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紅van


前文《我看紅van》,主要從技術角度出發,例如個別演員演技不濟、劇情舖排不當、氣氛有別原著、飛車情節多餘、電腦特技粗糙(指飛車)等,至於電影的「深層次意義」,即常人提及的政治隱喻,則無討論,本文補充。

有評論指,《紅van》有好多「符號」,不同人有不同「解讀」。但原著沒有這般的「深層次意義」,只是一本富本地特色的懸疑科幻小說,甚麼政治隱喻,恕我「不夠聰明」,看不到。陳果改篇成電影,這方面明顯是落重藥,且事先聲明,「聰明的」影評人自然抱著尋寶的心態,各自「解讀」。

問題是,那些所謂「隱喻」,也不算隱,不少更是劃公仔劃出腸,非常明顯,假如你是影評,靠爬格仔開飯,你會點寫呢?當然不能像我這樣,從技術角度出發,這樣寫,人家會覺得你膚淺,你一定要與眾不同,見人所未見,能人所不能。就像莫耶斯被炒,你說莫天才戰術落後,等於說你阿媽係女人,相信編輯好快會跟你說,因為版面調動,閣下的專欄要暫停了。怎樣才算有insight呢?學沈旭暉,把曼聯換領隊事件提升到蘇格蘭獨立這樣的一個高度,這就叫有insight了!你看不明,噢,只怪你「不夠聰明」。

同樣道理,評論《紅van》,一樣要從這個高度看。經濟日報今日就有一篇發人深省的評論──陳果想說的比你想的更多,一看標題,就知是「聰明人」教「笨柒」看戲。內文有一句:

「當香港的獅子山精神解體,大家失去了主場,究竟如何再建立?於是《紅van》告訴大家,返回茶餐廳,從草根精神、社區中再出發。香港電影總是告訴大家,「回家」就是重新出發,以此肯定自己的存在感、身份和位置。」

你看,這是多麼有「深度」的評論呀,看《紅van》,就是愛回家,家和萬事興,家衰吵不停,香港今日的亂局,一句到尾,就是一個家庭問題,我們要有愛,用愛與和平來佔領中環,返回翠華茶餐廳,趕走自由行,變成自己的主場,香港就有救了。識得看《紅van》,一定是這樣看。

政治隱喻一如植入廣告,效果如何,要看手法是否高明,像無記雞汁婆那個烹飪節目,教觀眾整「雞汁沙律」,手法自然低裝。我不是說《紅van》的政治隱喻一如無記般cheap,但實在不見得高明,影評也不宜「過份解讀」,如果只是原著的場景剛巧是大埔某茶餐廳,就扯到甚麼「存在感、身份和位置」等問題,是否太牽強呢(即使導演真有此意)?

還有篇評論值得一提,又係「符號解讀」,作者說:「至於主角阿池接到女友電話,知悉母親去世後的哀哭,或惠英紅只顧工作忘了喝母親留下的湯等情節,都是有意無意提醒觀眾,要趁『子欲養而親仍在時』,好好對待父母。」明無?今年母親節,《紅van》應該未落畫,記得跟老媽子一起入場,看《紅van》,思母愛,看完後,再唱一首《真的愛你》,那就perfect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