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終戰七十周年系列之一:艨艟八百 海鷲三千


June

今年是日本終戰七十周年,這個十年一度的盛事,《閱刊》當然要贈慶。我會一連四期,介紹相關好事,讓讀者了解這場浩劫的由來。第一炮是俞天任的《浩瀚大洋是賭場》,講日本聯合艦隊的歷史。

在沒有洲際導彈的年代,要實施遠程奔襲,唯有海軍(尤其航母),英國之所以能當上七大洋霸主,全靠手上那支無敵艦隊。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英國沒落,美國崛起,太平洋的另一邊,日本緊隨其後。而美日爭霸,逐鹿大洋,勝負關鍵依然是海軍實力的分野。

《浩瀚大洋是賭場》厚達五百頁(我讀的是初版,早前出了增訂版,書分三冊,共九百多頁),綜論聯合艦隊由成軍到敗亡的完整過程,視野廣闊,同時因為參考全日文文獻,為讀者呈現不少鮮為人知的細節,可謂見樹亦見林。加上作者行文流暢,用字抵死,例如把美軍比喻為「城管」,天天到日軍的陣地找麻煩;又以「裸跑到沖繩」來形容大和號最後一次出征,因為沒有戰機衛航。作者的風趣幽默,為沉悶的歷史增添不少趣味,令讀者在不知不覺間把這本磚頭書看完。

日本為何輸掉了太洋平戰爭?套用坊間的老話:「輸錢只因贏錢起。」日本先後打贏了中俄兩國,前者令日本獲得巨額賠償,可以擴充軍備,後者令日本聲名大噪,一躍成為世界列強。沒料到,這兩場近乎奇蹟的勝仗,為日後的慘敗埋下了禍根。

因為勝仗來得太易,日本開始輕敵,沒有因時制宜,仍沿用以前的勝利方程式,例如對美戰略,是從日俄大戰中發展出來的所謂「漸減邀擊」,即在美軍的進攻路線中,佈下層層羅網,逐次削弱其實力,旨在決戰前拉近雙方的實力距離。作者說:「在日本人看來,所有外國都是俄國,所有海軍都一定要像俄國海軍一樣。」雖然山本五十六最後決定以快打慢,偷襲珍珠港,企圖全殲美國太平洋艦隊。但「漸減邀擊」的三大法寶──雷擊、夜戰和艦隊決戰,仍被完封不動的保留下來。

雷擊要配合夜戰。以前無雷達,在夜間以驅逐艦和潛艇發動魚雷突擊,往往可以殺對手一個措手不及。雷達發明後,夜戰儼如白畫,突擊作用大減,但日本不懂變通,繼續把有限的驅逐艦用於夜戰,而不是更重要的補給護航;潛艇更加變態,愈做愈大,魚雷愈射愈遠,其中九三式魚雷,射程更達到驚人的四十公里,但以三十六節的速度走畢全程,要四十分鐘,原先的目標也不知跑到那裡去,那有可能命中?

至於艦隊決戰,亦因為航母登場而過時。但昔日對馬海戰的輝煌勝果,令日本變成了巨艦大炮的忠實信徒,寧造大和也不多建航母。神風特攻隊之父大西瀧治郎曾抱怨:「造一艘大和的錢能造三千架飛機,你給我三千架飛機,我能把所有的艦隊都炸沉。」但軍令如山,大和艦還是造了出來,且是兩艘,合共便是六千架飛機的代價了。

複雜的戰術也是「漸減邀擊」的後遺症。若說戰爭晚期的菲律賓海戰,日本因為窮途末路而採取調虎離山計,勉強可以理解,但在初期的中途島戰役,日本明明佔盡上風,還要兵分五路,設計出由南到北延綿數千海里的複雜戰術,就明顯是「除褲放屁」了。尼米茲講得好:「日本海軍作戰計劃的一大特點,就是複雜,為了追求複雜而複雜。」

何以如此?還是那句老話:「輸錢只因贏錢起。」日本當年的對手太差勁,清朝不用說,就連英明神武的俄國海軍,行踪也盡在日本的掌握之中,未打先輸。日本被勝利充昏了頭腦,以為自己真的是戰術大師,於是鑽起牛角尖來,為複雜而複雜,最後連自己都騙了,落得跟所有賭徒一樣的下場。

賭局的結果早已注定,但賭局是怎樣開始呢?這是下一期的話題了。

原文刊於《閱刊》六月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