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退保 富豪有say!


小弟不飲咖啡,嫌苦,也不看法國電影,嫌悶,據財爺的定義,肯定不是中產。但有份交稅,無份拿福利,則無疑是中慘一族。每年財政預算,基層都有特別照顧,公屋免租、綜援出雙糧,我都覺得好酸,唯有自我安慰,福利是給有需要的人,我無份,換個角度看,也是一種「福氣」。話雖如此,心酸的感覺依然揮之不去,直至社福界提出全民退保,我笑了,這是我唯一有機會享受的福利,不,是「權利」,偉大的工黨領袖張超雄議員如此說,我怎能不企硬支持?

上星期立法會討論全民退保,自由黨的李敬梓反對,遭一名婆婆鬧爆。全民退保這樣的德政都敢反對,固然抵鬧,但由婆婆來出面,我覺得有點不妥。事實上,每年長者日,社福界都會搞遊,叫政府盡早立法,打頭陣的,永遠是一班長者,部份更是行動不便,要坐輪椅。有何不妥?大家想一想,這些長者都來自基層,爭取福利,無人會反對,但全民退保不是福利,是「權利」,講到明「權利」,自然是一視同仁,不問貧富,一律派錢。如果次次遊行都由基層長者領軍,市民會有錯覺,以為全民退保跟綜援一樣,旨在扶貧。這就弊了。萬一政府順從民意,立法時劃蛇添足,加入「資產審查」,富人無份,那全民退保還算是「全民」嗎?

中大社工系的黃洪教授,爭取全民退保,不遺餘力,原本深得小弟敬重,但早前一次論壇,有人問他在大學教書,薪高糧準,為何還要貪這些錢。他說,如果政府肯立法,自己一分錢也不會拿,全部捐出去。我覺得,黃教授似乎有點心虛,怕對方會窮追猛打:你大把錢,還要跟公公婆婆爭飯食,可恥!其實黃教授過慮了。全民退保既是「權利」,自然人人有份,不論窮人富人,只要你係人,就有錢落袋,黃教授本應當仁不讓,又何須推搪?莫非他對自己的身份有懷疑?

我建議大家看一看香港社會保障學會那篇鴻文《養老金必須是全民享有》,作者一錘定音:「養老金本質是社會保障,必須是全民享有;連李嘉誠和施永青的富有人家也應同享養老金的權利。」點解?作者解釋,人老了,就無工做,無收入,有錢人都是人,都會老或患病,或生意失敗,要靠退休金過活,所以全民共享是有道理的。換言之,全民退保是要預防萬一,但這個「萬一」還未發生時,政府已經個個月塞錢入你袋,此乃全民退保最「吸睛」的地方。你不支持,還是人嗎?

全民退保好比生果金,是「權利」,受惠者不應該有罪咎感,例如工廈大王楊耀松曾公開承認拿生果金,他有幾多錢?我不知道,但做得「大王」,身家起碼都有九位數字吧,不缺錢而有錢分,再一次突顯「權利」的好處。又例如咬長糧的公務員,原來有不少跟工廈大王一樣,拿公帑「買生果」,前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楊永強曾說:「有長糧就不該貪這少少錢。」這位前局長跟黃教授一樣,完全不明白「權利」的概念,香港民智之低,令人嘆息。

要推行全民退保,先要教育公眾「權利」為何物。下次立法會再有類似會議,社福界請不要再找基層長者撐場,應改為邀請城中富豪發言,帶出全民退保的正能量訊息:「我雖富甲一方,但人有三衰六旺,天知道那一天我會千金散盡,變成窮光蛋?所以我退休後,第一時間問政府拿退休金,就算暫時用不著,多個錢傍身都係一件好事,無人會嫌錢腥的,對不對?」

還有咬長糧的公務員:「我有長糧,衣食無憂,但你們納稅人給我的『家用』,我一樣拿得心安理得,這是我的『權利』!拿錢來幹甚麼?你別管,我可以過大海,或幫愛犬美容,甚至一年去九次旅行都得,總之錢是我的,我鐘意點就點!」

但願有一日,社會能夠接受全民退保,富豪有say,咬長糧的公務員一樣有份;受惠者拿得安心,旁觀者替他開心,那時候,全民退保就水到渠成了。

原文刊於信報 14年5月7日號B15獅子山學會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