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終戰七十周年系列之二:大衛挑戰哥利亞


July

日本之敗,敗於美國,中國嚴格來說並沒有戰勝日本,最多只是打個和。而日美交戰,是為太平洋戰爭,導火線是日本偷襲珍珠港,以當時日本的國力,此一兵行險著,尤如大衛挑戰哥利亞,九死一生也。可幸蒼天有眼,日本自食其果,輸得一敗塗地,最後更以原爆謝幕。

日本為甚麼要偷襲珍珠港?美籍日裔學者堀田江理的新作《日本1941》,參考多份從未曝光的機密文件,包括時任參謀總長杉山元的《備忘錄》,為讀者呈現全新的視角,答案令人意想不到。

眾所周知,日本的議會政治在三十年代告終,軍國主義取而代之,但作者認為,政府的決策並不獨裁,仍保留一定程度的「民主」,最大問題是議而不決,決而不行。此話怎說?原來當時除個別瘋子外(杉山元是其一),大部份高層都反對跟英美開戰,但日本傳統文化是槍打出頭鳥,加上暗殺風氣盛行,示人以弱易招殺身之禍,結果在偷襲珍珠港前的大半年,這些高層合力上演了一幕你推我讓的鬧劇,白白錯過了和談的大好時機。

鬧劇的主角,首推近衛文麿。他是戰前首相,一手促成《三國同盟》,但又極力避免挑釁英美,他不想做醜人,希望海軍大臣及川古志郎能代為出頭,完成這個不可能的任務;主張南進的海軍也無意開戰,只想乘法國淪陷之便,奪取法屬印度支那(越南等地),但及川認為維和之責,在於首相;主張北進的陸軍,表面激進,其實「得把口」,最想隔岸觀火,待德蘇對決有結果後,才決定下一步行動;外相東鄉茂德原本也反戰,但美日談判決裂時,他沒有當機立斷,借辭職拉倒內閣以收緩兵之效,反而加入主戰行列!

再講東條英機,他的「二撇雞」標記固然出眾,但最廣為人知的,非其「跳樓論」莫屬:「有些時候,我們要勇敢踏出第一步,就像從清水寺往下跳,只要閉上雙眼就行了。」近衛曾當面駁斥:「如果一人做事一人當,此舉未嘗不可,但我要為有2600年歷史的國家及億萬人民負責,我不能這樣做!」天皇見東條失控,索性「以毒攻毒」,委任他接替近衛做新一屆首相,希望他以大局為重,不要動不動就「從清水寺往下跳」。這招有效,東條氣焰大減,甚至考慮從中國撤軍,以換取美國撤消對日本的經濟封銷,但他身兼陸相的身份,又令他有所顧忌,怕撤軍會影響士氣,進退兩難,竟然反過來指望天皇出手干預!

原來日本不想動武,偷襲珍珠港只是陰差陽錯?非也!正如作者說:「日本決策層中沒有一個人對日本注定成為地區領導者有任何懷疑,所以日本需要不顧一切去擴張。於是,即使一項擴張計劃遭到否決,政策規劃者還會拿出另一項擴張計劃。他們會問:如果我們不能向這裡進發,我們還能向那裡進發?」換言之,近衛也好、東鄉也罷,所謂的反戰,並非基於正義或人道立場,純粹是技術上的考慮,他們相信,跟英美開戰,必敗無疑,根本不值得搏。

那為何侵略中國?因為技術上可行。還記得日本曾揚言三個月內滅亡中國嗎?查實已經是「保守估計」了,杉山元曾向天皇保證只須一個月即可班師回朝!輕敵?那當然了,但不能怪日本,因為當時的中國實在太落後,無海軍,也幾乎無空軍,陸軍不乏臨時拉伕,缺乏訓練,裝備不足,戰鬥力弱,日本以為可以速戰速決,而勝利的果實太誘人了,征服中國,將來就可以征服全世界。這場賭局,搏得過。

日本高層的官僚作風,在1941年闖下了彌天大禍,令日本陷入萬劫不復之地。四年後,同一個作風,更幾乎導致亡國滅種。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期分解。

原文刊於《閱刊》七月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