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人不是人?


e-version

今期的主題是神話,鄰版邵頌雄教授的鴻文指出,神話與科幻乃一個銅板的兩面,而宗教和神話又是一線之差,邵教授特別提及衛斯理的《頭髮》,話說古代四大教主──耶穌(基督教及天主教)、穆罕默德(回教)、釋迦牟尼(佛教)和老子(道教)都是外星人的化身,設想之奇,無出奇右。無獨有偶,本文的主角又是衛斯理,書名是《後備》,是八十年代倪匡全盛期的作品。

眾所周知,衛斯理的對手,十之八九都是外星人,就連耶穌也「來自星星」,還有誰不是?但《後備》是少數的例外,幾個頂尖科學家利用複製人技術,為各大富豪提供器官移植服務,以賺取巨額金錢,支援科研。衛斯理的故事眾多,佳作也不少,為何我獨選《後備》?主要原因是幾年前荷里活的一套電影《謊島叛變》(Island),情節跟《後備》有九成相似,唯一分別,是電影中的複製人有思想有感情,跟真人無異,而《後備》則否。

複製人是不是人?這個問題在《謊島叛變》和《後備》均探討過。電影的爭議不大,因為複製人的智商正常,還會談戀愛,遇壓迫又懂反抗,除了「石頭爆出來」這一點,看不出不是人的理由。但小說就不同了,複製人只是徹頭徹尾的白癡,彷彿只有軀殼,沒有靈魂。所以,當複製人之父哥登因急性心臟病發而瀕死,要移植複製人的心臟救命,醫生之間吵過一陣,最後有人一錘定音:「好,那麼讓哥登死去,留下這個白癡,這樣做,是不是使你的良心安寧一些?」

無靈魂的人,算不算人?這等於問,「無情識」的植物算不算生命?好明顯,殺生的「生」,佛教徒跟科學家有不同的理解。如果純粹觀點與角度,當然無所謂。但我們一方面殺生,另一方面又基於某些主觀理由,給予部份物種「免死金牌」,是仁慈,還是偽善?比方說,豬牛雞可以吃,狗就不行,理由何在?因為狗是人類「最忠心的朋友」?但在農耕社會,牛就算不是人類的「朋友」,也肯定是農夫的「最佳拍擋」,為何最後仍要落得被宰的下場?講得通嗎?

走筆至此,又帶出另一個問題:優生學。《後備》的那幾位科學家,一如我們那位陶大才子,崇優、尚智、鄙愚,他們認為,聰明人生得少,愚蠢人生得多,這個世界遲早玩完。衛斯理雖然思想開明,見多識廣,始終覺得優生學不妥,就像當年的斯巴達或納粹德國,只有獨裁政權才會任意決定別人的生死。吊詭的是,文明社會容不下優生學,但文明發展到盡頭,金字塔的底部愈來愈闊,最後變成一個土丘,反過來把文明摧毀。想起電影《蠢蛋進化論》(Idiocracy),物競天擇,汰強留弱,社會蠢人當道,偶然有一兩個智商正常的人已經可以呼風喚雨,為所欲為。是文明,還是落後?

這就是衛斯理故事的吸引之處,科學的「含金量」或許不足,但哲理豐富,寓意深長,發人深省。加上情節緊湊,結局往往出人意表,像《後備》一書,便集科幻、懸疑、說教於一身,令讀者獲益良多,各位不要錯過。

原文刊於《閱刊》三月號。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