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時的交通政策最害人


的士最近又申請加價,且是全方位加,除落旗收費外,還包括每次跳錶和停車等候。以前燃油價高,加價是為了抵消成本,但現在燃油價格相對便宜,加價所為何事?市區的士司機聯委會主席說,近年市區塞車嚴重,司機停車多過開車,影響收入。那新界呢?大嶼山呢?難道又跟市區一樣由朝塞到晚?另一個理由是乘客少了,即是我們可以比以前更容易截到的士?嘩,這個發現震驚13億人,真是夜晚睡覺都給嚇醒了!

的士要加價,不用那麼多廢話,看需求彈性最客觀。彈性愈低,加價獲利的機會愈高,反之亦然。

以前乘客對的士的需求彈性較低,因為趕時間才搭,貴都要硬食。但自從Uber出現後,因為有得揀,的士的需求彈性開始上升,而的士牌照亦應聲從高位回落,這下子業界(包括車主和司機)可慌了,可幸為人民服務的政府果斷出手,消滅Uber於萌牙狀態。何解?因為非法經營,沒有第三者保險。那政府為什麼不發牌?發了牌不就是有第三者保險了嗎?不知道!

小巴座位近30年無加過

再問:為什麼市民一定要搭的士,不能幫襯Uber?難道是我們前世欠了的士大佬?或許吧!政府是維護業界利益,還是方便市民?你懂的!

Uber事件不是個別例子。政府的交通政策明顯過時,且嚴重僵化,與民為敵。讀者未必每日以的士代步,但小巴應該經常搭吧?政府說,巴士是主,小巴是輔,結果小巴站頭往往大排長龍。何解?因為供不應求。自從最低工資推行後,小巴司機愈來愈難請人,個個走去做保安,而小巴只得16個座位,在早晚繁忙時段等3、4班車好平常。16座是何時定的?翻查資料,小巴在五、六十年代是9座,1969年加到14座,1988年增至16座,直至今日!什麼?差不多30年無加過?以前香港多少人,現在又多少人?

本人家住上水偏遠鄉村,一早一晚等小巴,30分鐘是等閒事。因為少車?不,主要是多人。我住的是大村,小巴班次尚算頻密,仍不足以應付需求。早幾年,小巴車窗貼出告示,大意是爭取政府批准由16座增至20座,成事則減收車費,我滿心期待,可惜失望告終,座位沒有加,加的是車費!

港鐵搶巴士小巴客源

為何小巴座位不能與時並進?政府說要「顧及對其他交通工具(如巴士)的影響」,避免惡性競爭。簡直是笑話!有巴士入村嗎?村公所有巴士站嗎?要搭巴士只能行出村口的大馬路,其他村我不知道,我條村行出去要20分鐘,等巴士又不知要多久,隨時一個鐘頭也去不到火車站,難道住鄉村的人就不用返工?不要以為只有新界人才會面對等小巴的煩惱,市區人亦不能獨善其身。我有朋友住土瓜灣,他說坐巴士去區外任何地方,不論遠近,最快都要30分鐘,但坐小巴,可以節省一半時間。對他來說,小巴不是輔助,而是主要交通工具。

政府口口聲聲要「顧及對其他交通工具的影響」,但政府自己作為大股東的港鐵,網絡卻任意伸延,狂搶巴士小巴的客源,例如港島南線通車後,巴士小巴乘客勁減一半,重組cut線在所難免,當年將軍澳線亦如是,相信沙中線亦勢將如此,那不是講一套做一套嗎?總不能因為部分乘客方便了,政府就可以奉旨說謊吧?可怒的是政府還要推行什麼競爭法,真是笑聲救地球,荒謬停不了!

原文刊於《信報》16年5月18日號B13子山學會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