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退保原來是論功行賞?


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昔日獅子山學會一士諤諤,跟全民退保對著幹,換來冷血罵名。不料短短幾年,今日跟我們一樣的反對聲音四起,且漸成主流,足見香港人還是有智慧的,看穿了全民退保其實是全民種金,錢就有份供,福就無份享,是一個龐氏騙局!

全民退保有什麼問題?好簡單,不用計數,問題就出在「全民」二字。我們這些勞動階層(包括小弟)為什麼要夾錢供養一眾城中富豪、中產長者,以及有長糧咬的公務員?同一筆錢,比方說3000元,對富裕人士是錦上添花,反正不等錢使,可以拿錢去旅行、過大海,甚至幫寵物美容。反觀貧困長者,3000元是救命錢,一日三餐都要靠這筆錢,這是公義還是不公義?

為了合理化全民退保,社運派先是提出退保不是福利,是人權,還要是天賦的,與生俱來。有無證據?講到明「天賦」,一如君權神授,當然是信則有,不信則無。之後社運派又搬龍門,退保不是扶貧,是敬老,長者以前對社會有貢獻,晚年生活理應有保障。先不說敬老是否像「人情」,有公價而非隨心,我想請教社運人士,是不是所有長者對社會都有貢獻?這樣問或許有點涼薄,但大家想一想,那些老千、小偷、騙徒、毒販、癮君子、黑社會、大懶蟲,他們都會老,但對社會有什麼貢獻?又是否都值得尊敬?我們的祖國同胞,現在不是為「壞人老了」這個問題而煩惱嗎?在大陸,有老人家跌倒了,你敢不敢扶?

社運派說,教育醫療也是全民共享,就連生果金,過了70歲,也不設資產審查,為何退保要分貧富?

先說教育,大家撫心自問,如果有錢,你會讓孩子讀公立學校嗎?那些高官,有哪一個的孩子是在公立學校接受普教中的?公立教育質素偏低,本身已有排斥作用,效果等同資產審查,又何須多此一舉?再說醫療,明義上是全民共享,但有名無實,因為明顯求過於供,輪候時間遠超合理預期,尤其專科新症,排期動輒兩三年,若有頑疾隱疾,後果不是等到頸都長,而是等到命都無!如果他日真的有全民退保,會不會出現像公立醫療的情況:錢就是這麼多,不夠分的,先到先得,遲來者要拿籌排隊,等其他人百年歸老後才有得享?

至於生果金,無錯,過了70歲是不設資產審查,但生果金不問貧富亂派錢, 不代表退保可以依樣畫葫蘆。甚至乎,生果金不設審查,本身已經好大爭議,絕非社會共識,也非不證自明,不能自動變成先例,作為支持全民退保不設審查的理據。邏輯上,這叫「竊取論點」。

雖然周永新教授曾建議有1000萬資產或有高額退休金的公務員,不可拿退休金,但他在其後的一次訪問中又說:「需不需要做到這個?還是用一種勸喻的方式?」周教授聲稱,他認識好幾個有錢人都有申領生果金,但不是自己袋,而是捐給慈善機構。

有錢人做善事,回饋社會好不好?當然好!非常好!但可否用私己錢,而非我們辛苦賺來的血汗錢?周教授又說,審查有成本,可能得不償失。如此一來,但凡福利,包括綜援、公屋、grant loan等,是否也不設審查,大家講個「信」字?進一步說,審計署也沒有存在價值了,反正審了這麼多年,政府浪費依舊,有什麼意思呢?不如廢掉審計署幫納稅人省錢還來得實際!

社運派支持全民退保,說是為了敬老,讓曾經貢獻過社會的長者得到合理回報,說穿了,就是論功行賞,無功者飯餸不留。相反,獅子山學會反對胡亂派錢,主張引入資產審查,不管申請者的背景,也不計他們對社會有無貢獻,只要經濟有困難,皆可獲得資助,過有尊嚴的生活。敢問讀者諸君,誰才是真正的大愛包容?

原文刊於《信報》2015年12月30日B15獅子山學會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