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日本尋寶


喜歡古典音樂的朋友,去日本旅行,逛唱片店是指定動作,何解?因為全球唱片業蕭條,唯獨日本有增長,不少在本國買不到的名盤,日本都有得賣。古典迷的消費模式一如其品味,不懂「與時並進」,聽音樂甚少下載,寧願去唱片店買碟,日本無疑是一座寶山了,小弟上月去京阪神,又有收鑊。

遊日第一天,晚上吃過飯,見神戶火車站旁有Tower Records,出於本能,好自然走去逛。店面不大,跟又一城的Hong Kong Records差不多,古典部只得四排架,我已經打定輸數,但一場來到,姑且看看有無寶可尋吧。

我每次逛唱片店,心裡都有一張清單,全是絕版名盤,不再出了,但唱片店可能會有一些賣剩的倉底貨,手快有手慢無。名單排第一位是Rudolf Serkin玩的Brahms No. 1,Serkin固然厲害,彈甚麼都熱力四射,但我的焦點是伴奏──George Szell指揮克里夫蘭管弦樂團。家裡有另一張名盤,是他和Clifford Curzon合作的同一曲,由Decca發行,樂團是LSO(Classic Sound系列)。喜歡玩Hi-Fi的古典迷(有錢有技術有品味,他們是最幸福的一群)視之為天碟,因為錄音好到不得了。

Szell的風格是四個字:嚴謹、精準!好處是忠於原譜,但有時難免流於刻板,尤其指揮主場的克里夫蘭,刻板的感覺更甚,但換上歐陸樂團,卻又會披上一層華麗的外衣。他跟LSO經常合作,每次登台都奏出仿如簽名的音色──弦樂像費城、木管像維也納、銅管則像自家製的克里夫蘭,初聽之下,你完全無法想像指揮竟然是木口木面的Szell!他和Curzon合奏的Brahms No. 1,一個氣勢磅礡,一個從容不迫,兩者互不排斥之餘,反而產生奇妙的化學作用,真可謂相得益彰。

聽古典音樂的最大樂趣是版本比較,Szell和Curzon的合奏是永恆,但永恆不止一個,Szell和Serkin的版本一樣出名,可惜絕版多年,遍尋不獲,上youtube可以聽,但我無興趣,要聽,一定要聽CD。香港無希望了,唯有寄望日本,所以當我走進Tower Records,第一時間便找Brahms那一欄,在piano concerto那一小格,我見到SONY的麥頭,是的,Szell和Serkin的版本正是該廠出品,拿上手一看,Jesus Christ!真是他們,是去年新出的remaster版,講多無謂,即刻付錢。

回港後,把上述兩個版本重覆聽了幾次,結果還是Szell和Curzon的Decca版稍勝,原因說過了,Szell指揮歐陸樂團的表現比克里夫蘭好,跟Curzon的合奏又更加水乳交融。而Sony版則較刻板,指揮和獨奏的風格相若,火力有餘,溫情不足,欠的,是一點層次,但依然是此曲的最佳演繹之一。

我跟自己講,下年再去日本真的要做好資料搜集,查清楚有甚麼絕版名盤再發行,免得入寶山卻空手而回,不是次次都像今次這麼好彩的。

原文刊於《全民媒體》14年8月1日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