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迷失的始末


Dec_read monthly

2015即將結束,對日本來說,這一年別具意義,既是戰敗70周年,亦是廣場協議30周年,兩者皆是盛極而衰的標誌。日本在戰後極速復原,每一天都在進步,到了80年代初登頂。但泡沫經濟爆破後,日本迷失20年,了無寸進,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將來還有希望嗎?

由策略大師Michael Potter連同兩位日本學者,前後花了10年時間,走訪日本各大企業,研究其成敗得失,並將結果寫成“Can Japan Compete?”一書,在千禧年出版,轟動一時,事隔15年,一樣有參考價值。作者發現,日本經濟原來有兩面,一面進步,一面落後,前者是出口產業,例如機械、汽車、音響、相機、電玩等,後者是國內產業,包括金融、貨運、電訊、農業及房地產。作者認為,「進步的日本」主要拜競爭所賜,至於「落後的日本」,撇除文化因素,政府絕對責無旁貸。

作者的觀點,相信一般人難以接受,因為日本一向奉行大政府,甚麼都管,而日本的經濟又盛極一時,大家好容易把兩者聯繫起來──大政府是因,經濟繁榮是果。但作者列舉了20間最具競爭力的日本企業,當中鮮有政府介入的證據,即使有,也不是「最受稱道」兼「被各國廣泛模仿的經濟政策」,而且,效果也「令人意想不到」。

比如說,日本雖有反壟斷法,但形同虛設。富士製鐵及八幡製鐵在1970年合拼為日本製鐵,一躍成為全球最大的鋼鐵廠之一。公平交易委員會原本是反對的,但最後只附加少數條件即予以放行。當時有輿論指,這樣的合拼也可以通過,還有甚麼不可以?同時,政府為防止企業倒閉,特許成立「衰退卡特爾」(recession cartel),由1953年到1989年,這類卡特爾竟有81個之多,意想不到?未算,作者說:「優秀產業難得看到卡特爾,少數的例外也因為產業結構而削弱了卡特爾的影響力,無法有效限制競爭。」市場的生命力如此之大,連政府也無可奈何,這才真的叫人意想不到。

那麼,日本有甚麼政策是「被各國廣泛模仿」?不外乎由政府制定國家的發展策略,挑選那些行業可獲重點栽培,那些公司可以參與,再配合貿易壁壘,打壓進口,減少競爭等。但作者認為,這些政策以失敗居多,成功的卻如鳳毛麟爪,像通產省最初不看好本田,曾想盡辦法使其退出,以免造成惡性競爭,影響豐田等老行尊的生意。但本田不認命,偏要跟豐田一較高下,於是走自己的路,生產出與別不同的本田車系,成功打入國際市場,令通產省大跌眼鏡。 

作者拿本田做例子,是要帶出一個事實:獨特定位是成功的關鍵。但日本不少企業,定位模糊,妄想大小通吃。以半導體為例,日本公司都提供全套產品,由電晶體到微型處理器,無所不包,這也是日本企業的通病,對市場佔有率有一種非理性的執著。反觀美國,除德州儀器外,大部份半導體公司在95年後都退出了記憶晶片的市場,專做自己有優勢的產品,於是愈做做好,甚至比日本做得更好。

作者在書末勸戒日本,若想走出谷底,必須拋棄昔日家長式的管理,讓企業獨立自立,自負盈虧。而企業本身也要反省,不能重覆以前的勝利方程式,而要發展出一套獨特的競爭策略,適應全球化的挑戰。那是否等於照搬美式資本主義那一套?當然不是,作者絕對贊成多元化,也明白國情有別,不能一概而論,但國情再特別,有些東西還是可以放諸四海而皆準的,例如權力令人腐化(大政府)、競爭帶來進步(大市場),古往今來,永遠正確。正如Potter在台灣的演講,就一再強調:「我只是提供大框架,你們要自己決定細節。你們是台灣專家,我不是。」個別人士批評他是市場原教旨主義者,明顯是無的放矢了。

話說回來,日本有無聽作者的勸戒,改轅易轍?且看下回分解。

原文刊於《閱刊》十二月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