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順嫂談藝術之七:9up當秘笈


幾年前,台灣著名當代藝術家,人稱「極簡主義大師」的林壽宇在國立臺灣美術館開個人畫展,其中一幅作品「第一個夏天」(下圖),由十四條灰、白色線組成,給眼利的觀眾發現「倒掛」了。

summer

經調查後,原來美術館無掛錯,錯在國家文化資料庫的網頁,原作是橫線,網頁登出來圖片變成直線,觀眾先看網頁簡介再看展覽,好自然會覺得美術館錯了。事件經動林壽宇,他出來打圓場:「藝術本無框架,想怎樣看都可以。」

我無意對前輩不敬,但林壽宇實在講得好,現代藝術(尤其當代藝術)無形無體、無框無架,幾條簡單的線,打橫看,是「夏天」,打直看又是甚麼天?可能「秋天」,也可能是「四月天」,任你說。抽象藝術沒有客觀標準,作品的價值便取決於創作者的口才和聲望,只要你口才好、聲望高,吹水吹到天花龍鳳,腐朽也可以化神奇,因為無人懂得分辨。

我記得以前讀書,老師教中西繪畫異同,介紹過一幅「名畫」──Yves Klein的Blue Monochrome,中文譯名好趣怪,叫《藍藍的藍》,顧明思義,整幅畫都是藍色,別無其他。我當時好疑惑,究竟這幅「畫」是怎樣畫出來呢?是用藍色的油彩把白色的畫紙填滿,還是索性在藍色的畫紙上簽個名就拿去交差?我跟同學仔說:「原來當『藝術家』也不難,下次我畫張《黃黃的黃》,說不定可以揚名立萬呢!」「那我就畫張《紅紅的紅》,不用多,賣一百萬就夠。」同學仔笑笑口說。後來我才知道,《黃黃的黃》和《紅紅的紅》都不用畫了,因為Klein已經一早畫過。

IKB_191

以思方獨步香江的李天命,一向反對故弄玄虛,對學棍固然口誅筆伐,絕不手軟,就連藝棍也不放過,他說:「在藝術的領域裡,當然有真才實學的人,但同時也很容易給人鑽空子『扮野』。一般來說,越是古典的東西就越難『扮野』。例如米高安哲羅的雕刻,要你來雕個大衛像,你雕出來的卻是豬樣的東西,都不是人來的,那麼你就不敢一拍胸堂說:『我能夠把大衛像雕出來。』你不敢吧?但如果你要刻一個現代雕像或『後現代雕像』呢?『行,准行,隨便弄一團甚麼東西出來,任你怎麼說也行。』我可以隨便就弄出一些東西來,甚麼都行,可以任意解釋,這代表甚麼,那代表甚麼,甚至說不出甚麼名堂也行,甚麼也說不出,這正代表了『後現代的──迷茫』!」

我承認,我不喜歡當代藝術,但喜歡的人也不能不承認,當代藝術太抽象,容易給人混水摸魚,不懂裝懂,垃圾扮珍品,無聊當有趣。相比之下,傳統藝術就客觀得多,欣賞可以循序漸進,由淺入深,先來一個「技術分析」,論筆法,看畫功,再看畫風、內涵和時代特色,準則可以放諸四海而皆準,只要具備一定的鑑賞知識和經驗,不同時期和不同門派的作品都是同一個看法,一如聽音樂,鑑賞先從曲式開始,再看作曲家的師承、風格,然後是版本比較,一理通,百理明。

shit

反觀當代藝術,不重技術,亦無章法可言,於是騙子橫行,阿豬阿狗都話自已係藝術家,甚麼垃圾都是藝術品,例如美國偽術家Paul McCarthy早前的「傑作」西九大糞便(Complex Pile),如果這樣都算藝術,還有甚麼不是藝術呢?自由行日日在公眾地方失禁,換個角度看,不也是「行為藝術」嗎?那篤屎尿不用說,肯定是「裝置藝術」了!試問我們這些凡夫俗子如何懂得欣賞?連門也沒有!

後記:

這個系列原本打算逢星期五出,但之後發覺太吃力,上期終於脫稿,一不離二,今期繼續脫,無辦法,因為我希望每一篇文都言之有物,我的讀者已經夠少,我不想欺騙碩果僅存的你,所以盡力寫好每一篇,這需要時間,唯有由一星期一篇改為兩星期一篇。

會寫多少篇呢?未知,暫時想到十六篇,應該會有增減(增多於減),題目如下:

1. 皇帝新衣的由來
2. 由具象到抽象
3. 噪音還是美樂
4. 不能說的秘密
5. 成本病
6. 一比九十九
7. 9up當秘笈
8. 政府應否補貼藝術
9. 波普藝術
10. 輕音樂
11. 欣賞 VS 鑑賞
12. 唱片 VS 現場
13. 樂評是怎樣寫的
14. 我的音樂選擇(鋼琴篇)
15. 我的音樂選擇(小提琴篇)
16. 我的音樂選擇(管弦樂篇)

原文刊於《全民媒體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