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ard Clayderman的法式風情


記得廿幾年前,有一次返大陸探親,親戚有一部彩電,那個年頭,家有彩電是一件光宗耀祖的大事,親戚當然第一時間給我們這些「港燦」開眼界,只見一個身穿淺藍色西裝的金髮俊男,一本正經在彈琴,他就是本文的主角,法國輕音樂鋼琴大師、人稱「浪漫王子」的Richard Clayderman。那時我當然不知道他是誰,也不知他彈甚麼,只覺得好好聽,心想,如果有朝一日可以像他這樣瀟灑就好了。後來我才知道,中國改革開放後第一代琴童,十個有九個都受他影響;學琴,是為了彈《夢中的婚禮》,將來溝死女。

Richard未出道前,跟你我一樣,都受正統的鋼琴訓練,後來被唱片公司相中,登台演出一曲Ballade pour Adeline,大受歡迎,之後再推出多首金曲,包括Lyphard Melody、A comme amour、Concerto pour une jeune fille nommee Je t’aime等,彈到街知巷聞。整個八、九十年代,Richard的風頭一時無兩,五大洲都有他的粉絲,除了他的個人魅力,唱片公司的商業眼光也應記一功,當中國還是遍地牛屎之時,即安排他訪華,大賺「人仔」,這也是我在那部光宗耀祖的彩電中看到他表演的原因。

所謂關公都有對頭人,雖然Richard粉絲無數,對他嗤之以鼻的人也為數不少。最常見的理由是膚淺──樂曲無內涵、技巧無變化、演繹無深度。我奇怪,一個「三無」鋼琴家,竟然可以風靡全世界?畢竟,無做過研究就無發言權。樂曲有無內涵,視乎閣下用甚麼標準來衡量,拿貝多芬的交響曲跟莫扎特的比較,後者當然不夠「內涵」,但馬勒迷可能會說,樂聖的大作也「不外如是」。別忘記,Richard是玩輕音樂,我想知道,在同行裡,誰比他更有「內涵」?至於技巧無變化,那是真的,即使按輕音樂的標準,和弦部份也略嫌簡陋,難怪我認識的鋼琴老師中,無一個會建議學生彈Richard的歌。

演繹的問題比較複雜。批評者無疑是以偏概全,但Richard都有責任,尤其早期的錄音室作品,像學生彈練習曲,非常刻板,但如果你聽過他的音樂會,你會發現他的風格截然不同,彷彿是另一個人:如歌的造句,妙用搶板(rubato),加上即興而有節制的裝飾音(太多會喧賓奪主──主旋律),讓感情自然流露,令人如痴如醉。但好奇怪,Richard出道至今三十幾年,只有一張現場錄音的DVD在市面流通,即91年在英國Mayflower Theatre的實況。其餘還有幾款,都是非官方的海盜版,不容易買到,一般人只聽他的早期錄音,難免得出「演繹無深度」的印象。

A THOUSAND WINDS

慶幸近年來,Richard的現場風格開始見於錄音室,特別是日本版,例如07年,日本JVC Victor為慶祝Richard出道三十周年,推出了一張紀念專輯A Thousand Winds,舊曲新唱,也有部份新作,那首Ballade pour Adeline,是91年的現場版以來最精緻的演繹。Dolannes Melodie更是無可挑剔,聽完後,你會相信Richard有本事「令鋼琴唱歌」。其餘像Ave Maria、A comme amour、Ne dis rien je t’aime,還有那首主打歌,都有現場的水準,無花無假。

音樂史上,法國有一項重大的貢獻(即使談不上偉大),即「印象樂派」,跟同期的畫風一樣,特點是朦朦朧朧,疑幻疑真。無獨有偶,Richard的偶像之一,正是德布西,也就是印象樂派的掌門人。明白這一點,有助了解Richard的演奏特色。德布西的觸鍵有過人之處,把手指當畫筆,彈出最豐富的音色。繪畫的光與影,用琴聲來表達,是另一個境界。Richard的觸鍵一如偶像,細膩多變,例如改篇自李斯特的Liebestraum,他把多個八度拆開來彈,再透過踏瓣,把高低音重新融和,營造如夢似幻的音色效果(On TV:VICP-60177)。

On TV

演繹是一門學問,愈高深的藝術,演繹的變化就愈大。輕音樂是「下欄貨」,難登大雅之堂,但經Richard之手,馬上提升了一個層次,就像十九世紀的沙龍音樂,原本只供貴族女子在宴會上彈奏娛賓,格調不高,但在蕭邦手上則變成永恆的經典,萬世流芳。當然,論內涵,Richard跟蕭邦差天共地,論觸鍵,也不及德布西之精妙,但玩區區的輕音樂已經綽綽有餘了。

要欣賞Richard的風采,最好是聽現場,他每年都會去世界各地表演,中國是必經之地,幾年前我就在深圳聽了,雖然伴奏是播碟,也總算滿足了我的心願。退而求其次,聽較近期的錄音也是不錯的選擇,除上述的On TV和A Thousand Winds外,他的Tango Passion和101 Gypsy Soloists都非常精采,但事先聲明,他的彈法絕不正宗,而是結合了法式浪漫風情,激情而不失典雅,或許有人會嫌未夠喉,無所謂,鹹魚青菜,各有所好,表演藝術最吸引人之處,正是無限的可能性。

Romantique
 
去年,英國的Decca唱片公司替Richard出了一張全新的專輯Romantique,聲稱「違闋十年」,當然是騙人,但考慮到之前幾張專輯都是日本版,不計網購,只限國內發售,這個「大話」也不是全錯。內容包括古典名曲,也有著名電影配樂、音樂劇選段和百聽不厭的流行金曲,這種大雜燴式製作,驚喜欠奉,演繹尚可,但不是最高水平,其中Schindler’s List,兩年前的專輯What a Wonderful World已經錄過,雖屬新版,但編曲跟舊版大致相同。唯一的舊錄音,又係Ballade pour Adeline,77年版,無言了。

本刊是書評集,我當然會為大家介紹一本「書」──Richard最新出版的琴譜。一如唱片,他的琴譜最鐘意玩「新瓶舊酒」,翻炒又翻炒,難得今次有四首新曲,全部來自Romantique,分別是Someone like you、You raise me up、Schindler’s List和Nessun Dorma。彈厭了《夢中的婚禮》?這本「書」適合你,大家一起練吧。

後記:何謂輕音樂?

輕音樂源於二十世紀初,因為錄音普及,創造了一個大眾市場,音樂開始平民化,流行曲應運而生,同時也有一種介乎古典與流行之間的音樂,格調比流行曲高,但又不及古典音樂之嚴肅,是為輕音樂。

輕音樂有原創,也有改篇自世界名曲,結構簡單,旋律優美,容易聽,又名Easy Listening。演奏形式多元化,有樂隊,如Mantovani、Paul Mauriat和James Last;有鋼琴,如Richard和Raúl di Blasio;有小提琴,如André Rieu;也有唱歌的,如Sarah Brightman和IL Divo。其餘像Secret Garden、久石讓等,也可歸為輕音樂之列。

原文刊於《閱刊》五月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