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關前感言


《閱刊》停刊了,以專欄計,這一次最長,寫了足足兩年半,從好的方面看,賺突了,係時候休息一下。

《閱刊》由創刊到停刊,我都有份參與,雖不是核心成員,也算是「半個」主筆(在我的resume內,我會老實不客氣寫「一個」)。記得一三年中某個晚上,世民兄的同事致電給我,說他們有一個出版計劃,問我有無興趣,我當然有,故一拍即合,但之後沒有聲氣,我不好意思追問,慢慢也就淡忘了。直至年尾,再次收到電話,邀約開會討論細節,方才知道大老闆原來是新鴻基,得人恩果千年記,我要大聲講多次:「多謝新鴻基!」

平時返工,好憎開會,但《閱刊》的例會(dinner meeting)我卻甚期待,一來有免費晚餐,可以大飽口福,二來,開會甚少講正經事,多數風花雪月,無壓力。最初是去城軒(城大酒樓),他們例牌叫一隻填鴨,我不好鴨,反而最鐘意那裡的馬蹄肉餅,真係好有水準。之後可能有大水喉「射住」,改為去名人飯堂,包括外國記者會、美利堅京菜、東來順等,但坦白講,我這個偏食怪最懷念的,始終是大眾化的城軒,還有那碟馬蹄肉餅、無限encore的樽裝可樂,以及可以大聲講大聲笑的平民氛圍。

這兩年來,閱刊不斷求變,作者也轉了幾輪,我介紹了三位作者加入,第一位是一個日本人,無錯,是真‧日本人,他是內子的同事,自幼在京習武,博覽群書,說得一口流利的京腔國語,中文甚佳,能寫文言,程度之高,勝過香港絕大部份的中文老師。我跟他的溝通是這樣的:我講廣東話,他若聽得明,會用國語回應,我聽不明,他會跟內子說日語,再由她翻譯。我們就是用這種方式,討論過一些非常深奧的哲學問題。可惜,他只寫過一篇文,之後去了大陸工作,當了個甚麼副總裁之類的,貴人事忙,無暇再投稿了。

另一位是邵頌雄教授,我原本跟他素未謀面,只拜讀過他的大作《黑白溢彩》,甚為仰慕,故冒昧在網上攀談,竟獲回應,不久邵教授回港度假,相約見面,言及閱刊,大膽邀稿,蒙其應允,因而促成是次合作,前後共十三篇,篇篇精采,尤其《「科幻」幻映思潮蛻變》、《新世界美麗嗎?》、《從莎翁歷史劇到權力遊戲》等,更是上佳之選(以合我口味而論,不代表沒有提及的文章不佳),讀後獲益良多。更難得的是,邵教授第二次回港期間,我一手促成《閱刊》和他做訪問,更蒙教授不棄,邀我對談,這份榮譽,真是半夜發夢都會笑醒!

最後一位是相識已久的Horace,他是加拿大電腦工程師,不打不相識,我們原是網友,他最鐘意挑機,不論我寫甚麼,他都有辦法找到骨頭。最初我覺得他有點煩,他每次留言,我未及細看內容,第一個反應就是:「又係你?!」但後來,我開始對他改觀,他挑機的動機,似乎不是單單為了追求拗贏人的快感,而是對真理的執著,而他的另類思考角度,又往往發人深省,還有他的博學,不在我之下(他可能覺得遠在我之上也說不定,畢竟,他是一個充滿自信的挑機狂),我講句老實話,這是很高的評價了。我奇怪,這樣的一位人才,何以沒有寫文的地盤?於是請他考慮賜稿,他最初也有點猶疑,我忘記了他猶疑甚麼,總之覺得多餘,最後成功說服了他加入,可惜那時已是《閱刊》的晚期了,他的文章不及雙位數,未能好好發揮他的才華,對《閱刊》、對讀者,也是一件憾事。

走筆至此,又係多謝國家多謝黨的時間,我要衷心多謝我的伯樂世民兄,是他帶我入行,由蘋果至今剛好一個十年,無言感激,還有眾老編,包括Lai Ching、Paul少、Ivan兄,有機會與他們合作,是我的榮幸,還有認識各位說書人,實在可喜,尤其鑑倫兄,我跟他在不少話題甚投契,真是相逢恨晚。

《閱刊》停刊,又是閉關的好時機,多看書,靜心等待下一個機會。多謝各位,後會有期……其實我還會寫blog和FB的,你們要看我發表謬論,日日都可以!

下期預告:評書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