雲,可以滿足某些人的權力慾,所以人工少,一樣大把人爭住做。相比之下,我們的金管局總裁,「人微言輕」,如果只為滿足權力慾,確實不夠過癮,所以人工要「多一點」,當係補償。

講得通嗎?看看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年薪只有可憐的二千四百萬日圓,折合港幣約一百八十三萬,跟聯儲局主席差不多,那又代表甚麼?莫非黑田東彥跟伯南克一樣,在國際上平起平坐?非也,只係日本央行出手太低,太孤寒了,但我們的金管局又何嘗不是太慷慨?

又有人說,這樣的薪酬比較無意思,雖然人家年薪少,但個朵夠響,退休後可以食老本,演講加出書,一次過連本帶利賺回來,夠食過世有餘。例如克林頓的回憶錄《我的生活》,單是版稅收入,已經高達二千四百萬美元,銷量如此高,相信跟這位風流總統的「感情缺失」有關。讀者,畢竟是八卦的。

反觀香港,為官者都是名不經傳,你看我們的梁同志,在菲律賓那個三世祖總統眼中,只是一個nobody;連最起碼的知名度都無,還想退休後出書?都好,應該比克林頓「環保」,因為砍少好多棵樹,真正做到源頭減廢。既然特首沒有「額外收入」,單靠薪金過活,高過美國總統也是理所當然。

言下之意,我們的高官個個身懷絕技,能人所不能,原本有資格競逐美國總統、聯儲局主席或聯合國秘書長之類,拯救世界,但他們愛國愛港,甘願放棄退休後財源廣進、兩腳一伸後萬世留芳的機會,隱姓埋名,在香港這塊彈丸之地服務市民,貢獻祖國,情操之高,堪比雷峰,給他們多一點錢安享晚年,難道不應該嗎?這一點,我不評論,留待讀者自行判斷。

如果全港只有金管局總裁一人拿天價薪酬,也算了,就當我們納稅人欠了他吧。問題是,環顧整個梁班子,上至特首,下至政助,薪酬都比聯儲局主席高,又是甚麼道理呢?大家還記得陳智遠嗎?零八年時,他廿八歲,在城大做研究助理,月薪三萬都無,但做了食物及衛生局的政助後,一躍龍門,身價十倍,月薪竟然高達十三萬四千大元,直逼D3級高官,全港一片譁然,質疑這個政助究竟何德何能,值得拿這麼高的人工?

這個問題,一直都無答案,直至去年,發展局政助何建宗因為利益衝突,被傳媒窮追猛打,行政會議成員、尊貴的葉劉淑儀女士看不過眼,替何生辯護時,不慎說漏了嘴,疑團終於解開了,原來政助的工作主要是「負責聯絡傳媒、約政黨開會等,影響力連常任秘書或副秘書都不如。」區區百萬年薪,就能聘得這樣的人才,肩負如此艱巨的任務,一個字,抵!

最近誠哥接受訪問,一針見血,指香港「有能力者不出聲,無能力者爭住做。」無能力者是誰?又點解要爭住做?呼之欲出了吧。

原文刊於信報 14年3月12日號B17獅子山學會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