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之終極宣言


night view

以下是本人於1月28日去城規會發言之講稿:(唔鹹唔淡,淘多手改返做廣東話ed)

各位委員,早晨,又係我,今次已經係第三次,亦係最後一次嚟呢度發言。我今日會講60分鐘,頭30分鐘,我會講交通問題,之後30分鐘,我會講整體城市規劃。

先講交通問題,呢個問題我之前已經講過兩次,點解今次又講呢?因為上次講完後,旁邊果位政府專員同我講,路政署鐵路拓展處喺11月26日派咗一位專家嚟回應我第一次發言,原來我miss咗,於是返屋企後第一時間重聽當日嘅錄音,聽吓佢有乜高見,但唔聽猶自可,一聽就把幾火,因為呢個鐵路拓展處嘅所謂專家,講官腔都算,仲要講一尐超低水平嘅官腔,完全侮辱我嘅智慧。

我好懷疑,果個所謂專家出席會議前,究竟有冇聽過我嘅質詢,我估都應該冇,冇所謂,我只不過係一介草民,身份卑微,佢唔聽我講,好正常,但最低限度,係咪都要聽一聽我哋尊貴嘅城規會主席講乜呢?果日公眾申述完結之後,去到問答環節,主席邀請呢位專家發言,主席話,之前有個與會者,即係我,質疑北環線連接東西鐵線嘅分流作用,因為現時東西鐵線已經好爆,仲可以點樣分流呢?主席嘅問題就有point喇,一針見血,將問題講得清清楚楚,問題喺邊呢?就係北環線喇。但果個所謂專家,由頭到尾都只係話北環線研究咗好耐,古洞站又一早建成喇,講到好似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咁。但行得通嗎?佢無講,咁佢嚟呢度做乜?

你們政府研究咗幾耐,係你哋嘅事,與我無關。更何況,一個計劃之前研究咗幾耐,同呢個計劃係咪行得通,並無必然關係。就等於我勤力工作,晚晚OT,年中無休,係咪就代表示我一定儲到錢買樓呢?當然唔係啦,係咪?

最好笑係果個所謂專家話沙中線通車後,可以幫手分流東鐵線。嘩,大佬,我而家講嘅係北環線冇分流作用,佢講咩沙中線呀?沙中線喺大圍,北環線喺北區,佢有冇睇過地圖呀?我係話北環線唔可以分流,唔係沙中線。沙中線可以分流東鐵線20%嘅乘客,我一早知啦,使佢講?佢仲好似發現新大陸,係咪要頒個獎俾佢呢?(淘按:專家潛台詞可能係:爭咩爭,溝埋嚟做沙中北環線吖笨!)

rds2014-00

各位委員,點解我咁強調北環線嘅問題?因為將來東鐵會減3個車卡,流失25%載客量,而新界東北人口又不斷增加,點算好呢?港鐵有3個應對方案,第一,係增加班次,呢個問題我稍後再講。第二,係興建新鐵路,即係北環線同沙中線,一頭一尾做分流。理論上,呢個係一個完美嘅方案,斬頭斬尾,中間嘅人可以上到車。問題係,負責斬頭嘅北環線,因為西鐵已經飽和,根本發揮唔到應有嘅作用,結果沙中線獨力難支,孤掌難鳴。

有冇方法可以令北環線起死回生?港鐵話,西鐵會增加車卡,由而家嘅7卡加到8卡,港鐵聲稱,將來西鐵嘅載客量會提升14%,大家冇聽錯,係14%,唔係41%,區區14%有乜用呢?我上次發言時,引用過《東方日報》舊年(2014年)10月31日嘅專題報導,內容是咁的:

西鐵在朝早7點至8點的繁忙時間,好多車站都迫爆,有網民講笑說:「大家要預備西鐵飛站了」,其中天水圍站更加萬人空巷,排隊等入閘的人多不勝數,元朗站月台每道門前面,平均站了十幾廿人,但因為元朗是西鐵的第5個站,火車埋站時已經好迫,每次只有數人可以成功上車,有乘客要等4班車才上到。

講緊嘅係元朗,唔係錦上路,元朗居民點樣上車?就係要等有人落車,先可以上車,落幾多個,就上幾多個,冇多冇少。港鐵話,將來西鐵會增加14%載客量,14%好巴閉呀?轉過頭就冇咗,仲好意思拎出嚟耀武揚威、沾沾自喜?載客量增加14%,元朗站每道車門大不了只可以上多幾個人,乘客由以往等4班車,變成等2班車,但車廂依然係咁擠迫,你估仲有空間剩嗎?更何況,將來西鐵會增加兩個大站,即係屯門南站同洪水橋站,屯門南住咗9萬人,洪水橋會新增21萬人,合計30萬人,足足等於整個北區總人口,港鐵夠膽死,話新增14%嘅載客量,足夠應付未來10年嘅乘客增長?!

west railway

明眼人一睇,就知道北環線係形同虛設,而家元朗上車已經甚艱難,何況錦上路?點解港鐵會有咁失敗嘅設計呢?除咗閉門造車之外,仲有一個可能,就係港鐵高層根本冇將我哋小市民當係人去看待。我唔係亂講㗎,如果政府當我哋係人,又點會直到而家都仲唔放棄每平方米企6個人呢個遠遠高於國際標準嘅計算方法呢?舊年(2014年)12月3日嘅立法會會議,有議員問署理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邱誠武關於西鐵擠塞嘅問題。邱局長咁答:

正如我們在今年2月呈交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文件中表示,統計出西鐵線在2013年最繁忙路段(即錦上路至荃灣西)早上繁忙時段的載客率,以原設計及安全的每平方米站六個人計算,是百分之71;若以較──舒──適的每平方米站四個人計算,就是百分之99。

「較舒適」呢三個字真係可圈可點。大家聽唔聽得出呢三個字背後嘅含意呢?邱局長其實係想講,正常情況呢,就每平方米企6個人,不過,我們政府好好人,俾你哋呢尐蟻民企得舒適尐,所以有另一個計算方法,就是每平方米企4個人,你哋仲唔快尐謝主隆恩!各位委員,而家西鐵嘅載客量只係99%滿,嚴格嚟講,仲差1%先至飽和,唔知阿邱局長係咪夠膽親身落區,問一問果尐迫到好似沙甸魚咁嘅乘客:「你哋係咪企得好舒適呀?」

阿邱局長又話,將來西鐵嘅載客量增加14%之後,如果每平方米企6個人,繁忙時間嘅載客率只係百分之64,以每平方米企4個人,就係百分之90。大家睇清楚未?政府到而家都死抱住每平方米企6個人呢個過時兼且唔人道嘅計算方法,政府根本當我哋唔係人,而係運去屠宰嘅豬牛羊或者雞鴨鵝,一個籠塞到幾多就幾多,完全唔理我哋嘅感受。

如果港鐵同政府覺得每平方米企6個人呢個計算方法不合時宜,根本就唔應該再提出。但政府依然繼續講,代表咩呀?代表政府覺得冇問題!每平方米企6個人同每平方米企4個人,在港鐵高層和政府高官眼中,只係一個觀點與角度嘅問題,分別只係較迫或較舒適。果尐高官,平日有專車接送,佢哋當然可以口輕輕:返工就梗係逼,人人都係同一時間出門口,邊有可能不逼?每平方米企6個人,好合理呀,有咩問題?唔想迫?大家將就下啦,搭車唔好玩電話,唔好睇報紙,大家企定定,好似一碌本,兩隻手垂低,唔好四圍郁,就唔會咁逼㗎喇。稍後西鐵再增加14%載客量,大家就會更舒適,到時繁忙時間都只係得6成滿,莫講話載人啦,塞多隻大笨象落去都可以呀,係咪?

回正題,西鐵加到8個車卡,已經係極限,因為柯士甸站月台只有8卡長,就算政府肯擴建柯士甸站,最多亦只可以加到9卡,因為屯門至南昌站嘅月台,只能容納到9卡。如果西鐵要再增加車卡,沿線所有車站都要擴建,其中有尐車站受地形所限,未必可以擴建到。換言之,西鐵要再增加載客量,短期內固然無可能,即使長遠嚟講,亦好難做到。但新界西人口就不斷上升,長此下去,豈能唔爆煲?

我再講多一次,西鐵分流唔到東鐵,主要原因,係北環線連接西鐵錦上路站,係出市區前嘅最後一個站,而家天水圍已經上滿客,去到元朗,乘客要求神拜佛希望咁啱有人落車,先至可以騰出空位,俾佢哋上車。元朗係一個大站,有工廠區,有人返工,自然有人落車;有人落車,佢哋先可以上車。錦上路呢?好地地喺錦上路落車做乜?遊山玩水乎?冇人喺錦上路落車,錦上路嘅人又點樣上車?而新增嘅區區14%載客量,根本係杯水車薪,無補於事,莫講話無法應付未來十年嘅乘客增長,就算係用在當下,都會轉眼成空。用西鐵嚟分流東鐵,唔係智障,又係乜嘢?

咁,東鐵分流西鐵呢?大家有冇諗過?雖然東鐵同西鐵一樣爆,但北環線接連東鐵線嘅古洞站,係落馬州後嘅第一個站,即係話,你可以好似邱局長所講,舒舒適適咁上車,仲有位坐,一直坐到你落車。

大家可能會問,新界西居民要出市區,坐西鐵就得啦,點解要坐東鐵?就算去九龍東,將來嘅東西走廊亦比南北走廊方便。不過,大家唔好忘記,火炭係一個大型工廠區,而家屯門、元朗同天水圍都冇巴士直達火炭,只能去到沙田,再轉東鐵或小巴去火炭,例如屯門去沙田的巴士是263,交通暢順的話,車程大概50分鐘,再轉東鐵去火炭,合計就要1個鐘。但將來有咗北環線,佢哋就多個選擇,可以坐西鐵轉東鐵去火炭,時間大概又係1個鐘。兩個方法都要轉車,時間又差不多,但坐西鐵轉東鐵,可以避免塞車的風險,我相信對新界西居民來說,呢個係一個唔錯嘅選擇。仲有,火炭有工廠區,大埔又有工業區,大學站又有好多人返工返學,坐西鐵轉東鐵去呢尐地方,分分鐘快過坐巴士。

由此可見,如果北環線喺繁忙時間真係有分流作用,最有可能,係分流新界西巴士乘客過來東鐵線。對我哋北區人嚟講,呢個唔係分流,係倒流!不單止唔能夠舒緩東鐵嘅擠迫,反而落井下石,加重咗東鐵嘅負荷,你叫我哋北區人點樣上車?

北環線,呢個負責斬頭嘅分流作用廢咗武功,下一個分流點,就係負責斬尾嘅沙中線。大家都知道,沙中線在大圍,咁由羅湖、落馬州至沙田呢一段點算呢?係咪要硬食新界東北發展果十幾萬人,再加上新界東的自然人口增長?點食呀?飽到上心口啦!仲食?

當然,港鐵聲稱會增加班次,呢一點,我一直都有懷疑,因為現時最繁忙嘅(朝早)8至9點,候車時間已經係平均1分鐘,港鐵話平均3鐘班1班車,係語言偽術,因為中間包括上落客時間,而更新訊號系統,亦無助乘客更快上落車。而候車時間並唔包括上落客時間,即是呢班車一走,到下一班車埋站之間的時間,平均是1分鐘,快則40秒,慢則分半鐘,好少會超過2分鐘,因為如果等2分鐘都冇車,大圍站的人龍會塞到去隔離的馬鐵站。

2

當朝早最繁忙時間,候車時間只係平均1分鐘,仲可以點加班次?仲有,我上次用地鐵為例子,加裝咗幕門後,會好容易夾住乘客嘅衣物,結果車門要重新開關,而每開關1次,就要10秒,港鐵話,如果荃灣線喺1小時內重啟車門達12次,就會少咗1班車,流失2500人嘅載客量。

港鐵承認,因為呢個原因,「最高班次數目在技術上已經無法達到原先設計的水平。」呢句係港鐵自己講嘅,唔係我老屈。我想問大家,如果地鐵因為人太多而無法達到最高班次嘅目標,點解火車可以?憑乜嘢可以?港鐵冇解釋,只係一味死撐話可以,我都懶得同港鐵辯,我就當加到,但加到亦未必好,原因我上次已經講過,我而家再講一次。大家可以睇吓呢個表:

chat

現時東鐵線喺繁忙時間每小時有大約20班車,每班車有12卡,合共240個車卡嘅載客量。沙中線通車後,東鐵線(即「南北走廊」)每小時會加到27班車,每班車減到9個車卡,連同「東西走廊」每小時嘅20班車,每班車8個車卡,合共就有403個車卡嘅載客量,比現時單靠東鐵線出市區嘅240個車卡,表面上,係多咗163個車卡。

但大家要留意,新增呢163個車卡,其中有160個,係屬於沙中線「東西走廊」,受惠人士包括馬鐵沿線居民,以及喺大圍站轉沙中線嘅東鐵乘客。而「南北走廊」,即現時東鐵線,只係增加區區3個車卡。換言之,如果唔計「東西走廊」,單計「南北走廊」,每小時嘅載客量只係由現時嘅240卡,加到243卡。由於北環線廢咗武功,源頭做唔到分流,要去到大圍先有另一個分流點,即係話,按照港鐵最樂觀、最理想嘅估計,亦只不過以現時東鐵線相若嘅載客量,去應付未來10年嘅乘客增長,尤其羅湖、落馬州至沙田呢段。果個鐵路拓展處嘅所謂專家,又好似發現新大陸,不斷強調上水、粉嶺仲未算太多人上車,火車要去到大埔以後先會愈來愈迫。OMG,原來阿媽係女人!佢不如話喺羅湖總站上車有位坐吖笨!

大家知不知道點解上水、粉嶺嘅車會未(逼)爆呀?因為未發展呀!將來發展咗,多咗十幾廿萬人入嚟,北環線又廢,分流唔到仲要倒流,結果會點?火車去到粉嶺已經爆滿,太和以下各站乘客點上車?係咪要用沙中線去分流太和至沙田嘅乘客?雖然,港鐵而家每朝會安排五班短途車由大埔同火炭開出,以分流大圍站嘅人流,最得益嘅當然係大埔及火炭乘客,因為佢哋有位坐。但短途車係有代價嘅,就係羅湖同落馬州開嘅車要等一等,令上水及粉嶺嘅候車時間增加2至3分鐘,結果月台塞到爆,有時甚至塞到出閘口。而家尚且如此,何況10年後?

各位委員,我想特別指出一點,北環線廢咗武功,影響嘅唔止係新界北居民少咗一個出市區嘅選擇咁簡單,而係連原本嘅選擇,即係坐東鐵出市區呢個選擇都受影響,牽一髮而動全身。

沙中線又點呀?港鐵聲稱,將來東西走廊可以分流東鐵線20%乘客,究竟,呢20%係點計出來呢?我相信,港鐵一定會話,呢20%係經過精算師精心計算出來,方程式複雜到不得了,講你都不會明㗎喇,不要問,只要信啦。冇錯,我承認,我真係不識計數,但係我識字,我唔係文盲,我讀一段新聞俾大家聽,呢段新聞係上年3月19日立法會會議期間,有議員問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關於東鐵飽和問題,張局長如此答:

當沙中線在2020年連接金鐘站全線通車後,與東鐵線形成「南北走廊」,我們估計約有百分之二十經大圍至九龍塘段的乘客,屆時會改為取道沙中線前往九龍東和港──島,有助減輕東鐵線的負荷。

張局長講得好清楚,沙中線呢20%分流作用,除咗包括去九龍東嘅東鐵乘客,仲有出港島嘅東鐵乘客。有一問題,我百思不得其解,點解我哋新界人過海,明明有一條東鐵線,可以一程車直出,竟然唔搭,反而要喺大圍轉車行過隔離坐沙中線過海,點解呢?不如我同大家數一數手指。如果我搭東鐵過海,由大圍站開始計起,下一站係九龍塘,然後是旺角、紅磡、會展,4個站就過到海。沙中線呢?大圍之後是顯徑、鑽石山、啟德、土瓜灣、馬頭圍、何文田、紅磡、會展,要8個站先至過到海,比東鐵由大圍計起嘅4個站,多咗足足1倍。就算出港島東,北區現時都有一條特快巴士線678號,雖然行車時間超過80分鐘,但較火車轉地鐵觀塘線再轉將軍澳線再轉柴灣線方便。各位委員,大家評下理,如果新界人想過海,點解會捨近圖遠、捨易取難,有更方便快捷嘅東鐵唔坐,而竟然會選擇在大圍落車過隔離搭路程長一倍兼兜一個大彎嘅沙中線呢?唔通佢哋不使準時9點返工,所以有大把時間遊車河?

最正路嘅諗法,沙中線係方便九龍東嘅人過海。但張局長話,沙中線20%嘅分流作用,包括去九龍東及過海嘅新界乘客,我絕對有理由相信,港鐵和政府係吹水兼老作。我希望我身邊果位政府專員代港鐵解釋一下,點解呢個世界會有人蠢到咁嘅地步,明明東鐵可以更快過海都唔揀,反而選擇一條9曲13彎的沙中線,動機係咩?唔怕遲到?定係搏炒?

北環線廢已經講到口臭,而家連沙中線都出古惑,我真係驚10年後,我哋新界人要坐車頂返工,就好似印度一樣,人包鐵。坐火車都可以坐到人包鐵,真係折墮!

講完鐵路再講公路。11月26日,除咗鐵路拓展處外,仲有個土木工程署代表嚟發言,佢講嘅果尐官腔我就無謂再重覆,反而佢講完後,有委員話,政府單單改善北區周邊嘅交通,係治標不治本,如果想治本,關鍵係出市區果幾條隧道,果位委員於是問,政府有冇計劃興建新隧道,去舒緩現有果幾條隧道,尤其係獅子山同大老山嘅擠塞。果個土木工程處代表都算幾老實,直認政府冇計劃興建新隧道,而獅隧在十年後嘅唔知咩ratio會去到1.2,即係完全飽和,到時只能靠尖山去分流。

tai po

政府技窮,窮到呢個地步,竟然妄想用尖山去分流獅隧,如果尖山真係有呢個分流效果,獅隧而家就唔會日日塞到新田圍啦,係咪?用尖山分流獅隧呢個咁荒謬嘅方法都諗得出,難怪政府話沙中線可以分流東鐵線出港島嘅乘客。因為喺政府眼中,搭多幾個站有乜所謂,總之最後過到海就得。(淘多口:咁呢個又係事實喎,d7689只係要安置越多人口,越即時塞住你哋把口jima。到你入咗去住塞死你就唔閞佢事,仲可以講句風涼說話,你買得入新界預咗要多尐時間返工㗎啦,成個plan係feasible格,你死你賤啦,有得你住咁多要求。)尖山同獅隧有乜分別?總之最後出到市區就得啦。原來政府係「差不多先生」,乜都差不多就算。各位委員,呢個根本唔係一個以人為本嘅交通方案,(淘再多口:同d9689講以人為本?OMG!薯你真係……粹純係做咗嘢囉。)因為政府呢個「差不多先生」根本冇將我哋呢尐小市民當係人,完全冇理過我哋每日搭車有幾迫,有幾辛苦,以及要用幾耐時間先返到工,梗係啦,又唔係佢哋迫,自然可以講風涼話。

事實上,根據運輸署數據,尖山隧道嘅車流量,由08年通車嘅平均每日1萬8千架次,增加到舊年年尾嘅5萬架次,每年車流量以雙位數字百份比上升,短短6年間,車流量增加咗超過1倍以上,增長速度之快,係全港所有隧道之冠。雖然而家尖山都尚算暢順,但10年後呢?15年後呢?20年又點呀?新界東北發展計劃,要去到2031年先全部完成,即15年後嘅事,西鐵喺03年尾剛剛通車之時,每日載客量只有10萬,日蝕500萬,10年後嘅今日,西鐵的載客量去到(每日)4、50萬,差1%就完全飽和。10年人事幾番新。10年後嘅尖山會係咩光景?10年後嘅錦上路又係咩光景?用西鐵分流東鐵?用尖山分流獅隧?咁樣嘅方案都講得出口?

我相信在座各位,不少已為人父母,我自己都有一個仔,而家3歲,幫細路仔買衫當然係買大一尐,因為細路仔大得快,如果件衫嘅呎吋啱啱好,好快就會衣不稱身,衣不稱身最多都係俾人笑,但對鞋頂趾就會影響發育,為人父母,一定係將仔女利益放喺首位。但我哋這尐所謂父母官,就要我哋尐小市民著頂趾鞋,條褲吊腳,件衫仲會露出個肚臍,咁樣嘅父母官,究竟有冇人性?明明東西鐵線已經飽和,北環線係廢物,沙中線又誇大分流效果,獅隧大老山日日塞可以視若無睹,還要用尖山分流,迫我哋遊車河,咁樣嘅父母官,唔係虐兒係咩呀?

講完交通,再講就業。政府話,新界東北新發展區會提供3萬7千個就業機會,除咗零售、餐飲、保安、清潔呢類必然會應運而生嘅基層工作之外,政府特別強調會預留土地,發展特殊產業同優勢產業,即是咩呀?我記得身邊呢位政府專員上次同我講,所謂特殊產業同優勢產業,就係類似數碼港同科學園呢類嘢,簡單而言,就係高科技。我想提一提大家,根據2011年嘅人口普查,北區居民每月入息中位數係1萬蚊,同黃大仙、觀塘、葵青、元朗4區一樣,都係「萬元戶」,無分彼此,都係包尾,連深水涉都有錢過我哋。而北區居民當中,只有12.7%讀過大學,全港排尾4。喺一個全港最窮、兼且低學歷嘅社區裡面搞高科技,妄想用呢個方法去增加原區就業,繼而舒緩跨區就業對鐵路同公路運輸嘅壓力,簡直妙想天開至極!

雖然發展局局長陳茂波話,如果將洪水橋發展區同河套發展區計算在內,總共會有15萬個職位提供,但我要指出,洪水橋發展區喺屯門同天水圍中間,如果講地利優勢,排隊都未輪到我們北區人啦。如果只係零售、餐飲、保安、清潔呢類有手有腳就做到嘅工作,我哋北區人點夠屯門、洪水橋、天水圍、元朗嘅人爭呢?你係老闆都不會請我哋北區人啦,係咪?至於河套發展區,政府計劃興建「大學科研城」,講到尾,又係高學歷嘅工種,我哋北區只有12.7%嘅居民讀過大學,我好想知道,我哋憑甚麼去申請大學「大學科研城」嘅工作呢?當然,科研城都要請人掃街洗廁所嘅,呢類工作,又的確幾適合全港最貧嘅北區居民做,但唔知道科研城有無10萬個廁所俾北區人洗呢?(淘又搭爹:咁,講緊未來一代人,斷估係會多咗高學歷人士,又,只要有人,佢哋其實又會自救,又唔敢講話政府唔俾工就會餓死,否則到目前為止香港人都死得7788。)

大家聽我講到呢度,可能會覺得有尐奇怪,政府呢個發展計劃,前後研究咗20年,單係顧問研究都不知道使咗幾多億,又有多部門協商,好多專家參與其中,呢尐專家都係獨當一面,個個都才高八斗,學富五車,匯聚咗咁多人力物力嘅一個新市鎮發展計劃,豈會給你呢個一介草民,隨便喺網上搵尐資料,就可以批死呢個計劃唔可行呢?規劃署都講過技術上可行啦,你憑甚麼反對呀?

各位委員,我唔係上帝,亦冇水晶球,將來嘅事真係冇人知,只能夠從經驗出發,政府發展新界東北,究竟係利大於弊,定係弊大於利呢?以史為鑑就最清楚。阿陳茂波局長口口聲聲話新界東北唔會成為天水圍嘅翻版,我想問大家一個問題,難道政府以前興建嘅咁多個新市鎮,就只得天水圍呢個失敗例子?不如我由屯門開始數起把啦。

屯門喺70年代開始發展,當時香港輕工業仲係如日方中,所以政府計劃喺屯門興建一個工業區,方便居民原區就業。但去到80年代,屯門新市鎮完工,居民陸續搬入,啱啱大陸改革開放,本地工廠紛紛北移,屯門工廠區發揮唔到佢應有作用,屯門居民仍然係要日日晨早起身迫巴士出市區返工,結果屯門公路日塞夜塞,塞咗20年,要到西鐵通車後先有改善。

tun mun

同屯門相似嘅例子係東涌。港英政府係1989年提出《港口及機場發展策略》,借東涌新市鎮去支援機場發展,但事與願違,2011年嘅人口普查話俾我哋知,東涌3萬7千個工作人口入面,就只有9.4%可以原區就業,其餘嘅都要跨區工作。點解呢?新機場唔係有好多就業機會咩?冇錯,但呢尐工種對學歷同外表都有一定要求,而東涌係一個公屋城市,住嘅都係基層,恕我直言,佢哋唔係人人都有資格去機場返工嘅,於是出現有工冇人做,有人冇工做嘅局面。

tung chung

天水圍更加不使講。當年政府發展屯門同東涌嘅時候,起碼都提出過一尐方案去增加原區就業,成敗係其次,起碼叫盡過力,反觀天水圍,政府喺呢方面完全係交白卷,加上天水圍公私營房屋比例失衡,社區配套又差,最後淪為悲情城市。

2010-0~1

一個屯門,一個東涌,一個天水圍,呢三個新市鎮嘅規劃,都係弊大於利,歸根究抵,大家都有一個共通點,就係遠離市區,政府又幫唔到居民原區就業,結果問題叢生。

另一個反面教材係將軍澳。相比屯門東涌呢尐新市鎮,將軍澳算係比較接近市區,起碼近九龍東同北角一帶,但將軍澳最大嘅問題係港鐵獨大。自從將軍澳線通車後,巴士同小巴服務不斷萎縮,鐵路成為居民出城最主要嘅交通工具。2013年12月16日,將軍澳線因為電纜鬆脫而停駛5小時,巴士站大排長龍,乘客要排兩粒鐘先上到車,將軍澳外對交通徹底癱瘓,頓成孤島。

17la1p2

如果我哋將新界東北發展計劃,代入去我頭先所講果幾個新市鎮,我哋會發現有好多相似之處,例如跨區就業帶嚟嘅交通配套問題、港鐵獨大背後嘅潛在風險問題、公私營房屋比例失衡問題,以及新移民帶嚟嘅家庭同社區問題等等。將來新界東北,如果只係變成天水圍翻版,呢個已經唔係最嚴重嘅後果,我最怕就係,新界東北最後會變成屯門、東涌、天水圍同將軍澳嘅超級混合加強版!(淘:無論每個新市鎮有幾多問題都好,總之新移民要嚟,人要安置,塞車唔會死人,如果尐人唔做嘢拎綜緩更加可以舒緩交通問題,反對無效!)

其實,點解政府發展新市鎮,會遇到咁多問題?原因好簡單,因為政府規劃係由上而下,缺乏彈性,又不識隨機應變,只係識得因循苟且,膚衍塞責,一句到尾,就係官僚。而發展一個新市鎮,前後最少20年,中間牽涉的變數多不勝數,政府根本無可能一一兼顧,掛一必定漏萬,就好似政府發展屯門時,冇諗過大陸會推行改革開放。發展東涌,又冇諗過咁大一個新機場都冇合適工作機會俾居民原區就業。發展將軍澳,又冇諗過將軍澳線會因為巴士削減服務而極速飽和。發展天水圍就更加冇諗過會撞正八萬五,樓價大跌,居屋變公屋,變下變下,最後變咗個天水圍城出嚟。套用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海耶克嘅名言,呢個係unintended consequence,意想不到嘅後果,即係咩?即係種瓜得豆呀!

將來充滿變數,世事瞬息萬變,聰明如巴菲特,尚且會落錯注,何況政府?但係政府冇自知之名,以為閉門造車,搞一大堆統計數字,就可掌握未來,真係笑死人。我上兩次來,都有委員叫我身邊果位政府專員提供更多新嘅數據去回應我,其實,咁做有咩意思呢?睇政府嘅往績,但凡有預測成份嘅數據,十之八九都係錯嘅。例如政府估錯西鐵嘅載客量、西隧嘅車流量啦、雙非學童入學率,就連人口增長,呢個關乎新界東北發展最關鍵嘅數據,政府都係估錯。至於每年財政預算、十大基建工程開支就更加唔使多講。英國名相Benjamin Disraeli講過:「世上有三種謊言,那是謊言、該死的謊言,以及統計數字。」(There are three kinds of lies: lies, damned lies, and statistics.)

算喇,畢竟上述預測又真係幾難估,但西九高鐵地盤有一塊花崗岩,實實在在,不使靠估啩?不過港鐵都可以矇然不知,無能如斯,令人髮指,而家港鐵拍心口同你講,北環線可以分流東鐵,沙中線可以吸引新界居民過海,搵鬼信咩?

所謂一次不忠,百次不用,更何況呢個政府,百次不忠,憑乜嘢要人信你呀?你個底都花到七彩,仲要人信?收皮啦。

其實,我唔係反對發展,我之所以反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主要原因,係技術上不可行,而技術上之所以唔可行,歸根究抵,係源於政府一個盲點。

咩盲點?就係政府覺得發展新界東北,可以順應中港融合嘅趨勢,正如特首所言,香港尐後生仔應該北望神州,返大陸發展,咁樣先有前途。係嘅,今時今日,中港融合確係一個大趨勢,呢一點,全港18區,冇人比我們北區人更加有親身體會,以及切膚之痛。

rubbish

既然如此,發展新界東北又有咩問題呢?但要知道,中港融合之外,仲有中港矛盾。之前智經研究中心發表過一份《香港青年往內地就業態度》嘅意見調查,結果有64.7%受訪者表示唔願意返大陸工作,而表示願意並且成功喺內地就業嘅年青人,講出嚟嚇死你,只有4.9%!主要原因,係唔習慣大陸生活、對大陸有負面印象,以及大陸生活環境差,就算喺大陸賺到好多錢,但日日食地溝油,出街吸廢氣,又冇得上facebook,度日如年,生不如死,香港尐後生仔,習慣咗自由奔放,又點會習慣返大陸做嘢呢?

research

而經過上年一連串事件,毫無疑問,中港矛盾只會愈演愈烈,呢一點,我相信當初提出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嘅人,應該始料不及。問題係,呢個發展計劃除了滿足香港人嘅房屋需求之外,更係方便香港人北上就業,政府認為,反正都回歸喇,現在大陸又強國勃起,遍地黃金,後生仔畢業後,唔一定要留港發展,返大陸賺人仔更好啦!所以政府先會喺邊境興建更多嘅新市鎮,搭1個站就去到羅湖,一過關就可以返工,非常方便,毋須南下,北上一樣得。呢個就是政府發展新界東北的原意。(人妻淘:其實薯只要諗清楚呢尐新市鎮,其實係留俾「新」香港人享用嘅,早早移民,慳返啖氣暖肚就最好不過喇。都係果句:反對無效!)

講到呢度,大家有冇似曾相識嘅感覺?25年前,柏林圍牆倒塌,東西德合併,普世歡騰,大家都認為,東德好,西德好;西德好,東德更加好。但現實並不如此,喺西德人眼中,東德是地獄,相反,喺東德人眼中,西德是天堂。所以東西德合併後,大量東德人湧入西德謀生,搵唔到工就問政府攞福利,結果西德人口有入無出,經濟大受拖累。時至今日,東西德鴻溝仍未癒合。

berlin

而家嘅中港矛盾,比當年東西德嘅鴻溝有過之而無不及。雖然大陸經濟好發達,但經濟以外嘅所有好多(淘改)事,仲係好落後,所以回歸後18年,只有大陸人來港定居、讀書、就業、消費,香港人北上呢?根本就唔成比例,起碼香港高官嘅仔女,出國留學,首選英美加澳,而非返大陸,此乃口裡說愛國,身體最誠實。至於就業,講真,如果在香港有工做,就冇必要返大陸,如果喺香港冇工做,就更加不會返大陸,因為喺大陸更加冇可能有工做。即使早十幾年果尐專業人士,喺大陸好吃香,但近年來佢哋都紛紛回流,因為大陸一樣有專業人士,佢哋普通話又好過你,背景又好過你,人脈又勁過你,(淘:人工仲平過你添)香港人憑咩同大陸人爭飯碗呢?

呢個就係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嘅最大盲點,你以為北上只係1個站,去深圳返工好方便?但我哋寧願搭十幾個站南下,出港九返工。政府呢種一廂情願嘅諗法,以前已經試過好多次,屯門如是,東涌如是,而家新界東北又如是,政府幾時先肯收手呀?

大家可能會話,中港矛盾終有一日可以解決,而家於邊境預先起好一尐新市鎮,到時就可以水到渠成。就算屆時矛盾仲未解決,大不了等多幾年,而家大陸不斷進步,你要有耐性,等下啦。OK,我同意,大陸係不斷進步(相比未改革前),我可以等,但新界東北的交通配套不能等,現在已經瀕臨爆煲邊緣,邊有咁多時間去等?

0508_~1

香港無疑係越嚟越多人,但好可惜,政府缺乏遠見同魄力,建屋計劃,一開始就搞錯咗方向。上次有委員問我,你乜都ban,咁你有咩建議呢?(淘:知道某個方案唔work,同知work方法不相干,佢有料大可直接反駁你個反駁。anyway,你好人答佢啦繼續~)我話,如果早於90年代,工廠北移已成定局,政府可以大刀闊斧,將觀塘、牛頭角、九龍灣、長沙灣、葵涌等地嘅舊式工廠大廈全部搬去新界,咁市區就可以多咗好多地方,起公屋或者私樓,I don’t care,總之就有地方俾人住,問題都不致變成今日呢個爛攤子。(淘:搬工廠肯定仲多議員出嚟反對,唔知有冇得強收地皮。)

幾十年前,工廠大廈之所以要設於市區,一來係要方便市區人返工,果陣新界人跡稀少,工廠大廈起喺市區嘅公屋旁,可以幫居民節省交通開支,間接幫老闆慳錢,而工廠生產出嚟嘅貨,又可以第一時間運去貨櫃碼頭裝箱落船。所以當年嘅工廠大廈,設喺市區有其道理。但大陸改革開放後,生產線全部北移,工廠大廈變成辦公室或貨倉,根本冇必要霸住市區嘅靚地。將呢尐工廈搬去新界,既可以方便新界人返工,唔使下下南下,而市區人北上亦比較以往方便,此舉可以平衡新界同市區嘅交通流量,唔似而家,每朝出九龍方向就塞到爆,入新界就疏疏落落,夜晚就相反。咁樣發展,先叫可持續發展。

但係政府偏偏一意孤行,一味將人塞去新界,令鐵路和公路不勝負荷。我想問,點解政府咁多年嚟都不肯改變呢個過時嘅新市鎮發展思維?

要講嘅,我已經差不多講完。最後,我想分享下我嘅感受。我嚟呢度3次,3次都講到一肚火,何解?各位委員,我喺北區住咗20年,原本住得好地地,雖然要搭長途車,但我冇所謂,因為我鐘意大自然,返工已經係人山人海,我想返到屋企係鳥語花香,可以俾我relax下。相反,如果返工放工都係人山人海,感覺就好似困喺石屎森林度,走不到出嚟。

taxi

但近年嚟,北區變得愈黎愈唔似樣,走私賊橫行,上水呢個邊境小鎮,竟然開咗幾十間藥房,同走私賊狼狽為奸,日用品都俾走私賊搶曬,要奶粉冇奶粉,要尿片冇尿片,益力多可以豐胸,所以我哋連益力多都冇得飲,火車站日日都好似春運,唔係俾車仔輾腳,就係俾走私賊打尖,的士全部用嚟走私,剩低一地垃圾,又屎又尿,雙非童又同我哋搶學位,報幼稚園要排通宵,返工要迫火車,上水都冇位坐,蘇局長仲叫我多多包容,等多班車?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哋北區人真係忍夠,而家政府又要發展,夾硬塞多十幾廿萬人入來,交通配套又不知所謂,10後,北區會變成點樣?仲唔係變地獄?

KCR

點解我咁燥?你估我想㗎?死好多細胞㗎,但住喺今日嘅北區,想心平氣和都幾難。北區淪陷,唔係北區嘅錯,更加唔係我們嘅錯,千錯萬錯,係政府嘅錯。各位委員,希望你哋包容一下我嘅惡劣態度,我大聲,唔代表我冇禮貌,最起碼我尊重呢個場合,尊重我嘅對手,我每次來,都做足準備,我唔係專登請假嚟鬧人嘅。但冇辦法,呢口氣,我無論如何都吞唔落,千千萬萬嘅北區人,都吞唔落。大家亦唔好以為同你哋無關,今日北區,明日全港。希望各位委員三思,我哋北區人已經好慘,我哋嘅願望好卑微,只係希望政府唔好再踩多腳,俾條路我哋行下,就係咁簡單。多謝各位。

原文刊於《全民媒體》。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