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順嫂談藝術之八:政府應否資助藝術?


cover

我在前幾期討論過政府資助藝術帶來的種種問題,讀者可能覺得我是反對政府干預的自由主義者。無錯,我確是市場派,但我贊成政府資助藝術,問題再多,都要資助。估不到吧?

解釋前,先講一點政府與市場的分工原則,方便讀者理解本文立場。

物有盡而欲無窮,一如太陽由東邊升起,是永恆不變的道理。正因如此,資源分配是頭等的大事。物無窮不用分配,物有盡才需要分配,對不對?把資源用在最有用的地方,便是perfect match,否則就是浪費、不環保。

何為「最有用」?視乎閣下採用甚麼標準。市場的標準是大眾喜好,某產品愈受大眾歡迎,則愈有錢賺,把資源用在有錢賺的地方,是為「有用」。問題來了。難度小眾喜好就一定係「無用」,就係「無價值」?當然不是,經濟學不作價值判斷,經濟學只會告訴你,凡事都有代價,按市場的標準做,你會賺錢,否則便要蝕錢,這是客觀定律。賺錢不一定是好事,蝕錢也不一定是壞事,你蝕得起,蝕得開心,蝕得過癮,是閣下的事,與經濟學無關。

還有一點。市場是一塊英雄地,汰弱留強。何謂「強」?何謂「弱」?市場的標準是效率,即所謂「多快好省」,能以更少的代價生產出更符合市場需求的貨品或提供更有價值的服務,就是「強」;有錢賺,就可以留低,否則便是「弱」,要out了。

那麼,為何藝術值得政府資助?如果大眾都不喜歡藝術,就讓其自然淘汰好了,何苦浪費公帑輸打贏要?答案好簡單,市場價值不代表一切,市場以外還有其他標準,例如人情、公義、風俗、習慣、政治等,均可影響資源分配,只是論客觀,不及市價而已。藝術亦可作如是觀。

2

事實上,藝術也可以有市場價值,梵高一幅畫,我賺十世錢也買不起!但就算一文不值,只要有藝術價值,縱然無人識欣賞也值得保留。不要搞錯,藝術不一定是皇帝的新衣,後者並不存在,前者卻是千真萬確,你不懂,只因你膚淺,錯不在藝術。

1

何以知道藝術不是偽術?又係「藝術工作者」自己說了算?當然不是!好多所謂「藝術工作者」,說穿了其實是「偽工」,他們比你我都膚淺,搞偽術,只為騙財,就像皇帝新衣的那個「裁縫」,他們的話,最不可信。

3

誰最可信?時間!時間可以證明一切。貝多芬的音樂、米高安哲羅的雕塑、梵高的名畫、莎士比亞的悲劇,還有各地名勝古蹟,包括紫禁城、羅浮宮、金字塔、泰姬陵、希臘神殿、中東古城等、經歷了千百年而歷久常新,公認為人類文明的瑰寶,不論有無市場價值,皆值得好好保存。

4

換言之,唯有經典藝術(包括建築)是不可複製,也不可取替,可享特權,自有永有,不受大眾喜好改變而存廢。蒸器機被內燃機取代,沒有甚麼可惜,反正都是機器,留一部放在博物館供人憑弔即可。

5

但如果把紫禁城拆了,用來起央視總部的那座「大褲襠」,難度你也不覺得可惜嗎?在深圳世界之窗建一座一比九十九的迷你版紫禁城供遊人影相,難度可以取代原本的嗎?

6

當年新中國要拆掉舊中國首都北平的古城牆,梁思成之妻林徽因曾大聲疾呼:「你們拆掉的是八百年歷史的真古董!有一天,你們後悔了,想重建,也只能蓋個假古董!」

7

不料梁夫人一語成讖,二零零四年,「假古董」永定門落成了,唯一價值,只在於提醒世人,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8

或許有人說,紫禁城當年只是皇帝的住所,今日就變成建築藝術的典範,那麼「大褲襠」今日是笑話,二百年後又會否鯉躍龍門,變成世界新七大奇蹟呢?不知道!

15

等於有人說,貝多芬的交響曲在二百年前是「流行曲」(?!),今日卻「升呢」(?!)為古典音樂,那麼像宇宙GEM之流,說不定二百年後也會被吹捧成另一個Callas(上世紀傳奇女高音)呢?

16

God knows!但如果真有這麼一天,我覺得,世界末日也許不是一件壞事。

話說回來。資助藝術也不一定要用公帑,私人贊助不行嗎?當然行!只是私人財力一般不及政府雄厚及穩定,單靠私人贊助,恐不足以應付所需,故私人贊助之外,仍需政府扶持。但扶持有好多種,政府最偏好的方法,不一定是最好的方法。

政府,尤其是民選政府(民選不一定是普選,普選也不一定是真普選,不贅),傾向補貼供應多於催谷需求,這個情況在香港特別明顯。例如興建中的西九文化區,甚麼博物館、歌劇院、大戲棚通通齊全,但如何吸引顧客,填滿這些龐然巨物,卻不在考慮之列。政府當然會說有推廣呀,但都是門面話,像「有商有量」之類,官腔而已,無人會當真。

不是說推廣無用,而是政府的推廣方法不濟。不得其法,在於沒有用心去做。大家都做過生學生,以前上音樂堂,老師教甚麼?就是教我們吹牧童笛、唱民謠、學樂理,還有每學期自費去一次音樂廳賞樂,事後做筆記交功課。依我所見,好多學生聽港樂的音樂會,只為拿場刊作為功課的「抄考」,音樂會開始後,他們就筆錄感受(例如指揮家落力演出,觀眾反應熱烈,大師的作品令我深受感動,原來古典音樂是那麼迷人……),半場完走了大半,因為已經有足夠資料交差。這樣刻板的教育,豈能引起學生對音樂的興趣?

所謂十年樹本,百年樹人,培育大眾欣賞藝術的品味及喜好,難,放諸今日的社會,難上加難。民選政府每屆只有四、五年,冧莊頂盡也是十年,短視是必然的。教育是無形之物,時間長,成果難以衡量,政府不會在意,反而建一座歌劇院,只需幾年時間,巍峨聳立,金碧輝煌,馬上便成為一項耀目的「政績」。至於歌劇院有無人去,會否虧本,是下一屆政府的事了。

9

拿粵劇做例子吧。大家都關注新光戲院能否續租,但問題真的這麼簡單嗎?若如是,政府的工作就輕鬆了,土地問題不是問題,政府大把錢,把新光整楝買下就行了,又或者西九這麼大,一個「私處」(Xiqu)不夠,就加多個,加到夠為止,但對振興粵劇有幫助嗎?無,一點幫助也沒有。粵劇最大問題,不是場地不夠,而是人才不足,年輕人不願入行,歸根究抵,是觀眾老化,你看新光,無錯,全院滿座是等閒事,但觀眾都是公公婆婆,最後生也是阿叔阿嬸,年輕人呢?都有的,我識有朋友好孝順,陪媽媽去看大戲。當一門藝術只能靠長者支撐,其生命力就跟他們一樣,如風中之燭,難以長久。

10

所以,政府資助藝術,應從需求方面入手。經濟學ABC,有demand就有supply,愈多人識得欣賞藝術,藝術的市場價值就愈高,到時政府便可以功成身退。這是最理想的情況,現實上好難完全做到,但政府應該朝這個方向努力前進,行得一步得一步,盡量讓公帑用得其所,而非花費億萬金元,興建甚麼西九大白象,只為向自己的面上貼金。

最後一個問題:為何政府資助應只局限於經典藝術?「現代藝術」呢(為求行文方便,這裡的「現代藝術」,泛指包括順嫂在內的一般人對一切古古怪怪的非傳統藝術的統稱,非專業術語,請各路行家別來找渣)?難度可以任其自生自滅?恕我得罪講句,的確如此。

我講過,市場價值不代表一切,但經濟學的分析框架,卻可放諸四海而皆準。經濟學的不變法則是人非全知,亦非萬能,所以才要市場,透過「試錯」(trial and error)找出最好的東西。過程中,政府盡量不要插手,以免影響「試錯」的成效。像今日的現代藝術,千奇百怪,通街疴屎可以是行為藝術,疴出來的那篤屎,則是裝置藝術,任你說!姑勿論政府資助通街疴屎是否涉及法律問題,我只想問一句:政府如何知道那篤屎可以「遺臭萬年」?

11

用屎來比喻「現代藝術」,必會惹怒不少「藝術工作者」,但不要怪我,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之前西九地盤那篤大屎,不就是你們這些「藝術工作者」口中的「藝術品」嗎?由此推論,香港人平時大罵特罵的蝗蟲,他們其實都是「藝術工作者」,在大街上從事「藝術創作」?看不懂,呀,只因你不夠「聰明」! 

12

況且,正如我在《跟順嫂談藝術之四:不能說的秘密》講過,政府資助(也包括私人贊助)「現代藝術」,令本來已經離經叛道的「現代藝術」,變得更加荒誕不經,完全脫離群眾,成為一小撮人的一小撮喜好,這不單是藝術發展的悲哀,也是廣大納稅人的悲哀!

原文刊於《全民媒體》。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