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終戰七十周年系列之四:秋後算帳


未命名

2005年,即日本終戰60周年,立場保守的《讀賣新聞》成立了委員會,全面檢證由918事變到太平洋戰爭這15年間的戰爭責任,並在報上連載,後結集成書。按日本的標準,《檢證戰爭責任──從九一八事變到太平洋戰爭》(下稱《檢證》)已是最大程度反映歷史的真相,起碼沒有美化戰爭,但語言偽術在其中,惜編幅所限,難以一一討論,僅就以下三點跟日本算帳:

中日戰爭
《檢證》指出,按照《明治憲法》,軍隊直屬天皇,毋須向內閣負責,政府亦不得侵犯「統帥權」。故「皇軍」屢次在中國生事,妄開戰端,最後演變成中日大戰,歸根究抵,是憲法的漏洞所致。

至於盧溝橋事變,《檢證》認為時任首相近衛文麿要負全責,因他無設法平息事端,反而向中國擴軍,並發表強硬宣言,效果等同宣戰。

天皇責任
同樣根據《明治憲法》,國務大臣輔助天皇,並負其責。天皇是陸海軍統帥,但作戰命令實由參謀總長提出,經天皇御批,再由參謀總長副署執行。故天皇的統帥身份只屬虛銜,並無實權。

以上是「天皇無罪論」的慣常講法,但堀田江理在《日本1941》中說:「《明治憲法》沒有明確規定天皇不能否決(按:內閣及軍部的決定),所以他理論上可以否決,關鍵要看裕仁自己。」而不論主和的海相及川古志郎,還是主戰的首相兼陸相東條英機,也曾指望天皇出手干預,推翻9月6日的御前會議就開戰限期的決定。誰說天皇是虛君?

再者,天皇如無實權,何以終戰?一個「聖斷」,頑固如陸相阿南惟幾亦要屈服。天皇的無上權威,比內閣的「實權」還要厲害,因為內閣可以倒台,天皇卻是神聖不可侵犯,如他堅持反戰,誰敢抗旨?

由此可見,天皇是當時全國上下唯一有能力阻止開戰的人,而他也知道勝算渺茫,卻選擇袖手旁觀,甚至批准軍方的冒進政策,並在偷襲珍珠港後親自頒佈《對英美兩國宣戰》詔書。如此「戰犯」,即使能逃避法律制裁,道德上亦難辭其咎。

盟軍責任
《檢證》認為,火燒東京及原爆,跟南京大屠殺一樣是戰爭罪行,理應同受譴責。而策劃火燒東京的美國空軍司令李梅(LeMay)亦承認:「如果美國戰敗,我必被送上國際法庭受審。」

實情呢?早在1943年12月發表的《開羅宣言》,已要求日本無條件投降,之後日本屢戰屢敗,就是不肯認輸,盟軍才於45年3月火燒東京,死者超過20萬,大部份是平民(平民不一定是無辜,自明治維新起,日本平民即出錢出力支持國家擴張,包括自願性質的軍資獻納,日本有不少飛機大炮皆由民間捐款而來),如果日本肯投降,就能避免之後的原爆,但日本無動於衷。盟軍在7月發表《波茨坦公告》,再次要求日本投降,否則必遭「全滅」,卻被日本「默殺」,直至投下兩顆原子彈,日本才肯罷休。究竟是誰罔顧人命?

日本之所以企硬,是擔心無條件投降會動搖國體,即萬世一統的天皇制,這比人民的生命、甚至天皇的安危更重要。問題是,德國已經無條件投降,日本作為侵略國,憑甚麼跟盟軍討價還價?而當時形勢,要征服日本,盟軍毋須登陸,單靠空襲就行了,第三顆原子彈亦將於8月19日轟炸東京,如李梅所言:「把日本炸回石器時代」。而保留天皇制純粹是戰後安排,方便盟軍管治,絕非終戰手段。

有人說,日本已經山窮水盡,盟軍若實施海上封鎖,日本彈盡糧絕,遲早也會投降。但別忘記,日本在投降前仍佔領亞洲多國,日本愈早投降,鄰國就愈早脫險。要求盟軍以陰乾代替炸光,等於犧牲亞洲人以保全日本人,持此論者,究竟有無人性!

日本終戰70年,硝煙散盡,留下的創傷,亦終將隨時間逝去,唯有歷史的教訓,必永存後世,而今問題在,當事人有無認真汲取這個教訓?

原文刊於《閱刊》九月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