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鬼國旅行團


閱讀可以增廣見聞,猶如給自己打開了一扇天窗,跳出井底,放眼看世界。但讀死書,又容易偏聽偏信,看到的,也不一定是全貌。所以自古有云,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眼見為真,其他都信不過。

上世紀三十年代,時局紛亂,美國大蕭條,英國日薄西山,納粹在德國崛起,「進步份子」對前途迷茫,紛紛把目光投向蘇聯,視之為苦海明燈。那時,蘇聯剛完成第一個五年計劃,據說大獲成功,經濟暢旺,加上「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願景,對思想單純的「進步份子」特別有吸引力。蘇共深明此理,遂廣發英雄帖,邀請他們到蘇聯參觀,見識共產主義的「優越性」,回國後逢人說頂,其中一位訪客就是本文的主角,法國知名作家紀德(André Gide )。

訪問蘇聯一如今日到北韓旅遊,不可能是自由行,一切活動,上至國家慶典、下至尋常家訪都由官方安排,原因你懂的。文人的腦袋或許簡單,觀察力還是細緻入微,尤其紀德這類大文人,豈會那麼容易給你騙到?他好快就發現這個國家跟先前的想像有好大出右,原本以為共產主義沒有階級、剝削,只有自由和快樂,但實情是,新的階級取代了舊的階級,剝削變本加厲,自由是特權,快樂源於無知。

共產主義有甚麼問題,今日已是老生常談,但有一點,紀德倒是看得非常透徹,大半個世紀過後,依然有參考價值。他說:「博愛,乃至單純的行善,已經不再時興了。既然從搖籃到墳幕都由國家一手包辦,大家自然無需救助別人。故盡管有同志情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卻出現幾分冷漠。」

這個現象,我們不會陌生。五、六、七十年代,香港沒有太多福利,凡事要自食其力,那時候,香港人最團結,鄰里間互相守望,正如吳楚帆的金句:「人人為我,我為人人」,此乃香港最引以為傲的「獅子山精神」。但後來政府福利愈派愈多,愈派愈濫,大家有需要時,只會找政府幫忙,鄰里關係變得冷淡,昔日的守望精神,蕩然無存。

現時社會充滿對立,怨氣日深,從好的方面看,是進步的原動力,但怨氣背後,有多少是無的放矢?覺得生在香港不快樂,寧願搬去瓦努阿圖?嫌政府太孤寒,應該學北歐的福利主義?說穿了,還不是隔離飯香,外國的月亮特別圓!

紀德在書末這樣總結:「有些事情總是在失去後才認識其價值,要體會這一點,最好方法是去蘇聯走一趟。」他說的是思想自由,但舉一反三,也可套用在其他方面,但凡政治、經濟、社會、民生,香港縱然比上不足,比下絕對有餘。大家如對現狀不滿,不妨走出去,多一點見識世界,視角會變得不一樣。這是紀德給我們的忠告。

原文刊於《閱刊》九月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