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堂級台灣指揮?


日前坐地鐵,無意中見到一則廣告,是香港小交響樂團的音樂會,由簡文彬先生擔任客席指揮,廣告形容他是「殿堂級台灣指揮」,我看呆了眼,還差點miss了一班車。

但凡廣告,必定誇張,應該是常識吧。但誇張都要有個譜,太誇張,就是離譜了。簡文彬先生的大名我當然聽過,雖然無見識過他的指揮功力,但能夠在歐洲樂壇佔一席位的,想必實力非凡,但說他是「殿堂級」又有甚麼根據呢?斷估不是因為「德國萊茵歌劇院駐院指揮」這個身份吧!還有一個問題:殿堂級這個字,後面可否跟一個國家名?例如「殿堂級台灣指揮」、「殿堂級德國鋼琴家」、「殿堂級越南小提琴家」等,有無語病呢?

形容一個人,可以有好多層次,例如某人好厲害,可以說他是神童、才俊、天才、鬼才、名家、大師、宗師、巨匠等,視乎他的年紀、實力和影響力,如果想再加鹽加醋,還有以下選擇:著名、出色、出眾、一級、一代、頂級、亞洲級、世界級,當然,還有殿堂級,後者類似我們經常講的神級,非常「吸睛」,但不宜亂用。

一個人的名氣,可能只限於一時一地,例如簡文彬先生在台灣的知名度,肯定及不上在維也納,但無所謂,他的確是有料之人,稱他為「著名台灣指揮」,應該是最正路了,若嫌太普通,改為「國際著名指揮」亦未嘗不可。但廣告為了「吸睛」,搬出一個甚麼「殿堂級台灣指揮」的名銜來,問題就大了。按一般慣常用法,殿堂級是最高標準,不分地域時空,唯有實力無出其右,影響力無遠弗屆的人,才配得上這個榮譽。至於那人本來是甚麼國籍,祖家在那裡,根本不重要,因為他是屬於全世界、全人類的,像Horowitz,你不會說他是「殿堂級俄裔美籍鋼琴家」,因為「多舊魚」,對不對?

大家可能覺得我是雞蛋裡挑骨頭,只不過是區區一個稱號,何須小題大做呢?其實不然。我對簡文彬先生只有敬意,絕無惡意,但我對文字同樣有一份執著,尤其今日的中文愈益墮落,歐化浮誇兼而有之,中文不是中文,像不知是那裡的打亂種。保育中文,匹夫有責,何況我還是一個讀過幾年聖賢書的古典迷,更加不能坐視不理。我的想法好簡單,如果大企業不能只顧賺錢,也要履行社會責任,那麼文化團體豈不是更加責無旁貸?最低限度,廣告的遣辭用字應該加倍留意,忌用浮誇字眼,以免教壞細路。

事實上,文盲亂用中文,令一些字眼出現「意思貶值」,不是甚麼新鮮事。例如神童一詞,原本是指極有天賦的小孩,這些人萬中無一,像莫扎特,古往今來只得一人,但之後神童愈用愈濫,阿豬阿狗都係神童,套用今日的講法,就是「神童量化寬鬆」,結果當我們遇到真正的神童時,就要架床疊屋,在神童前面加上一大推的形容詞,例如「超級神童」、「非一般神童」、「絕對非一般神童」,甚至是「宇宙無敵超級神童」,這種「語言僭建」,不是教壞細路是甚麼?

簡文彬先生是華人之光,也是指揮界的大人物,但他不是「殿堂級」,老實講,還差很遠,因為世界最後一位殿堂級指揮已經在十年前謝世了,他的名字叫Carlos Kleiber。

原文刊於《全民媒體》14年8月4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