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五十年


今天是文革五十周年,中共定性為十年浩劫,我認為是千年浩劫,因為文革十年,將中國五千年的優良傳統一次過革掉,只剩下今日的核突支那style。不要嘗試質疑我,我對文革的認識,有資格教你老師的老師。

回想文革三十周年,也就是一九九六年,當年還未投誠的無線有一個特備節目《文革三十年》,主持是已故的李汶靜,我雖熱愛中國歷史,但對這場浩劫還是一無所知,無意中看了這個節目,深受震撼,那些紅衛兵是不是瘋了?為甚麼年紀輕輕就殺人放火無惡不作,把一個國家搞到亂七八糟?毛澤東這個殺人狂魔,竟然是「偉大領袖」?如果文革也只算是「三分過」,那「七分功」是甚麼?擊退外星人,保衛全宇宙?

自此,我迷上了文革,當年我十六歲,去油麻地的中華書局,買了嚴家其的《文革十年史》回家看,但看不明,一來文革太複雜,二來,作者平舖直述,少分析,多敘事,絕非入門書。勉強讀畢,還是一知半解。後來買了張家敏(近年當了人大,投共了?)的《建國以來》上下冊,共九百頁,由頭讀到尾,掩卷嘆息不下一掌之數。再後來,是丁抒的《陽謀》、《人禍》(這兩本書極力推介),還有徐友漁的《形形色色的造反》,終於讀懂了老毛的「七分功」和「三分過」究竟是甚麼東西。

大學主修歷史,其中一個原因是對文革的迷戀(純粹學術興趣,跟強國毛粉迷戀文革,完全是兩回事),take了一個「三字頭」(即只供year 2或以上學生修讀)的course「當代中國」,指定教材正正就是張家敏的《建國以來》,這本書我在中五會考前已讀畢,另一本是陳永發的《中國共產革命七十年》,不錯,但及不上張家敏那本。那個教授只懂依書直說,例如陳永發說反右原因是中共以為鳴放可以在「和風細雨」下進行,但事與願違,只好反口,言者有罪。那個教授不加思索,照單全收。我不止一次在堂上駁嘴,教授都無法回應,只是顧左右而言他,我就知道,不要迷信教授,信自己。

一轉眼,文革五十年了,廿年前的中國,變成今日的強國;昔日的壞人,變成今日的老人;當年的窮人,變成現在的土豪。以前中國令人同情,現今強國令人討厭。悲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