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優‧尚智‧鄙愚


本文的題目,正是香江第一才子的座右銘,「崇優、尚智、鄙愚」,簡簡單單六個字,擲地有聲,是做人的最高境界。但現實剛剛相反,行街睇戲,食飯唱K,才是香港人的最愛,到音樂廳賞樂或到美術館賞畫,人家要麼覺得你「扮野」,要麼覺得你有精神病。你想做一個有品味高尚的人,隨時要冒斷六親的風險,除非閣下是陶傑。

難道世上就再也沒有「崇優、尚智、鄙愚」的地方?當然有,就是才子經常掛在嘴邊的歐美日。但嚴格來講,美國頂多只屬「發財立品」,談不上高尚,歐洲也不是所有國家都合格,像俄羅斯之流,比美國更下流,只有西歐、北歐及部份東南歐國家勉強達標,日本是亞洲唯一的希望。真正符合這六字真言的國家,我夠膽講,一個都無!要找,只能從歷史去找了。

大文豪Stefan Zweig是舊時代的人,生於一八八一年,其自傳《昨日的世界》橫跨兩個世紀,旁論歐洲的人和事,那是一個咫呎天涯的世界;有相為證,有片可看,一切都好真實,但時人的言行和價值觀,跟我們這些現代人又顯得南轅北轍。這麼近,那麼遠。回望歷史,永遠叫人著迷。

今天,嬰孩也要「贏在起跑線」,求學就是求分數,大學讀文史哲注定乞米,只有發三師才是王道,女朋友帶你返屋企,伯母一聽到你話住公屋,即刻落閘放狗,白飯都無得你食。我們身處畸型的社會,又怎能想像歐洲曾經有過一處地方,「一個研究《聖經》的虔誠學者在猶太社區中要比一個富翁高貴一千倍。就連最有錢的富豪也寧願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窮得像乞丐的知識精英為妻,也不願許配給一個商人。」

甚麼地方?那是百幾年前的奧地利……不,那時叫奧匈帝國,雖然國力大不如前,但品味依然傲視群雄,且不限於上流社會,就連普羅大眾也一樣崇優尚智。Stefan Zweig分享了一個小故事。有一天,他家的廚娘躲在角落飲泣,Zweig上前慰問,原來有人過身了,但不是廚娘的親友,而是城裡一位好出名的戲劇演員。Zweig好驚訝,因為她是文盲,平身從未踏入過劇場或歌劇院半步,只因為久仰該演員的大名,惜才而哭。如果連Zweig都覺得驚訝,我們這些現代人更加難以置信。大指揮家Lorin Maazel早前仙遊,閣下的菲傭有無躲在角落飲泣呢?

世紀之交,歐洲科技進步,經濟發達,文教昌盛,族種融和,樂觀主義在各國盛行,時人覺得世界將不斷進步,烏托邦愈來愈近。但一場史無前例的浩劫把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摧毀了,就連人心都一下子被淘空,悲觀、絕望的情緒在社會漫延,世界最後一個「太平的黃金時代」,就這樣白白的毀在那個塞爾維亞的憤青手上;那一下槍聲,敲響了人類文明的喪鐘。

一百年後的今日,我們已經忘記了上一代人的情操原來是這麼高貴、品味又是這麼高尚。讀Zweig的自傳,彷彿坐上了時光機,回到那些年,見證那個「崇優、尚智、鄙愚」的世界……

原文刊於《閱刊》十月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