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終戰七十周年系列之三:一念天堂 一念地獄


electronic version

歐洲史上有過「最漫長的一天」,即1944年6月6日,盟軍反攻諾曼第,是二戰的轉捩點。一年後的8月14日,日本也經歷了史上「最漫長的一天」。所謂一念天堂,一念地獄,日本會在原爆中灰飛煙滅,還是劫後重生,就看這一天「一男子」的決定。

人稱「昭和史偵探」的半藤一利,「破案」無數,其中之一,是調查日本終戰前24小時究竟發生了甚麼事,並寫成《日本最漫長的一天》,分24章,每章實錄1小時,情節緊湊,步步驚心,比美劇《24》更加精采。

「一男子」是誰?昭和天皇是也。日本無條件投降,全靠他一人說了算。不是說天皇不問世事嗎?是的,但形勢危急,是戰是和,內閣議而不決,時間點滴流逝,日本離亡國滅種愈來愈近,首相鈴木貫太郎等得不耐煩,決定兵行險著,破天荒請天皇「聖斷」,希望大石壓死蟹,令主戰派死心。此時天皇亦識做,一句「不打了」就散會。

「聖斷」已下,還有甚麼驚喜?好戲在後頭。日本人做事認真,停戰詔書關乎國體,一字一句都要斟酌,例如初稿有「戰勢日非」之語,陸相阿南惟幾反對,認為有損陸軍尊嚴,要改為「戰局尚無好轉」。有何分別?不知道,總之短短一篇詔書,他們吵了大半天才寫好,以為可以鬆一口氣,不料陸軍省提出停戰等於和外國立約,須經樞密院審議,而樞密院已經過了辦公時間,明天請早……OMG!現在是甚麼時候?第三顆原子彈已在運送途中,準備在19日轟炸東京,那些死硬派還有心情玩「拉布」?

折騰一番,毋須勞煩樞密院了,直接拿給天皇錄音,待翌日正午向全國廣播。與此同時,以陸軍少校畑中健二為首的少壯派軍官密謀在午夜發動政變,搶奪「玉音」以阻止日本投降,繼而展開本土決戰。慶幸當晚盟軍空襲,東京停電,皇宮漆黑一片,叛軍不熟路,找來找去也找不到「玉音」,直至清晨時分,叛軍仍然一無所獲,只好撤退。正午,「玉音」順利播放,正式結束這場由「918事變」以來的「15年戰爭」。

如何評價這一天?作者立場保守,對一眾戰犯隱惡揚善,在其筆下,天皇是憂國憂民的仁君;首相鈴木老謀深算,請天皇「聖斷」,是智勇的表現;陸相阿南忠君愛國,拒絕跟叛軍合作,最後殉死,頂天立地;即使叛軍,也只是好心(愛國心)做壞事,情有可原。問題是,當年不就是這些「愛國志士」,把國家帶進戰爭的深淵嗎?現在又給他們塗脂抹粉?

根據日本官方「正確且永不改變的歷史結論」:美國在戰前對日本實施經濟封鎖,把日本迫上絕路,雖然日本欲透過外交解決分歧,惜無功而還,最後唯有訴諸武力,實乃「自存自衛」之舉。問題又來了,美國為甚麼要針對日本?還不是因為日本侵略中國,美國才出手干預!當然,後者是inconvenient truth,日本是不會告訴你的。

至於「奇襲」珍珠港,如上期所說,日本高層原本是有保留的,但最終還是選擇開戰,除了積習難改的官僚作風、你推我讓而釀出大禍這一點外,其實他們都心存僥倖,以為可以「一擊溝和」,即打一場大勝仗,那怕只是一場,人家怕了你,就會跟你和談。這是甲午戰爭和日俄大戰的經驗,也是日本一廂情願的幻想。但美國不是中俄,實力雄厚,豈會因為一兩場敗仗而屈服?

當開戰和終戰是同一伙人,神又係你,鬼又係你,對錯不是很清楚了嗎?好明顯,包括天皇在內的一干人等,拿人民的生命作賭注,賭輸了,就貓哭老鼠扮好人,這個戰爭責任,他們絕對難辭其咎。這是下一期的話題了。

原文刊於《閱刊》八月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